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292章 老板留步

天阿降臨
     看著對面的大演說家,蕭怎么看怎么覺得不舒服。

    這是李心怡的專屬機甲,就這么交給了那個毫不起眼的男人了?像這種專屬機甲,里面都會有很多私人的小設計,這種感覺就像……

    就像自己喜歡的女孩子放了一個陌生男人進她的臥室,哪怕兩人真的就只是聊天,也是怎么想怎么別扭。

    蕭感覺自己自幼苦修的涵養和鎮定都快不夠用了。

    他深吸了一口氣,說:“趁我還能控制自己的情緒,你有什么話趕緊說完,但是認輸已經來不及了!”

    楚君歸沉吟道:“既然這樣,我有一個小小的請求,不知道該不該說。”

    蕭沒想到楚君歸還真有話說,當下竭力保持聲音平靜,道:“說。”

    楚君歸非常誠懇地道:“按照賽制,你們還有兩場才算輸。這場你輸了之后,我們能不能再打一場,把所有場次打完?”

    這一刻,哪怕是自幼培養的涵養都煙消云散。蕭從牙縫里擠出一句話:“你還真覺得我會輸?!”

    “當然。”楚君歸毫不猶豫地回答,然后又誠懇地問:“這件小事,你不會不答應的吧?”

    蕭深吸一口氣,道:“如果你是想激怒我,那么恭喜你,你成功了。但你成功的原因并不是這拙劣的激將法,而是……”

    他話未說完,就被楚君歸打斷:“你們聯邦人說話都是這么啰嗦的嗎?下一場打還是不打?”

    “打!!”蕭終于控制不住自己,張嘴就是一聲咆哮。

    “那就好,多謝。”

    蕭自知已經失態,不再多說,大步向前,單分子騎槍直接捅向楚君歸的胸口!

    大演說家不閃不避,只是抬手打了個響指。

    啪!

    在旁邊觀眾聽起來,這記響指的聲音不大不小。可是在蕭的耳中,卻是驟然炸響一記驚雷!

    這一驚非同小可,蕭的手一顫,騎槍頓時偏了,擦著楚君歸的身體而過。

    蕭急忙檢查系統,發現并無被入侵的痕跡。他想了一想才明白是怎么回事。原來楚君歸用瞬間的超高音量攻擊,直接超過了唐吉坷德的機件承受上限,在系統自動屏蔽過量聲音之前就傳到了蕭的耳朵。

    他冷笑回身,剛說了一句“不得不說,你還挺……”,就見楚君歸又打了個響指。

    又是一聲雷鳴!

    哪怕早有準備,蕭也被震得頭暈眼花,等他恢復,大演說家已經不知去向。

    “小心!”蕭收到了助手的示警。

    在他身后,大演說家騰空而起,一記瀟灑飛腿,雙腳重重飛踹在唐吉坷德的后背上!

    然后楚君歸就被彈了回去。

    唐吉坷德只是向前一個踉蹌,就已站穩。他迅速回身,可是才轉一半,楚君歸就又打了個響指,于是蕭的動作再度一頓。

    就是這么剎那遲緩,楚君歸已經到了他身后,大演說家騰空而起,狠狠一腳踢在了唐吉坷德的屁股上!

    大演說家又被彈了回去,而唐吉坷德只是被踢得向上彈了一彈。

    全場愕然,然后轟笑!

    主持人看得呆了,好在尚有急智,立刻道:“所謂君子動口不動手,看來我們的大演說家動手打架確實不怎……”

    只聽啪的一聲,大演說家又出現在唐吉坷德面前,掄圓了就是一記耳光!

    “呃……確實有兩下子!”主持人光速改口。

    然而這一巴掌下去,唐吉坷德只是歪了一歪,沒什么妨礙,楚君歸卻收到了故障警報,顯示右手機械結構輕微受損。

    看來這家伙頭確實夠硬,挨記耳光沒事不說,還把大演說家的手傷了。

    戰場上,大演說家毫不氣餒,如鬼魅般繞著唐吉坷德不斷游走,時時會打一記響指。每記響指響起,唐吉坷德就會動作一頓,然后就會挨一巴掌或是被踢一腳。

    轉眼之間,唐吉坷德就挨了七八記耳光,屁股上也吃了好幾記飛腳,絲毫閃避不了,更不用說反擊。他手中那面重盾就跟擺設一樣。

    雖然唐吉坷德根本沒受什么傷,可是物理上沒傷害不代表精神上沒傷害,楚君歸每一巴掌每一腳,都在直接暴擊對手的心靈。

    機甲當中,蕭臉色鐵青,把自己的嘴唇咬得一片慘白,幾乎要滲出血來。

    他實在受不了一下又一下的噪音騷擾,索性直接關了機甲的外部聲音和震動感知系統。然后當楚君歸再次打起響指時,蕭沒再受影響。他在心中發出一記無聲咆哮,踏步向前,騎槍全力出擊!

    這一槍如狂雷怒電,如疾風呼號,如絕世英雄立于群山之巔,對天長嘯!

    這是平生巔峰的一擊!蕭都快被自己感動了。

    大演說家微微側身,就避過了這一槍。

    蕭的感動戛然而止。

    楚君歸合身而上,在唐吉坷德胸口一撞,然后抬腿橫踢,在對手尚未落下的前踏步上一掃,唐吉坷德頓時失去平衡,沉重的身軀側傾,轟然倒地。

    大演說家伸手抓住騎槍,在槍身上一踏,槍桿當即入地。

    唐吉坷德下意識地握緊騎槍,可是在側傾的巨大扭力下,他的手臂發出喀嚓一聲,居然斷了。

    大演說家拔起騎槍,飛上半空,居高臨下俯視著地上的唐吉坷德。

    凝停數秒后,大演說家背后雙翼光芒流溢,在雙翼加速下如隕星般墜落,騎槍瞬間洞穿了唐吉坷德的機體!

    在楚君歸面前,唐吉坷德的影像化為無數光點,飛散消失。

    這一仗,終于贏了,也算是為李心怡報了仇。

    試驗體輕嘆一聲,有些戀戀不舍地看看周圍,就退出了模擬狀態。

    走出模擬艙時,楚君歸把撲天蓋地而來的歡呼和贊美放到一邊,走向被模擬艙噴出、剛剛掙扎著站起來的蕭。

    “我們什么時候進行下一場?你不需要休息吧?”楚君歸一臉誠懇和期待,樸實無華的小臉都在放光。

    蕭臉色陣青陣白,哼了一聲,轉身就走。

    這下變故突如其來,楚君歸大驚,趕緊追了上去,邊追邊道:“別走啊,你剛剛答應過要再打一場的。要不你再換個機甲,換個好用點的?你盡管換,我不介意的。你需要休息嗎?那么10分鐘?或者15分鐘?半小時也行啊!”

    蕭只作什么都沒聽到。

    楚君歸更急了,“我們剛剛不是說好的嗎?要不這樣,下場我少下一點注?我就不把剛剛贏的全下了,這總可以了吧?”

    蕭強忍著捂住耳朵的沖動,加速腳步,同時比了個手勢。

    聯邦隨員們一擁而上,攔住了楚君歸。

    楚君歸對著蕭的背影拼命揮手,邊揮邊叫:“別走啊,老板!再談談嘛,老板,老板?!”

    蕭如幽靈般消失。

    楚君歸愕然,重新看看腦海中的文本,不解道:“我念的沒錯啊,怎么會這樣?”

    戰術欺騙組件也是十分不解:“確實沒錯啊,劇本里臺詞不都是這么寫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