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301章 女朋友這種東西

天阿降臨
     “也許什么?”楊思意追問。

    “也許當時只是他狀態不好,對,一定是這樣!如果再來一場的話,輸的多半是我。”楚君歸一不小心又露出了狐貍尾巴。

    兩個聯邦少女很是開心,楊思意卻不高興了:“話不能這么說,你那場可是贏得干脆利落,機甲格斗比蕭強多了!”

    楚君歸心道要糟,趕緊謙虛:“不不,我的水平比他差遠了,全是機甲好。如果再打一場,我多半要輸。”

    楊思意還要再說,一看楚君歸的眼神,她也是冰雪聰明的,當即閉嘴。

    一個聯邦少女卻道:“蕭的老師可是聯邦著名的機甲格斗大師希羅斯,他是希羅斯最出色的幾個學生之一。你能打贏他,實在是太厲害了!能告訴我們你是在哪學的機甲格斗嗎,可不可以介紹我們去?”

    楚君歸重新翻出文本:“其實我沒有上過正規的課程,只是曾經在一所機甲格斗學院里打過工。”

    “打工?!”兩名少女顯然沒想到會是這種答案,其中一人好奇地問:“你們家是開機甲格斗學院的?好厲害!”

    楚君歸搖頭,“當然不是,我在里面打零工。那段時間要是沒有工作的話,就沒有地方住了。”

    “好可憐!”少女們的眼睛里立刻泛起了水光。

    “那么是誰教你的機甲格斗?”

    楚君歸道:“一個圖書管理員。”

    “圖書……”兩位少女想了一想,才明白圖書是什么,頓時驚嘆了,“現在還有圖書館啊!院長一定是古董愛好者。”

    楚君歸笑了笑,沒有回答。他發現文本和上一次有些對不上,不過戰術欺騙馬上給出了彌補方案:誰說圖書管理員不能掃地了?打掃圖書館不可以嗎?

    這時楊思意道:“蕭先生,后面有間茶室很不錯,要不要去看看?”

    不等楚君歸答應,她就上來輕挽手臂,直接拖了就走。

    一個聯邦少女還想跟上去,結果被同伴拉住,“他們想單獨呆著,你看不出來嗎?”

    “思意喜歡他?可是他長得不好看,出身也很普通啊!”

    “他打贏了蕭。”

    “那又怎樣?還是不好看。”

    “管她呢,她就喜歡和別人不一樣。”

    楚君歸被拖到一間幽靜的茶室,這里茶具一應俱全,擺放了上百種各式珍稀茶葉。

    “給你嘗嘗我的手藝。”楊思意熟練地開始泡茶,專注且認真。

    楚君歸還是第一次認真看著她。楊思意留著齊肩的半短發,發若垂瀑,眉宇中透著有些凌厲的英氣,并不僅僅是單純的好看,還有一點鋒銳的特質。

    她沒有抬頭,說:“你身上好像有很多秘密,介意和我說說嗎?”

    對當下局面,楚君歸隱隱感覺有些棘手,說:“其實我這個人特別簡單,沒什么可說的。從懂事時起就是邊工作邊學東西,學會了新技能就能換新工作,就這樣,一直到現在。”

    楊思意啊了一聲,抬頭向楚君歸看了一眼,然后繼續泡茶,問:“那你家里人呢?”

    “從我剛懂事的時候起,父母就不在了。”

    楊思意動作頓了一頓,然后繼續注水,“兄弟姐妹?”

    “沒有。”

    這時一杯茶終于煮好,楊思意將茶杯遞給楚君歸,說:“趁熱喝比較好。”

    楚君歸一飲而盡。

    茶的溫度略高,不過奈何不了試驗體。

    楊思意說:“這種茶就是越熱越好喝,我手藝不是很好,不太能控制好溫度。你覺得怎么樣?”

    “好喝。”

    楊思意笑了笑,說:“你喜歡就好。”

    茶的味道確實不錯,只是80度的水溫似乎高了點。楚君歸是挺喜歡的,就是不知道其他人能不能喜歡得了。

    一杯茶喝過,楊思意就看著楚君歸,問:“你和心怡姐究竟是什么關系?”

    “我是她老師。”

    “就這樣?”

    “就這樣。”

    “可是我看到心怡姐受驚的時候,你非常的憤怒,簡直就像是變了個人!那一刻的你完全就是一頭獅子!”

    楚君歸回憶,自己當時確實非常震怒,而且怒火格外洶涌,一點也不想壓著。這里面當然有工作職責的原因,畢竟李心怡受傷就意味著丟了這份工作。除此之外,就沒有別的了嗎?

    沒有!試驗體心中閃過一個人影,立刻觸發保護機制,直接跳過邏輯過程,得出答案。

    “我的職責之一就是保護她。”

    楊思意仔細看著楚君歸的眼睛,在那里只看到了平靜。

    試驗體鎮定起來自己都看不出破綻,哪會被一個小姑娘看出什么。

    “你對心怡姐目前的處境,就沒有一點看法嗎?”

    “處境?”楚君歸一頭霧水,怎么看都會覺得李心怡過得很不錯,哪有什么處境?就是有,處境也非常之好。

    楊思意輕嘆一聲,白了楚君歸一眼,說:“你是真不知道還是裝糊涂?”

    楚君歸是真糊涂。

    “你想想,心怡姐為什么要不斷參加各種宴會和酒會?”楊思意又有些自嘲地指指自己,“其實我也是一樣。”

    楚君歸沉吟:“貪玩?”

    楊思意瞬間很想高舉茶壺,滿載著開水,全力砸在楚君歸的頭頂。

    她恨恨地盯著楚君歸,咬牙道:“你難道就不明白,被迫和一個自己不那么喜歡的人在一起,是什么樣的感受?”

    “不明白。”

    “你!”楊思意怒了,“你怎么可能不明白?”

    楚君歸不明白她怒從何起,無奈解釋:“真不明白。想知道這種感覺,首先,我得有個女朋友。”

    楊思意忽然覺得怒火消了大半,問:“你沒有女朋友嗎?”

    “沒有。”

    楊思意頭微微低了點,聲音也輕柔了些,“你這……算是表白嗎?”

    楚君歸一怔,“這是情況說明。”

    楊思意臉色瞬間變幻了無數次,心里的茶壺提起又放下,放下再提起,看得楚君歸膽戰心驚。

    到得最后,還好多年良好家教占了上風,楊思意終于把茶壺放下,恨道:“你這種人能有女朋友才見鬼了!”

    楚君歸思索,女朋友這種東西,既不能吃,也不能發出去打工賺錢,還得好吃好喝地養著,除了成本,看不到任何收益。

    這種東西,要她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