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303章 不生氣

天阿降臨
     “接下來的幾天,還是這樣的安排嗎?”楚君歸難得主動開口。

    “差不多,怎么了?”

    “宴會內部應該相當安全,我覺得我就沒必要全程跟在你旁邊了。遠山更適合干這種活。”

    李心怡搖頭,“他哪有資格進去?這種場合,他都是在外面和保鏢司機們在一起。”

    楚君歸很想說我也想和保鏢司機在一起,想想就能知道這些人吃的一定不錯,熱量要多少就有多少,至少比紅酒水果強得多。好在他還沒有笨到家,這句話沒有真的說出口。

    李心怡閉上眼睛,有些疲累地說:“真不想去了。”

    “那就不去。”

    李心怡一怔,睜眼看著楚君歸,道:“你剛才說什么?”

    “我說,如果你真的不喜歡這種事,那就不要去了。”

    李心怡眼睛一亮,“你也覺得我不應該去?”

    “我只知道你不喜歡。”

    少女笑了,然而笑容漸漸淡去,說:“只是想想而已,不能不去的。這種大事,不可能任性的。”

    楚君歸道:“這確實是大事。可是戰爭還是和平這么大的事,就取決于你們一群年輕小家伙嗎?這未免也太可笑了。”

    李心怡嘆了口氣,說:“你不了解背景。里昂家族和我們李家實力大致相當,事實結盟最牢靠的還是血緣。要么我在里昂家選一個男人,要么蕭在李家選一個女孩,將來生下來的后代就會天然繼承相應的家族。最好還是我和蕭,我們的孩子能夠繼承到遠比其他人更多的份額。家族的權利就會掌握在我們手里。”

    “這是多久之后的事?”

    “大概……30年?”李心怡有些不確定。

    “30年中會有那么多的變化,現在就為30年后布局,不覺得早了點嗎?”楚君歸不以為然。

    “話不是這么說的。我們這些家族能夠延續這么多年,不都是一代代不斷布局的結果?好多太爺爺時期落的子到現在還沒走完呢!”

    楚君歸更加不以為然。

    沉默片刻,李心怡把臉埋在手里,哀嘆道:“真的好想逃!”

    “那就逃。”

    “可是大局怎么辦?”

    “你影響不了大局。”

    “我們兩家是雙方最重要的和平派,如果我們不能真心攜手,那戰爭真的就不可阻止了。”

    楚君歸看了看少女,見她一臉認真,于是也嚴肅起來,說:“和平可不是靠這種謀劃能夠得來的,就算是得到了也不會長久。”

    “那和平怎么來?”

    楚君歸想都不想,張口就道:“當然是打出來的。”

    “打?”少女呆了一呆。

    “把所有敵人都打服了,和平自然就來了。”

    少女再呆,“這哪是和平,這是征服吧?”

    “一個意思,沒區別。”

    李心怡看著楚君歸,一個深呼吸,才平抑激動心情。沒想到在這么平庸的外表下,居然有藏著顆如此火爆的心。

    飛車返回住處,李心怡直接走進書房,開始和家族高層通話,討論里昂家族的邀約。楚君歸又找了個舒服的地方,進入低能耗模式。

    這時他忽然收到李心怡的一條消息:“晚上我要做研究,哪都不去了,你自己出去轉轉吧。”

    楚君歸看看周圍,紀家在海夢星屬于龐然大物,安全應該不是問題。

    試驗體決定出去走走,順便調查一下那個針對李心怡的陰謀。他可不會忘記那個在格斗賽上莫名出現的7.0女人。

    那女人還說有個14.0的師傅,讓楚君歸很是期待。算算時間,這師傅如果在海夢星上的話,也該到了。

    楚君歸想走就走,和管家說了一聲,要安排一輛車進城。

    紀老爺子年紀大了,事事崇尚自然簡樸,家里的飯菜也以清淡原味為主。這可不意味著便宜了,越是淡味,往往就越貴。

    上行下效,為表示和老爺子有共同愛好,紀府上上下下個個都是啃菜好手。楚君歸自然和這種環境格格不入,能夠逃離當然是件好事。

    另一個原因,就是自李心怡進入實驗室后,紀府的算力幾乎全部被調到實驗室。楚君歸也不是全無辦法,只不過又不能和李心怡搶算力。左右無事,不如出去逛逛。

    片刻之后,一輛飛車離開紀府,在夜色中飛向西海市中心。

    飛車在一處街區角落降落,司機為楚君歸開了車門,說:“這里就是西海市最熱鬧的地方了。”

    楚君歸下車一看,果然燈紅酒綠,人潮熙攘,熱鬧得不得了。

    只是街道兩旁各種虛擬廣告影像雜亂不堪,里面還有不少露骨暗示,兩旁也多是小店,甚至還有些在店門口擺攤,四顧吆喝的。

    紀府這位司機將‘最繁華的’理解成‘最熱鬧的’,不知道是誠心還是無意。

    楚君歸也不打算追究,這種貼近平民的鬧市街才是收集情報的最好去處。另外一個次要原因是,這里的食物大多重油重辣,非常可口,熱量極高。

    楚君歸回頭剛想道謝,飛車已騰空而起,壓根就沒打算等他。

    楚君歸聳聳肩,也不在意。他現在賬上有整整十萬,財大氣粗,大不了租輛飛車回去。至于賬上原本那8000多萬,自然都已經還了利息。

    楚君歸抬步就向鬧市街里走去,邊走邊掃描周圍環境,打算先找家美食小店探聽一下情報。

    他目光一轉,就鎖定了一家。這家店牌匾上是一個黃銅火鍋,里面熱湯翻滾,油花升騰,一看就是熱量滿滿。

    這家店正中楚君歸下懷,然而他剛向小店走了兩步,身后就有人道:“前面的是蕭山蕭先生吧?”

    楚君歸暗嘆一聲。身后人這口氣冰冷中帶著嘲諷,一聽就不懷好意。此刻的試驗體已經喝了一整天的紅酒,吃了一整天的水果,眼見卡路里在前卻吃不到嘴,哪怕是楚君歸也有些怒火。

    楚君歸轉身,看到面前站了三個年輕人,中間一個還帶著點稚氣。

    “我就是,有什么事嗎?”楚君歸盡量保持聲音平穩。

    中間少年伸手在楚君歸胸口點了點,再向旁邊一條黑漆漆的小巷一指,道:“找你當然有事!到那里去說,怎么樣,敢嗎?”

    “當然。”

    楚君歸跟著三人向黑巷走去,走到巷口時,他忽然笑了笑,說:“你們真不該在今晚找我的。”

    少年莫名其妙:“找你還要分時間?”

    “沒事,進去了進去了。”楚君歸反而開始催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