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309章 趁手兵器

天阿降臨
     老人那只腳懸在半空,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

    旁邊一名弟子大概是肌肉都練到了腦袋里,大聲叫道:“就算是換成鐵的,館主也能一腳踏碎!”

    墻頭屋頂圍觀眾人爆發出一陣轟笑,鐵這種東西壓扁容易,踩碎恐怕難。

    這一下,老者的腳更放不下去了。

    好在光頭大師兄察覺不對,一巴掌將那弟子扇了個跟頭,斥道:“師父在場,要你多嘴!”

    那弟子被拍得頭暈眼花,還不明白自己究竟犯了什么錯。都35世紀了,書讀得少仍是最難被意識到的錯誤之一。

    經此一鬧,老人的腳總算是放下來了。他看著楚君歸,淡道:“年輕人口齒這么厲害,怕不是什么好事。”

    楚君歸道:“管那么多,能把對手干掉就是好事。”

    老者怒極反笑,“這么說,你也打算把我給干掉了?”

    “干掉?沒那個必要,至少目前沒有。”楚君歸搖頭。

    老者臉上黑氣越來越濃,語氣卻變得云淡風輕,道:“老朽米有余,領教先生高招。”

    光頭使了個眼色,就有聰明的師弟領會,大聲道:“是比兵器還是比拳腳?”

    楚君歸一怔:“還有兵器?”

    “當然!我們合一道館什么沒有?就算是再冷門的古兵器,我們也都有準備!”那弟子傲然道。

    還不等楚君歸說話,那弟子就大吼一聲:“抬出來!”

    眾肌肉齊聲應和,十幾人就進了庫房,然后在“嘿!哈!嘿!哈!”的號子聲中,幾個大兵器架被抬了出來,環繞場地擺了一圈。

    兵器架上足有數百種長短不一的兵器,還真是什么冷門的都有,把試驗體都看呆了,有幾種還得在知識庫里搜索一下,才能找出淵源來歷。

    看著楚君歸一臉呆滯表情,那弟子聲音不由得高了幾分,冷笑道:“挑一件吧!”

    楚君歸伸手撈起一柄重斧,在手里掂了掂,再向前比了比。

    那弟子張口就來:“這柄威德自在鎏金宣花斧是古兵器的三大代表作之一,可沒幾個人會用,這你也……”

    “敢挑”兩字還未出口,空中忽然響起一聲異樣的呼嘯,楚君歸持斧一掄,斧鋒化為一道虛影,瞬間自光頭頭頂掠過!

    光頭恍若未覺,老者的眼皮卻是跳了一跳。

    直到楚君歸執斧收勢,那弟子才感覺一陣涼風拂過面頰,然后幾根發絲在眼前飄落。他喉節動了動,吞了口口水,一時什么話都說不出來。

    楚君歸倒持宣花斧,仔細看著斧刃。那弟子好奇,也湊了上來。他沿著楚君歸的目光望過去,運足目力,終于在斧刃上看到了一個微不可察的小黑點。

    這弟子不動聲色,一只眼睛的瞳孔悄然放大,看清了那小黑點是什么。

    半只蚊子。

    弟子吞了口口水。

    他看看半只蚊子,再看看光頭,問:“這是……師兄頭上的?”

    楚君歸點頭。

    光頭一臉茫然,還不知道發生了什么。

    弟子看看楚君歸,小心翼翼地問:“您……這是練了多久?怎么說也得20,不,30年苦功吧?”

    楚君歸誠懇地道:“其實我也是第一次見,結果看著就喜歡,果然上手特別好用。”

    弟子哦了一聲,心道我信你個鬼。

    這時女人湊了過來,也盯著斧刃,道:“你們在看什么?”

    弟子大急,拼命向女人使眼色。他搬了兵器架出來,就是為了給師姐解圍,果然楚君歸拎了柄宣花大斧,自然而然地就把女人的手放了。

    結果現在米在途自己又湊了過來,可謂作死。

    楚君歸這次倒是沒有再抓女人的手,只是看著斧刃上的半片蚊子嘆道:“這小家伙也挺不容易的。”

    其實這只蚊子已經落在光頭頭上很久了,然而努力半天也攻不破光頭頭頂那層厚厚的油,吸來吸去,連血管都沒碰到,結果還被楚君歸一斧收割。

    那弟子倒有急智,不動聲色,道:“要不,您再看看別的,也讓我們開開眼?”

    女人白了弟子一眼,沒有說話。

    楚君歸伸手從架上摘下一桿長槍,在手里掂了掂,贊道:“這件也挺順眼。”

    他單手執槍,簡簡單單地往前一刺一抖,槍頭突然嗡的一聲消失!緊接著空中居然響起噼啪雷音!

    弟子還沒看明白是怎么回事,楚君歸已然收槍,大感滿意。

    弟子又吞了口口水,道:“要不,您再看看?”

    女人這次沒有出聲。楚君歸剛剛那一槍實在太快,恐怕還沒看清就已經被捅個對穿,這要怎么打?道館哪個菜系的功夫都不管用啊!

    楚君歸沉吟,選了吧匕首。

    匕首到了他手里,忽如有了靈性,在各個不同的指間出現,甚至還跳了個特別有節奏感的舞。

    然后楚君歸全身不動,匕首自己就蹦蹦跳跳地就爬到了頭頂,在那里東張西望。

    弟子聲音有些干澀,“要不,您再換換?”

    楚君歸抽了把劍……

    “要不,您再換換?”

    楚君歸拿起了刀……

    “要不,您再換換?”

    ……

    楚君歸從善如流,鋒銳武器格斗的組件優化進度一路飆升,轉眼間就過了40%。

    女人臉色有些蒼白,弟子的嗓子也已經干了,圍觀的人個個伸長了脖子,生怕錯過任何一個細節。

    楚君歸掂了掂手中一對八棱紫金錘,這次沒試,又放了回去。

    “要不,您再……呃?您怎么不試了?”弟子說順了嘴,差點一口氣沒換過來。

    “這個不順手。”楚君歸終于發現為什么不順手了,八棱紫金錘可不是鋒銳武器。

    弟子抹了把冷汗,道:“您看中什么沒有?”

    楚君歸搖了搖頭,說:“我還是用自己的武器吧。”

    “您帶武器了?”弟子有些奇怪。楚君歸一身正裝,衣衫單薄,不像是藏了武器的樣子。

    楚君歸點頭:“內甲自帶的。”

    他隨手在褲子上一抹,就拉出一把薄如蟬翼的短刀。這把刀刀鋒薄得幾近透明,居然完全是軟的。

    楚君歸在刀柄上一按,刀鋒瞬間閃過一抹光芒,變得筆直。

    “這把刀不錯的,力場固化刀身,單分子刃鋒,非常好用。”楚君歸熱情介紹,然后拿起一柄八棱紫金錘,右手分子刀起起落落,瞬間切下十幾片薄得幾近透明、能夠在空中徐徐飄落的錘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