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316章 壞了風水

天阿降臨
     一頓河圖洛書草草吃完,楚君歸結賬,楊昱和米在途買單。

    楚君歸對此心安理得,畢竟這兩人要比自己有錢得多。實際上放眼整個盛唐,比楚君歸還窮的人也沒有幾個,畢竟不是誰都有本事欠下幾十億債務,且每年還以幾個億的速度增長。

    上了飛車之后,楊昱一臉興奮地問:“現在是要行動了嗎?”

    楚君歸一怔,沒想到這小子還挺敏銳,他正要去找委托人的麻煩。不過這次行動會有些許的危險性,畢竟委托人周圍隱藏著十幾個保鏢。女人還有些身手,不至于太拖后腿,但是楊昱就是純粹的拖油瓶了。

    “你下車,自己回家去吧。”楚君歸道。

    楊昱大驚,趕緊哀求:“老大,不要!就讓我參加一次行動吧!”

    “不行。”試驗體不是會被哀求打動的人。

    不過少年也是有些聰明的,說:“老大,我看您的裝備似乎配不太上您的身份。正好我們家有家公司專門生產特戰設備。我了解了您的行動風格,就可以為您訂一套專門的裝備了。”

    試驗體依然不為所動,“等你把裝備拿來再說吧。”

    楊昱再求了幾次也是無用,只得頹然下車,道:“老大,以后我要怎么找你?”

    “李心怡在哪,我就在哪。”

    把少年趕下車后,楚君歸就駕車而去,轉眼間消失。

    少年原地站了片刻,悵然若失。

    就在這時,一輛警車剎停在他身旁。車窗搖下,一名胖乎乎的警察探出頭來看著他,試探著問:“楊昱?”

    “是我,怎么了?”楊昱沒好氣地道,他現在心情正不好。

    哪知警察居然一聲尖叫,直接從警車上跳下,如餓虎撲食一般撲了過來。

    少年嚇了一跳,還沒弄明白發生了什么事,已被胖大警察一把死死抱住。這下少年大驚,一邊拼命掙扎,一邊小聲呼救。

    少年總是熱血的,不管遇到什么樣的災難,多少總覺得呼救是恥辱。所以盡管楊昱叫了,卻不是十分大聲,只驚動了少許幾個行人。這些人全都站住,帶著震驚和驚喜看著這邊,卻沒有一個有上來幫助的意思。

    “你們光看著是幾個意思?!我X#$%!”少年極為憤怒,甚至都忘了身處險境。

    不過他的掙扎也給胖大警察帶來不少麻煩,轉眼間他就氣喘吁吁,卻離搞定還差得遠,當下急得大吼一聲:“都看著干什么,還不過來幫忙!”

    警車車門打開,呼啦一下涌出5名警察。大家一擁而上,瞬間制服楊昱,將他橫著塞進警車,然后所有人上車。警車隨即警笛大作,如飛而去。

    警車的尾燈還在閃爍,就有認出楊昱的路人激動地發了條消息:親眼證實楊家少年作惡犯事,被當街逮捕,手段粗暴!

    消息一出,頓時激起不小的反響,那人喜滋滋地看著飛速成長的粉絲數,正幻想著什么時候能收到廣告商的郵件,卻不知一架帶著警燈的無人機已經停在他的頭頂。

    警車上,楊昱勉強把腦袋從胳膊大腿中擠出來,憤怒咆哮:“你們憑什么抓我!我告訴你們,這次要是你們拿不出鋼鐵憑證能證明我犯了法,我絕對跟你們幾個沒完!我絕不是可以隨便讓人欺負的!”

    駕車的胖大警察回頭笑道:“六少爺,您想多了,我們不是抓您,是保護您。您不知道,現在整個西海市的警察局都是雞飛狗跳,全都是為了找您。楊家許下重諾,只要找到您,就有重賞!而且思意小姐有特別說明,要求見到您之后必須第一時間送回楊家,必須情況下可以動用強制措施。”

    “我姐?她會做這種事?我……”楊昱話說到一半就沒了聲音。因為他清楚,楊思意絕對會干出這種事。

    警車一路飛馳,胖警察笑道:“少爺,對不住了,您稍稍忍忍,再過幾分鐘就到了。沒想到我胖元也有走運的一天,哈哈!”

    警車暢行無阻,一路到了楊宅,將少年卸下。

    交接之后,胖警察回到車上,這時一名同僚疑惑道:“那條街上有不下六輛車在巡邏,我們也來來回回走了四遍,你說,怎么一直就沒發現他就站在那里呢?”

    胖警察也疑惑:“是啊!”

    不過他旋即把這事扔到了腦后,“管他呢!反正人找到了,回局里領獎金去!”

    楊府,書房

    楊昱看著窗外,一動不動,面前的咖啡早就冷了。

    這時房門打開,楊思意走了進來。看到少年的樣子,她搖了搖頭,徑自坐到少年對面,伸手將少年的臉扳向自己,問:“你已經坐了一個小時了!告訴我,究竟發生了什么?你要是不說的話,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楊昱嘆了口氣,說:“你不懂。”

    楊思意哼了一聲,說:“我不懂的事還真不多!你說吧,我聽著!”

    “不說!”

    “不說是吧?很好,為了找你,我一共花了50萬,這筆錢我會記在你賬上的,我看你拿什么還!賣車吧。”

    楊昱吃了一驚,道:“不要!”

    楊思意冷笑,“還收拾不了你了。說!”

    楊昱長嘆一聲,說:“那種痛苦,你真的懂嗎?”

    “你才多大,有個鬼的痛苦!快說,我很忙!”

    見楊思意已經眼露兇光,少年無奈,只能說:“我見到偶像了。”

    這次倒是楊思意小吃一驚,“你不是說沒人能當你偶像嗎?好吧,先不管這個,你見到他了,他是誰,然后呢?”

    少年并不想說偶像的身份,只是幽幽一嘆,說:“然后他就把我趕下了車。”

    楊思意啊了一聲,說:“這么慘?他是誰?等等,你剛才說什么,他?”

    楊思意長身而起,一把拎住少年的領子,咬牙道:“他是誰?!我去撕了他!快說!不說我就撕了你!”

    這一次少年倒是異常鎮定,看著楊思意的眼睛,平靜地說:“姐,你眼光真好。”

    楊思意被弄得云里霧里,不明白自己眼光好跟這件事有什么關系。

    此刻在飛車上,楚君歸趁著還有點空閑,問:“你真正的師父是誰?”

    米在途一頭霧水:“我就一個師父。”

    “不可能!他根本不像你說的那樣,比你厲害一倍。”不過問完之后,楚君歸就明白了,大概率是米在途和米有余交手時縛手縛腳放不開,所以施展不出真正的水平。

    他隨即又問另一個問題:“你和你父親好像關系不怎么好?”

    “是的,因為我沒用他給的名字,而是自己起了一個。”

    “米在途?”

    “嗯,父親說這名字壞了米家的風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