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308章 煩惱

天阿降臨
     楚君歸此時也不用說下一個了,米滿倉看看周圍左右,長嘆一聲,滿是惆悵:“終于到了這么一天了嗎?連我都不得不出手了,唉……”

    這一聲嘆,幽幽綿綿,大有千古興衰之意。

    試驗體聽得一愣一愣的,心道你出不出手有什么關系嗎?

    楚君歸不以為意,可是一眾肌肉男女早就熱血上頭,不知是誰咆哮一聲:“本館絕不受辱!不要讓大師兄出手,大家一起上!”

    眾肌肉轟然響應!

    楚君歸大是意外,沒想到還有這一招。他一愣神的功夫,肌肉們已如餓狼撲食般撲了上來,將他層層圍住,不知多少手爪從各個方位角度襲來。

    試驗體一聲嘆息,身上電光流轉,已然啟動了內甲,順便附加了十萬伏電壓。

    道館內瞬間電光炸裂,肌肉男女個個抽搐,兩眼翻白,頃刻間在楚君歸周圍又倒了一地。

    楚君歸輕輕一躍,從肌肉堆中拔身而起,輕飄飄地落在了兩層肌肉上,居高臨下俯視著光頭,目光誠懇。

    光頭先是一臉呆滯,然后轉為悲憤,再轉為深沉和決然,沉聲道:“居然用這等卑鄙手段,未免太不光彩!”

    楚君歸彈了彈身上衣服,說:“我剛才就說了,大道正途就是弄一套好點的戰甲。我身上這套內甲,就是知名品牌的限量定制款,真正的大師設計剪裁,全星域限量……唔,反正沒多少套。”

    光頭目光深邃,就那么看著楚君歸。

    楚君歸想了想,道:“不用擔心,這種內甲沒多少能量儲備,剛剛放那一下電已經都用光了。”

    光頭眼中精光一閃,冷道:“我也不是怕了你,就算你身有利器,那又怎樣?我等自有一顆向道之心,無畏無懼!終于到我出手時刻了,為了這一天……”

    他長篇大論才剛開了個頭,身后道館內院的大門就被推開,走進一個女人。

    楚君歸雙眼一亮,格斗賽上遇到過的女人終于出現了。

    她對光頭冷冷地道:“你還是讓開吧,我來。”

    光頭怒了,“我這做大哥的還在,怎么能讓弟弟妹妹們頂在前面?!”

    女人將他撥到一邊,淡道:“行了,也不是第一次了。”

    光頭帶著憤怒和不甘,被撥到了一旁。

    女人站到楚君歸面前,伸出了手,說:“重新認識一下。”

    楚君歸伸手和她握在了一起。

    女人臉上忽然浮上譏諷笑容,說:“你不該讓我近身的……”

    她的手驟然緊握,如同鐵鉗般握死了楚君歸的手,然后一股力量自足跟升起,由腿至腰,過胸至手,化為一道道高頻震蕩,如狂濤怒潮般沖擊著楚君歸!

    楚君歸雙眼一亮,對女人格斗術的評價悄然上升到了8.0。若是換了其他人,震蕩會透骨而入,直抵內臟,嚴重的立刻重傷,輕一些的也會頭暈惡心,失去戰力。這種震蕩的頻率天然適合人體骨骼傳遞,實是別具匠心的格斗秘技。

    旁邊早有人喝一聲彩:“師姐的纏絲麻花手果然厲害!”

    頓時彩聲如雷!

    女人鎖死了楚君歸的手,一震再震三震,把楚君歸的眼睛越震越亮。

    但僅此而已。

    楚君歸站在原處,全身上下紋絲不動,就看女人在面前不停地花枝亂顫。

    這種震蕩格斗技,當試驗體看明白之后想要破解再簡單不過,他甚至都沒有更改內部微結構,只是把全身肌肉收緊,全身變為一個整體,改變了共振頻率。這樣女人震的就不再是人,而是一尊鐵鑄的雕像,這要震到哪年哪月去?

    女人終于察覺不對,臉色微變,就想抽手。可是這一次是楚君歸的手牢牢鎖住了她,讓她抽身不得。

    女人臉色一寒,用力往回一拉,楚君歸紋絲不動。

    這一下她臉色終于變了,清楚自己和對手的力量差距實在太大,于是改換策略,手上加力,想要把楚君歸的手骨握緊。

    她全力一捏,就如捏在合金鋼塊上,非但對楚君歸毫無影響,反而自己的手骨都傳來劇痛,差點裂開。

    女人臉上紅潮一閃而逝,劇痛之下居然哼都沒哼一聲。

    楚君歸握著她的手,熱情地道:“是得重新認識一下,你怎么稱呼?”

    女人呆了一呆,可是此刻生殺大權握于人手,再倔強也不得不低頭,勉強道:“我姓米……叫米在途。”

    楚君歸一怔,感覺這女孩子的名字似乎和合一道館的風格有些不符。

    這個時候,內進院中響起了一個蒼老的聲音:“哼,不肖子孫!這么丟人的名字也敢在大庭廣眾之中說出來!要不是看你還有點孝心的份上,我非把你趕出去不可!”

    一個精瘦如鐵、仙風道骨的老人從內院中出現,他沒出院門,就站在門內,如雷電般的目光落在楚君歸身上,幾乎要打出電火花。

    老人忽然臉色一沉,喝道:“還不放手?!”

    楚君歸一臉真摯和熱誠,道:“不急,再握會。”

    此刻道館內的肌肉男女都被電翻,可是四周墻頭屋頂上聚集的人越來越多,人頭涌動,少說也有好幾百人在圍觀看熱鬧。忽聽楚君歸來了這么一句,頓時全場哄笑。

    老人臉色鐵青,重重哼了一聲,高抬腿,輕落步,邁出了內院。

    他的腿放得很慢,落地無聲,就像生怕踩壞了什么一樣。然而當足尖落地時,腳下突然響起一陣密密麻麻的噼啪聲!

    道館地面本是用切割得四四方方,表面拋光打磨得光潔如鏡的青色石材鋪就。老人這一步落下,周圍一米之內的石磚居然瞬間龜裂,裂紋密密麻麻,還在不斷向外延伸,一直延伸到一米半,這才停止。而老人腳下的那塊青石,早就碎成了沙礫。

    本來在哄笑的人群突然間安靜,前排的人盯著老人腳下,幾乎把眼珠子都瞪了出來。

    楚君歸也是若有所思,沉吟不語。

    老人輕抬起腿,一只右腳就那樣將落未落,停在半空。他搖了搖頭,嘆道:“人老了,腿腳不利落,總是不小心會踩壞點、碰壞點什么,唉!還是你們年輕人好,沒有這種煩心事。”

    楚君歸緊握著女人的手,道:“我倒是有個建議。”

    老人眼皮半抬不抬,道:“講。”

    楚君歸真誠地說:“您把地板換成鐵的,就不會有這種煩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