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307章 真的漢子

天阿降臨
     “一招制敵,有點料!”光頭喝一聲彩,然后對著眾弟子們吼道:“都給我打起精神來,別讓客人瞧扁了!”

    “您就放心吧!”第二個出陣的是位猛女,身量高大,十分威猛,一身肌肉油光可鑒,一邊出陣一邊捏得指節噼啪作響,只看氣勢,似乎比米滿倉還要高出一線。

    她原本是排在倒數第三個出場,此刻見獵心喜,強行插隊,前面的師弟師妹們也不敢多說什么。

    她來到楚君歸面前,居高臨下,一邊捏著指節一邊道:“剛才那招挺精巧的,值得夸一句。不過老話說得好:大巧不工,可見巧不如拙,你這是走上了彎路,可惜,可惜!”

    她一臉惋惜,連連搖頭。

    楚君歸倒沒想到如此生猛的一位居然也能出口成章,而且貌似有那么點道理,實是位奇女子。只不過在楚君歸眼中,她走的才是彎路,看在她彬彬有禮的份上,楚君歸決定像遠古時代玄幻小說里的高人一樣,輕描淡寫、云里霧里地提點她幾句,也算有緣。

    楚君歸負手而立,清了清嗓,正準備開講武道至理,忽然發現猛女正一臉好奇地俯視著自己。

    這個角度就有些尷尬了,至少小說里的高人從來都沒有仰視對方的環節。

    小說畢竟不是現實,試驗體安慰自己,然后仰頭看著猛女,正色道:“格斗當然有正道彎路之分,但卻不是你說的那樣。其實所謂大道坦途倒也不難……”

    說到這里,試驗體突然停下了。

    聽到‘大道坦途’四字,不光猛女被勾起了好奇心,就連光頭和一眾道館弟子也都安靜下來。他們倒也不是真期待楚君歸能說出什么驚天動地的大道理,只不過這堆肌肉狂一聽到格斗,就會把其它事都放下,先聽聽再說。

    楚君歸沉吟。

    道館里變得更安靜了,竊竊私語的弟子都被師兄師姐們制止。一看楚君歸這個樣子,就像是有點料的,至少剛剛那手一招制敵就很值得細細琢磨。

    楚君歸繼續沉吟。

    楚君歸還是沉吟。

    楚君歸再三沉吟。

    轉眼間好幾分鐘過去了。

    猛女終于忍不住,大聲道:“大道坦途是什么,你倒是說啊!”

    眾弟子頓時轟的一聲,紛紛催促。

    試驗體沉吟。

    其實楚君歸現在十分為難,因為沒有了文本,就只能靠自己說了。依照他高達23.0的近戰格斗理解,最簡單有效的方式就是穿上戰甲,手持微型核彈,然后往腳下一扔,保證消滅左近500米范圍內一切沒有防護的格斗大師。

    就算不用戰術欺騙組件教,楚君歸也知道這個答案有點不妥。

    可是眾人實在催促得急,楚君歸只能一聲長嘆,決定實話實說:“大道坦途只有一條,那就是先找件防御力夠強的戰甲……”

    道館內頓時一片嘩然。

    猛女更是大怒,蒲扇大小的巴掌直接揮了上來,怒道:“就知道你這油頭粉面的家伙不靠譜……呃!”

    她突然僵住,慢慢低頭,看到楚君歸一拳不知何時擊在自己的胃部,幾乎半條手臂都陷了進去。

    猛女慢慢軟倒,只說了個“猛!”,就直接暈了過去。

    楚君歸從猛女腹肌中拔出拳頭,隨手擦了擦上面粘的橄欖油,然后道:“下一個。”

    一眾道館弟子面面相覷,隊伍最后的一個肌肉壯漢摸著后腦勺,遲疑道:“大師兄,這小子有點猛啊!三拳兩腳怕是搞不定。”

    “還什么三拳兩腳,有啥用啥,給我上!”米滿倉一巴掌拍在他后腦上。

    壯漢一個趔趄,轉眼到了楚君歸面前,剛要說話,楚君歸的一拳已經深陷他的腹肌。

    這壯漢臉色由青轉綠,盯著楚君歸,艱難地道:“你,偷襲!不過,夠猛……”

    他軟倒在地,轉眼就被師弟師妹們抬了下去。

    楚君歸環顧左右,誠懇地說:“直接開打,別寒暄了,我趕時間。這還沒吃飯呢!”

    猛男猛女們瞬間熱血上頭,哪還管這小子似乎有點棘手,一個接一個地撲了上來。他們怒吼如雷,完全把楚君歸的“下一個”、“下一個”給蓋了下去。

    頃刻之間,楚君歸腳邊就倒了一地的肌肉。橫七豎八,將光頭點出的15個弟子全部清光。

    內院忽然間就寂靜了。

    楚君歸看著光頭,光頭也在看著他。

    幾聲稀稀拉拉的掌聲在鄰居房頂響起。楚君歸轉頭一看,見幾個穿深色外袍的人正站在那里。居中一人冷笑道:“我早就說過,靠著這幫廢物遲早會把道館的臉丟光!一幫連遲到早退都不敢的家伙能有什么本事?真的漢子,從不考勤!”

    光頭臉色難看,卻沒有發作,道:“你怎么來了?”

    “聽到終于有人踢館,我不放心,就從酒局上回來看看。”那人足尖輕點,宛若腳踩浮云,輕飄飄地就落入場中。他脫下外袍,扔給手下,露出里面的黑色勁裝。

    “等等!”光頭攔住了他。

    黑衣男猿背蜂腰,論體型比光頭小了整整一圈,可是光頭看上去卻對他十分忌憚,明顯在克制著自己,強壓怒氣。

    黑衣男看了他一眼,淡道:“行了,咱倆之間也沒什么深仇大恨,不過就是你領著的早操晚課我從不參加,另外在你開全館大會的時候補了補覺,呼嚕響了點,除此之外也沒啥了。你不也扣了我的績效津貼嗎?看在師父的份上,今天就不跟你計較了。這小子不好對付,靠你手下那幫廢物是不行的,還是我來吧。”

    光頭皺眉,沉聲道:“他們不行,還有我!”

    黑衣男冷笑,把光頭推開,道:“你上算什么?外人只會說一個隨便踢館的人就逼出了合一道館的大師兄。這話說出去,好聽?”

    光頭沉默,讓到一旁。

    黑衣男徑自來到楚君歸面前,活動了幾下脖子,淡淡地道:“小子,別以為地上這些家伙就是合一道館的水平。他們只不過練了點五谷系的入門功夫而已,我們合一道館真正的功夫,都在八大……”

    楚君歸打斷了他:“不寒暄,開打嗎?”

    黑衣男似乎沒想到自己的話居然會被打斷,臉色鐵青,陰冷地道:“打就……”

    他一個‘打’字沒有說完,就見楚君歸左手勾住自己的脖子,右手一拳已經轟進自己的腹部!

    黑衣男雙眼一翻,沒有來得及留下評價和自己的名字,就已暈了過去。

    楚君歸將他扔進地上的肌肉堆里,道:“下一個。”

    道館一片寂靜。

    人群之中,忽然有人來了一句:“原來遲到早退的也不經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