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295章 其妙無窮

天阿降臨
     此時此刻,夜色當空,繁星滿天,優美的音樂隨風而來。就在不遠處的樹影之外,熱鬧高雅的酒會觥籌交錯,笑語連連。而一步之隔的這邊卻是寧謐的靜,如同置身于月色下的湖畔,沒有一絲波瀾。

    李心怡和楚君歸并排坐著,似乎距離在一點點拉近。

    楚君歸好像在說什么,她好像在聽什么,有時也會問些什么。

    至于具體什么是什么,已經不重要了。

    夜色正悄悄的,悄悄地變得柔和。

    就在這夜也朦朧的時候,楚君歸的個人終端突然亮起一道絢爛光芒。李心怡立刻動了好奇:“這是什么?”

    “消息提示,比較重要的那種,哦,是賭金到賬了。”

    李心怡大感興趣:“你押了多少?押我了嗎?”

    楚君歸打開個人終端,一邊說:“當然押了,然后前面贏的錢在你最后一場都輸出去了。”

    李心怡哼了一聲,把頭湊了過來,說:“后面你押的肯定是自己贏,對吧?贏了多少?”

    楚君歸一時沒有多想,點開個人終端,屏幕上直接彈出一串長長的數字。

    李心怡倒吸一口冷氣!

    這個數字就連楚君歸自己也是第一次看到,他凝神看了片刻,疑惑道:“有點多啊,奇怪。”

    李心怡神情木然,點頭道:“是有點多哈!”

    楚君歸并沒有注意到李心怡語氣的古怪,直接點開明細看了看,然后被震懾了整整一秒。這張明細雖然列得密密麻麻,數字也是極小,然而李心怡只掃了一眼就牢牢記住,然后用兩秒鐘分析完畢。

    她指著當中毫不起眼的一行小字,問:“這是你賭注的主要來源吧,占99.999%,都是預支的薪水?”

    “是的。”

    “你打了幾份工啊?”

    楚君歸道:“現在嗎,當然只有一份。”

    “你好像說過,當我老師只有三個月。”

    “視情況可以延長到6個月。”

    “視什么情況?”

    試驗體聳肩,“我怎么知道?取決于老板。”

    “我們家不就是你的老板?”

    “應該是,不過我也不是很清楚老板的身份,具體是誰我也不知道。”

    李心怡頓了一頓,看著楚君歸,聲音忽然變得有些危險,也有些甜膩:“老師~~~”

    楚君歸有些奇怪地抬頭,“什么事……”

    話未說完,李心怡已經如猛虎般撲了上來,喝道:“你去死吧!”

    這一撲突如其來,兇猛凌厲,少女一雙手更是直奔楚君歸的脖子而去,大有不把他掐死誓不罷休之勢。

    少女的手眼看就要觸到楚君歸愕然的臉時,試驗體突然消失。

    她撲了空,直接楚君歸身下的椅子撞碎,然后狠狠朝地面拍去!

    李心怡下意識地雙眼一閉,準備承受撞擊。

    這時忽然一只手出現在她身下,輕輕一托,少女只覺自己仿如墜入云堆,軟綿綿、輕飄飄地翻了個身,就穩穩落在地上。

    她停了幾秒,才敢睜開眼睛,確認自己不是在做夢。

    一睜眼,李心怡就看到了那張平淡無奇的面容。此刻她仰躺在地上,楚君歸蹲跪在她身邊,一根食指點在她的小腹上。

    “你……”李心怡翻身就想起來,沒想到楚君歸手指輕輕一戳,她全身力氣瞬間就散得無影無蹤,又老老實實地躺了回去。

    少女當然不服,一個鯉魚打挺,結果滿心以為的漂亮姿勢被楚君歸一戳,就變成了鯰魚蠕動。她再彈,再變蠕動;還彈,還是蠕動。

    就這樣蠕動來蠕動去,蠕動了半天,少女發現自己還在原地,根本就沒挪動過地方。

    她已經汗如雨下,再無半點力氣,索性躺倒不動,叫道:“你欺負我!”

    “是管教。”楚君歸糾正道。

    李心怡眼睛一轉,忽道:“我要叫非禮了!”

    “你叫不出來。”

    “怎么可……”李心怡剛叫到一半,又被楚君歸一戳,聲音忽然沒了。

    她惡狠狠地盯著楚君歸,咬牙切齒,可是不管想說什么,只要開了個頭,就會被楚君歸給一指戳回去。

    她終于認清現實,更主要是實在沒辦了,只能放棄掙扎,氣鼓鼓地盯著楚君歸,道:“我就不信……”

    話說一半,眼看楚君歸的手又要動,李心怡趕緊說:“別別!我不反抗,我配合!”

    楚君歸的指尖就壓在她的肚皮上,靜靜地等著下文。

    “你這真不算是非禮嗎?”

    楚君歸沉吟:“精神上有些羞辱,肉體上沒有。”

    “你……”李心怡氣得又想往上彈,結果不用楚君歸動手,她自己就癱了回去,只覺整片腹肌都在脹痛,好像練了24小時的核心力量一樣。

    她終于認命了,喘了一會,才說:“你就打算這樣跟我說話嗎?”

    “一時半會不會有人來,這樣說挺好的。想說什么你就說吧。”

    李心怡仔細看著楚君歸的臉,結果只看到嚴肅認真,只好嘆一口氣,再向左右看看,說:“你確定不會被人看到嗎?”

    “不確定。”

    李心怡白了他一眼,沒好氣地道:“那你還不放我起來?”

    “不放。”

    “你這人……”李心怡又是氣不打一處來。

    楚君歸終于道:“想說什么快點說吧,真被別人看到了,議論的也只會是你。”

    “憑什么?”

    楚君歸指了指自己,“我這張臉,他們看了也不會記住。”

    李心怡仔細一想,還真是這么回事。相比之下,她才是不能出丑的那一個。

    弄清現實之后,李心怡也就不再掙扎,認真地道:“你只要回答我一個問題就行了。”

    “好。”

    少女又向周圍看看,道:“真沒有人看到嗎?”

    “周圍沒有人。”楚君歸肯定地說。

    李心怡松了口氣,道:“好吧,我相信你。”

    楚君歸忽然感覺有點慚愧。

    此時此刻,在那處秘密空間,眾人圍成一圈,正看著當中的楚君歸和李心怡。兩人的影像就出現在小亭的正中。此時楚君歸正在一本正經地說:“周圍沒有人。”

    一名老者怫然不悅:“這臭小子當面撒謊,如此奸滑!”

    另一名老者撫須微笑,道:“他又不知道我們在這里看著,怎么奸滑了?我就看這孩子不錯!”

    前一名老者哼了一聲,轉眼看到中年人正一臉陶醉,不禁大怒:“我曾孫女被人欺負,怎么你這么高興?你這廝莫不是有什么不良癖好?”

    中年男人一怔,隨即笑道:“誰關心你孫女如何如何?本帥正在琢磨他這一指。嗯,其妙無窮,其妙無窮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