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296章 還算夠格

天阿降臨
     “每個月1200萬,你覺得自己值這么多嗎?”李心怡很認真地看著楚君歸。

    楚君歸沉吟。

    “這個問題,我想要聽實話。”李心怡看著楚君歸的眼睛。她的眼中沒有諷刺和嘲弄,有的只是認真、好奇還有期待。

    楚君歸點了下頭,說:“我覺得,值。”

    “那你開始時剛才為什么會說有點多?”

    “因為合同中只是規定了最低薪水,也就是說假如我不合格的話能拿多少。至于合格了能拿多少,并沒有明確規定。”

    “還能這樣?難道還要看老板心情?”李心怡小臉表情有些夸張。

    “我剛剛就在想,可能老板今天心情不錯。”楚君歸實話實說。

    “那你要是干得不好的話,底薪是多少?”

    “800萬。”

    “800!”李心怡又想彈起來,結果自然變成蠕動。

    楚君歸嘆了口氣,道:“或許你覺得我是騙子……”

    “你就是騙子!”李心怡咬牙切齒,想彈又不敢動,恨道:“你都賺這么多了,剛剛居然還好意思要我請你吃飯?”

    楚君歸很認真地說:“合同里雖然沒有明確寫明,但是按照工作職責,包吃包住不應該是起碼的福利嗎?”

    “福利你個大頭鬼!福利是保護普通勞動者的,跟你這種月入千萬的土豪毫無關系!”李心怡一聲怒吼。

    憤怒之后,她向楚君歸伸出了手,命令道:“現在,拉我起來!”

    楚君歸一怔,想想她也沒什么反抗能力,于是伸手把她拉了起來。

    李心怡狠狠地翻了他一個白眼,整理了一下衣服和微顯凌亂的頭發,說:“我去下化妝間,你就在門口等著。我需要10,不,15分鐘。”

    楚君歸不明白她為什么突然想要換一種風格,和組件們咨詢之后,得到的只是女人善變這句廢話。

    他只有跟著李心怡,看著她進了化妝間,自己就在門口找了個沙發坐下,繼續優化組件。化妝間門口人來人往,試驗體總算大方了一回,拿出點能量坐得筆直。

    片刻之后,李心怡從化妝間走出。她換了身衣服,短上裝和寬松長褲的搭配顯得干練且有一點點性感,不再是之前宛若工程少女的裝束。除此之外,她還稍稍化了點淡妝,為自己原本就很大氣的眉眼添上了幾筆靈動之色。

    兩個改變讓她仿佛變了個人,由無拘無束的硬核科技少女變成了青春靚麗的都市女孩,而且還是個大美女。

    兩名少女剛好路過,看到她時都怔了一怔,然后一臉震驚:“心怡!”

    李心怡微笑說:“我有點急事,陪不了你們了。今天的酒會準備得很好,你們多玩一會。”

    “你要走了嗎?好遺憾啊!”

    在少女們的感嘆中,李心怡將手中的提包遞給楚君歸,動作非常自然。

    楚君歸接過,就見李心怡對自己說:“走吧,時間要來不及了。”說罷,她就向大門口走去,楚君歸跟在后面。

    兩名少女不停揮手,直到李心怡和楚君歸的身影消失。

    “心怡就這么走了,唉。”

    “下次再見不知道是什么時候。”

    “你說她干什么去了,也不帶上我們。”

    “也許是約會吧?”

    “跟她身后那個人嗎?”

    “開什么玩笑!那他那個長相……”

    楚君歸并不知道有人在背后議論自己,就是知道了也不在意。但是他不在意并不意味著所有人都不在意。

    上了飛車后,李心怡忽然說:“她們有什么資格那么說你!”

    楚君歸一怔,“說我什么了?”

    “我都聽到了,我相信你也能聽得到。我知道她們并不是有意的,但是我很不開心。”

    楚君歸想了想,道:“是說我長得不好看嗎?沒說錯呢!”

    李心怡忽然怒了,“她們憑什么僅僅看長相來評判別人?”

    楚君歸很平靜,說:“長得不好看就意味著基因優化不足,所以看不起不是很正常嗎?我記得這方面的論文已經超過100萬篇了。”

    “但是你……”李心怡忽然就沒了下文。

    “嗯?”

    “沒什么。”

    飛車在夜色中穿行,很快來到城市中心一座大樓,直接降落在樓頂。

    王遠山下車,為李心怡打開車門。楚君歸跟著她下車,就見一名須發皆白的老人領著數位侍者已經等著了。

    李心怡走過去,問:“房間準備好了嗎?”

    “當然!”

    “帶我們過去吧。”

    老者當前引路,王遠山也想跟上來,李心怡回頭道:“你在車上等著。”

    “小姐,我要負責你的安全。”

    李心怡聲音提高了一點,“你在車上等著!”

    “……是。”王遠山有些憤憤不平地向楚君歸看了一眼,目光中充滿了警告的意味。

    試驗體全無感覺,心思都在優化組件上,反正周圍環境中沒有任何能引起警覺的威脅,全是近戰格斗10.0以下的菜。

    也就給李心怡引路的8.1老頭像點樣子,但也不需要正眼去看。

    樓內頂層原來是個酒吧,裝修極其奢華典雅,里面沒有多少客人,一個個看著非富即貴。老者引著李心怡穿過一條長廊,進了一間清幽私密的房間。

    李心怡落座,直接道:“把你們這里最貴的酒都拿上來,今晚我要跟老師喝酒!”

    楚君歸心中立生警兆,覺得李心怡雖然此刻話說的豪氣,但是最終一定會是自己買單。這是各大組件分析不出來的結論,全靠少年直覺得出。

    李心怡的話,老者自然不折不扣地執行,片刻后端上來四瓶酒,種類品相各不相同,但是高雅之氣撲面而來,看得試驗體膽戰心驚。現在試驗體也明白了,那些看著就很雅致的比看著就很貴的可要貴得多了。

    李心怡也不問價格,直接4瓶全開了,在4種不同的杯子中倒好,就將侍從們全部轟了出去。

    她向楚君歸舉杯:“敬1200萬!”

    楚君歸無奈干了。

    “再敬1200萬!”

    試驗體再干。

    “三敬1200萬!”

    沒什么說的,就是干,誰讓楚君歸預支了三個月的薪水呢?小丫頭沒有100萬100萬的敬酒,已經算很給面子了。

    兩人喝得飛快,轉眼之間4瓶酒就空了3瓶。

    這個時候,就算試驗體都感覺精神有些恍恍惚惚。不過他堅持著不肯清理體內酒精,要不然喝酒就跟喝水一樣,怎么能知道這么貴的酒究竟好在哪里?

    李心怡不知什么時候已經坐到了楚君歸身邊,也已眼神迷離。

    她忽然伸手勾住楚君歸的脖子,大著舌頭道:“其實吧,我跟你說,想當我李心怡的老師,要是一個月連一千萬都賺不到,他,他不夠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