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318章 你來晚了

天阿降臨
     楚君歸手中餐刀落下,有些吃力地劃開皮肉,再鋸了兩下,才得以深入厚厚的脂肪層,切出個大約1.5厘米的開口,然后他就把筷子插了進去。這雙筷子雖然是尖頭的,但畢竟比不得醫用鑷子,楚君歸還是攪了好幾下,才夾出一粒小東西。

    “你們是什么人,為什么要這樣對我?”委托人的臉色慘白,鈍刀割肉的滋味可不好受。

    楚君歸頭也不抬地道:“我們?醫學愛好者。”

    委托人明知道他是胡說,可也沒辦法,強忍劇痛道:“你們想要什么,錢,權,還是男人女人,或者頂級玩偶?只要告訴我,我都可以想辦法。”

    “我們需要練習的材料,現在就要。”楚君歸餐刀又移往下一個地方,一路向下,到了他的腹部。

    委托人終于慌了,驚叫:“不,不不,那里不行!”

    楚君歸刀已經落了下去:“這里當然行。這么小的一個地方,居然埋了4個微型設備,不把它們取出來,你依然會被遠程操控自爆。這是為了你好,忍著點,不會太久的。”

    委托人一聲哀嚎,叫道:“那些不是定位的,而是……而是我自用的!”

    “自用?”楚君歸有些疑惑,“你要這些干什么用?”

    委托人臉色一紅,“自然,自然是有用。為了身體健康,不行么?”

    楚君歸哂笑:“你來個深度基因改造可不比這個好?”

    “我只是個打工的,哪里付得起深度基因改造的費用?”

    “為誰打工?”

    “不知道。”

    楚君歸哦了一聲,對女人道:“按牢,這次我得切慢點。”

    委托人拼命掙扎,一邊哀求:“我真不知道為誰工作,而且我也沒有固定的老板,我就是一個中間人,誰出錢就為誰工作。”

    “那是誰讓你殺李心怡的?”楚君歸突然問。

    “殺李心怡?怎么可能?這是盛唐,誰敢殺她?”委托人以最快速度說完,又向米在途看了一眼,補充道:“那個任務就只是想要嚇一嚇她而已。”

    楚君歸冷笑:“殺手都出手了,你居然還敢撒謊,是以為我不敢拿你怎么樣嗎?我已經很累了,手不太穩。”

    試驗體手一抖,委托人立刻飆出一道鮮血。

    委托人發出殺豬般的慘叫,楚君歸淡道:“用不著叫成這樣,醫療費用沒有多少。”

    委托人哀嚎道:“我真沒撒謊!求求你了。”

    “你本來都離開了,又回西海市干什么?”

    委托人臉色一變,無奈說:“和李心怡相關的任務已經算完了,我回來是接了新的委托。”他看看楚君歸的臉色,繼續說:“這個任務是要安排兩個人進入徐家在西海市的工廠,把炸彈安放在指定位置,然后定時引爆。”

    楚君歸查了查他所指的徐家工廠,倒是有些奇了,“你是說那家工廠?那里是最高級別的安保,連我都未必進得去,你能找人進去,還是兩個?”

    委托人此刻已經變得非常老實,畢竟肚子還在流血,一秒都耽誤不得,便以最快速度說:“我偷偷查過,其實雇主就是徐家。他們會通知安保的空窗期,那樣我的人就能偷偷溜進去,完成任務。”

    女人奇了,“那座工廠不是徐家的命根子嗎?他們自己炸自己?”

    楚君歸若有所思,“嗯,不錯的主意。針對的是西海市行政官吧。”

    見女人不懂,委托人再看看楚君歸的臉色,說:“應該就是這樣。這次爆炸會讓整個工廠癱瘓一到兩個月,現在前方戰事吃緊,軍品供應受到影響,上面絕對會派人追責。這樣的話,那位王大人多半是做不下去了。”

    女人想了一會,才漸漸明白。

    楚君歸問在:“人找好了嗎?”

    “找好了。”

    “到了嗎?”

    “三天后到。”

    “任務時間窗口呢?”

    “應該在5天后。”

    “你為什么要殺李心怡?”

    “我沒有!”

    楚君歸笑了笑,說:“算你過關。不過后續的微型芯片還是要取出來。它們的完整體系已經被破壞,不取出來的話剩余的都會爆炸。你不會想身上多幾個洞的,是吧?”

    委托人虛弱地說:“能不能先止下血?”

    “沒問題。”

    楚君歸剛舉起刀,忽然間神情一動,轉頭望向門口。

    砰的一聲,房門被直接踹開,大群全副武裝的士兵涌入,無數槍口和瞄準激光對準了室內的三人。

    一名高大健壯的指揮官大步走進,掃了一眼室內的情況,就對著對講機說:“一切都在掌控之中。”

    片刻之后,又有幾人走進房間,中間赫然是李心怡。她一看到楚君歸,頓時臉色古怪:“老師?!你,你居然有這種愛好?”

    楚君歸愕然,看看手里的工具,再看看躺在桌上的委托人,一時之間不知該如何解釋。

    這時委托人開口了,“各位,我還在流血,能不能先止個血?”

    片刻之后,紀府,李心怡和楚君歸相對而坐。

    “也就是說,線索已經斷了?”李心怡問。

    楚君歸點頭,“接下來就要查是誰給他發的任務,但是這個人很可能不在海夢星,甚至都不在這個星系。”

    李心怡皺眉,“只能從委托人本身著手了。”

    “目前這是最好的辦法,但是,他現在已經在警察手里了。要是還在我手里,應該能再問出點什么。”

    李心怡緊緊盯著楚君歸,看得出來,她對委托人不感興趣,反而對楚君歸更有興趣。“能不能告訴我,你是怎么找到他的?”

    “不能。”楚君歸拒絕得十分直接。

    李心怡雖然十分好奇,但是并沒有任性追問。她托著下巴,看著楚君歸,說:“確實是有人要殺我,是嗎?”

    楚君歸略一沉吟,說:“綜合目前所有情況,可以說有85%以上的概率是這樣的。”

    “那你會保護我嗎?”

    楚君歸想也不想就道:“當然!想要殺你的話,首先得從我的尸體上邁過去。”

    李心怡目光閃動,說:“這么好?”

    “這是工作。”楚君歸實話實說。

    李心怡忽然笑了,說:“好吧,就當它是工作,你這根木頭。那現在我們做什么?”

    楚君歸有些奇怪,“你們家不是已經安排了安全顧問過來嗎?他們是專家。”

    李心怡哼了一聲,道:“誰要聽他們的?他們能出的主意無非就是找個絕對安全又沒人能找到得的地方躲起來。如果完全聽他們的,他們肯定要把我冷凍了埋到地下幾千米的地方去。”

    楚君歸點頭,“這主意不錯,確實安全。”

    “你!”李心怡惡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說:“真不知道什么樣的人才能不被你氣死。”

    這種小女生的氣話被楚君歸天然忽略,他微微皺眉,似在思索。

    李心怡好奇地問:“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他們為什么要殺你。”

    李心怡道:“我也奇怪。你想出什么了沒有?”

    楚君歸搖頭,“至少目前找不出合理的解釋。論身份,你不是大家族的家主,只是繼承人,還是之一,并且分母還不小。論才華,你才剛剛畢業,還沒有足以聞名到讓人覬覦的研究成果,更沒有敏感領域的研究紀錄;論其它,你又不是全星系級別的大明星,還沒好看到會被瘋狂粉絲追殺的程度。你說他們何苦殺你呢?完全沒有性價比。”

    李心怡的臉已經完全黑了,她抓起坐墊,當頭向楚君歸砸下。

    楚君歸伸手穩穩托住坐墊,任李心怡如何使力,也不能讓坐墊落下分毫。他淡淡地道:“毆打老師,可是要加錢的。”

    “什么?合同里有這一條嗎?”

    “沒有。”

    “沒有我怕什么!”李心怡又掄起了坐墊。

    楚君歸再伸手托住,說:“正因為沒有,所以挨打出氣并不在我的職責范圍內。如果需要的話,可以簽個補充協議把它加上。”

    李心怡停手,“你會答應?”

    “當然,前提是加薪30%。”

    “還算合理……”李心怡話一出口,才反應過來楚君歸的絕對薪水有多高。加薪30%,那就是至少300萬,還是一個月。

    她吐了一口濁氣,說:“還是算了。”

    “好。”楚君歸絲毫沒有賺不到錢的不快。

    李心怡問:“如果我答應了,你真的會挨打不還手嗎?”

    “當然。”

    李心怡忽然心中有些失望,轉為冷淡,說:“那好吧,我先去工作了。”

    她起身向實驗室走去,身后楚君歸忽然說:“我只是說不還手,可沒說不會躲。”

    李心怡臉上立刻有了笑,她回頭狠狠瞪了楚君歸一眼,道:“你要是想躲,誰還打得到你?”

    “正好練習近戰格斗。”

    李心怡翻了個白眼,“沒興趣。”然后蹦蹦跳跳地去了實驗室。

    楚君歸生起一絲好奇,有些想知道這小丫頭都在研究什么。不過這是屬于少年的好奇,泛起一點漣漪之后就消失了。

    他想了想,起身離開主樓,前往位于角落的工作區。

    紀府占地極廣,包含各種區域,有序分布在府內。位于邊緣角落的工作區是個獨立區域,里面又分隔成好幾塊。有辦公樓、封閉式工廠、實驗樓以及綜合倉庫。

    現在楚君歸知道,綜合倉庫的重點不在倉庫,而是在綜合。那個委托人被抓后,并沒有送到警察局,而是直接運到了綜合倉庫里。

    楚君歸來到倉庫大門處,當即被兩名安保人員攔住:“這里不能進。”

    “我是李心怡的老師,剛剛送進來的那個人就是我抓的。”

    “稍等,我請示下上級。”

    片刻之后,一個中年男人匆匆走來,上下打量著楚君歸,問:“你有什么事?”

    “你們或許拿那個人沒有辦法,不過我說不定可以讓他開口。”

    中年男子想了想,說:“我下午見過你,看起來確實有些特殊手段。不過事關重大,我還得向上面請示。”

    楚君歸也不著急,安靜等待。

    片刻之后,中年男人從屋內走出,說:“跟我來。”

    楚君歸跟著他進了大門,向倉庫走去。中年男子說:“我聽說了一些關于你的事,確實出人意料。雖然我不知道你是誰,也不能打聽。不過不管你是什么人,在這里都有些規矩要遵守。首先,一會你看到、聽到的一切都不能說出去。”

    “沒問題。”

    “其次,就是不能把人弄死了,弄殘也不行。”

    楚君歸點頭,“可以。”

    “那就沒問題了。說實在的,那家伙確實是個少見的硬骨頭,我們的專家已經在他身上耗費了整整一個小時,仍然一無所獲。”

    “如果你們晚點進來,說不定我已經問出想要知道的東西了。”

    中年男子有些不以為然,道:“你的手法確實很新穎,但是我們的人都是專家。

    “專家有時未見得有用。”

    中年男子的臉色有些難看,不過楚君歸并不在意,繼續說:“要知道,我們的對手也都是專家。他們知道專家們會怎么想,也更擅長欺騙專家。對了,那個人身上還有幾個微芯片沒有拆,你們應該第一時間都給取出來了吧?”

    中年男子臉色立刻變了,“幾個?我們只找到了2個。”

    楚君歸皺眉,“要糟!快點帶我過去!”

    中年男子意識到事情不對,立刻加快腳步,幾乎是奔跑著沖進倉庫大門,沿著里面的扶梯而上,奔向二層的一處封閉區域。

    區域的門緊閉,居然設了多達六重安全設施。中年男子連續檢查了指紋、虹膜、面容,再吹了口氣,并且讓楚君歸也重復了同樣步驟,安全門才算打開。

    中年男子直奔走廊盡頭,進屋之后,看到委托人正被銬在床上,這才松了口氣。

    委托人轉頭,看到了楚君歸,露出了一個意味難明的笑容,略有無奈地說:“你來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