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310章 天下武功,唯……

天阿降臨
     “武字真意,在于止戈。我已見識過閣下的兵刃之技,于古兵器一道上的造詣確實令人欽佩。然而古兵器畢竟年代久遠,并不適于當世。格斗精義,歸根結底,還是要落在徒手肉身格斗上。”

    老者侃侃而談,語重心長,似乎極有道理。可是楚君歸看看手中的單分子刀,并不覺得這東西怎么過時了。只要能量供應充足,這把刀似乎不需要任何保養,更別說磨了。

    然而不等他多說,老人就走到他面前,拱手道:“請!”

    米有余赤手空拳,楚君歸也不好意思再用武器,只得將刀收了回去。

    不過米有余并未動手,只是打量著楚君歸的衣服。

    楚君歸明白過來,伸手拂了拂衣服,從上面拿出兩根鉛筆大小的金屬桿,扔到一邊,說:“現在沒有能源,這套就是普通的衣服。”

    “你說是就是?得讓我們檢查!”旁邊立刻有弟子鼓噪。

    楚君歸眼中寒光一閃,這些家伙要是真不識趣,那也就別怪他下重手了。試驗體是過來抓人的,可不是真來踢館的。

    米有余這時咳嗽了一聲,嚴厲地瞪了那弟子一眼,道:“不要緊,老朽相信先生。”

    楚君歸也就不好發作,說:“相信就好,請!”

    老者緩步而來,徐道:“天下武道,惟快不破。我看先生已經深得其中三昧,實是可欽可佩。”

    場中忽然響起一陣噼噼啪啪的輕微雷音,起自米有余身上,可是他似乎全無動作,只是雙手模糊了一下。

    圍觀者中忽然有人喝彩:“好快的手!”

    原來老者拂了拂道服前襟,只是動作太快,所以才像是根本沒有動過。

    露了這一手,米有余向楚君歸望去,卻見對方正一臉茫然地看著自己。米有余暗自搖頭,稍稍放了點心。

    米有余緩緩抬手,擺了個起手勢,道:“老朽就不客氣了。”

    “您真不用客氣,有什么盡管使。”

    楚君歸一句話頓時讓米有余的臉再黑一分。

    米有余哼了一聲,向前輕踏一步,這一步似起非起之際,空中雷音再起,他雙手瞬間消失,又再度出現,似乎從未動過。然而就在剎那之間,米有余已然在楚君歸胸前連點三下。

    楚君歸愕然,低頭看看自己胸口,再看看老者,滿臉認真地問:“您老身體不適?”

    米有余一怔,“我硬朗得很,不勞牽掛。”

    楚君歸若有所思,“那您今天一定還沒吃飯!”

    米有余又是一怔,“已經用過飯。”

    楚君歸疑惑:“又沒生病,也不是沒吃飽飯,怎么就這么點力氣?”

    米有余氣得險些暈過去。他哪是沒有力氣,剛剛只是點到為止,希望楚君歸知難而退。若是全力出手,怕是早就把楚君歸打得筋斷骨裂了。

    米有余怒極,當下不再客套,朗聲道:“原來先生是高人不露相!那老夫也不好藏拙了!”

    他踏步向前,竟合身向楚君歸撞去!

    楚君歸下意識地抬手橫擋,哪知米有余撞到中道,忽然出手,一拳擊在楚君歸腹部!

    這一拳快得無以倫比,楚君歸剛要收腹卸力之際,米有余竟拳速再增,砰砰砰在楚君歸腹上連轟三記!

    這一下楚君歸也很意外,身不由已地向后退了一步。

    米有余精神大振,向楚君歸右側一沖,落步時已出現在楚君歸左側,剎那間在楚君歸腰背上連擊三拳兩腳。

    當楚君歸轉過來時,米有余早就繞到他身后,出拳如風,瞬息之間不知轟出多少拳!

    楚君歸回身,雙手護住腰肋,然而非要害部位上響起連成一片的悶響,不知被打出了多少下。

    米有余幾乎化為虛無,繞著楚君歸高速奔行,攻勢如長江大河,濤濤滾滾;又如狂風驟雨,無止無盡。

    一時之間,楚君歸有如風暴中心的一座孤峰,上有風雨肆虐,下頂怒潮狂濤,說不出的凄慘。

    斗到酣處,米有余更是一聲長嘯,有龍吟鳳鳴,聲震九天!

    他沉肩墜肘,合身而上,撞在楚君歸背后!

    砰的一聲,整個道館似乎都晃了一晃。

    米有余徐徐退后,揮手拂了拂衣上的塵土褶皺。

    片刻死寂之后,周圍才猛地爆發出山崩海嘯般的喝彩!

    米有余動作之快,就算在高速攝影中也要慢慢回放,才能看得清楚。更難得的是在慢放鏡頭中才能看出米有余的厲害,如此快法,可是每一步、每一擊都交待得清清楚楚,毫不含糊。更可看出敵欲動他先動,后發而先至,這等料敵機先的眼光,沒有幾十年苦功,那是休想。

    徒手格斗到了這個境界,似已到了盡頭。

    彩聲過后,所有人都望向楚君歸。

    楚君歸此刻呆呆站著,若有所思。

    不過這才符合期望,真正高手都是傷人于無形之間,被傷者猶未自知。楚君歸現在越是像沒事人一樣,才越說明米有余的厲害。

    所有人屏息靜氣,等著楚君歸倒下。然而這一口氣都快憋出內傷了,楚君歸仍是好好站著。

    人們漸漸看出不對,難道這家伙根本就沒受致命傷?

    楚君歸抬頭,道:“怎么不打了?”

    米有余一口老血差點沒噴出來,他盯著楚君歸左看右看,道:“有血別壓著,吐出來就好了。”

    楚君歸一怔,然后才明白過來,道:“您老這力量,離讓我吐血還差得遠了點。嗯,這么說吧……”

    楚君歸拉長了語調,暗地里急調戰術欺騙。他現在感覺沒有文本照著念,連說話都沒有深度。

    米有余凝息靜聽。

    戰術欺騙啟動,瞬間分析了當前情況,然后給出文本。

    楚君歸眼神變得深邃,單手負在身后,睨了米有余一眼,微笑道:“您老的手有點抖?”

    米有余臉色微變,斥道:“哪有的事?”

    “沒有就好,不然我還真以為您沒吃飽飯。”楚君歸頓了一頓,道:“合一道館的武道已經看過了,那么,現在是不是該輪到我了?”

    話語剛落,米有余臉色大變,連躲都來不及,只能本能地雙手一橫,護住頭胸。

    轟的一聲,米有余如炮彈般射了出去,連穿數道墻壁,深深地落在鄰居的鄰居的鄰居院里。

    楚君歸徐徐收拳,道:“武道真意,當然是越重越好。”

    他一時大意,又忘了照文本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