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326章 補償

天阿降臨
     兩個人被抬到懸浮梯上,沿著一路挖下來的豎井上升,重新返回地面。

    此刻偌大的紀府已成一片廢墟,就只有寥寥幾棟建筑還完好無損。科研園區更是被整個夷為平地,此刻地面還是一片焦黑,濃煙升騰,散發著驚人的熱量。看來敵人炸平了建筑不算,還放了一把大火。

    大批戰士正在廢墟中不斷搜索,尋找幸存者以及回收重要的設備和物資。行星守衛部隊看來反應還算快,已經控制了局面。

    出了地面后,李心怡就被放入半透明的醫療艙,然后送上飛機,運往其它地方救治。而楚君歸則被留下,和其它傷員們放在一起。好在救治人員記得楚君歸的身份有點特殊,于是把他放在長長一排傷員把頭的位置,算是優待。

    傷員們都躺在床上,每人扣上一個呼吸面具,有的醒了,有的還在昏迷。

    一名醫生過來,看了看楚君歸的醫療報告,微微皺眉,說:“這個是重傷員,需要在醫療艙內康復。”

    “可是現在沒有多余的運力。”旁邊一人道。

    醫生看了看楚君歸,感覺他活力十足,完全不像重傷在身的樣子。不過他的職業素養還是壓倒了眼睛看到的表象,說:“那就把他放入第一批急救名單里。”

    隨后醫生就不管楚君歸,到了他的鄰床,檢視報告。鄰床上的病人頭發凌亂,滿臉血污,身上傷口還在冒血,看起來比楚君歸要嚴重得多。然而醫生卻說:“生命癥狀穩定,列入第三批。”

    就這樣,醫生一個一個查看傷員,區分救治的緊急程度。片刻之后幾名醫療人員走過來,看到楚君歸病床上的紅色床燈,就將楚君歸連人帶床都給抬上了飛車。這一批運走的共有三人,其余兩人都是昏迷不醒,只有楚君歸目光炯炯,東張西望。

    到了醫院時,楚君歸就被推進了醫療艙。艙內隨即噴灑麻醉氣體,楚君歸也感覺眼皮漸重,沉沉睡了過去。

    不知過了多久,楚君歸逐漸恢復了意識,慢慢睜開眼睛。入眼是雪白的天花板,四邊一圈的燈帶正散發著柔和的光芒,明亮但不刺眼。

    “他醒了。”一名醫生說。

    “好,你們都出去吧。”一個男人出現,徑自坐到了床邊。

    等醫生和護士都出了病房,這個男人身體微微前傾,好奇地看著楚君歸。

    楚君歸也在看著他,靜靜地等著下文。反正他救了李心怡,這總不可能是壞事。對方不說話,那他也就裝作麻醉效力還沒有全消。

    楚君歸檢查了一下自己的身體。全身上下多了幾十個小創口,都是在斷骨處,為楚君歸接續了斷骨,并且注入加速生長的營養劑。許多斷骨還被加裝了固定裝置,這些骨釘都是生體材料,不需要取出,慢慢會被身體吸收。

    各處斷骨恢復程度已經達到三成,據此判斷,楚君歸應該已經昏睡了三到四天。

    這時男人微微一笑,說:“不用裝了,我知道你已經清醒了。”

    這次終于輪到楚君歸吃驚了,“你能看出來?”

    男人嗤之以鼻,“這么淺顯的偽裝技巧就不要拿出來現了。能夠保持心跳血流不變,是有點難度,但是你的腦電波異常活躍,明顯已經醒了。”

    楚君歸再吃一驚,“這你也看得出來?”

    男人指了指醫療艙邊的屏幕,說:“這上面不是很清楚嗎?”

    楚君歸轉頭一看,屏幕上果然在監測著自己的各項生理指標,這倒是自己大意了。然而就算如此,這個男人的觀察力也敏銳得可怕。

    男人看不出年紀,一頭黑發在燈光下泛著柔和光芒。他面容異常英俊,劍眉星目,卻帶著一絲柔美,偏向于中性風格。然而他眼神清亮如劍,言笑間透著凜凜寒意,卻讓人絲毫與娘娘腔無法聯系在一起。

    “我先介紹一下自己吧。我叫李悠然,你可以叫我然爺。心怡是我的女兒。”

    “原來是老板。”楚君歸瞬間擺正自己的位置,一臉的恭敬。

    李悠然一臉鄙視,“你這點演技上個三流劇都嫌差,行了,收起來吧,在我這用不著這樣。看在你救了心怡的份上,以后就不用整這些虛的了,另外你身上那些秘密我也就當沒看見,也不會去查。”

    “多謝。”楚君歸認真道謝。

    “我應該謝你才是,這次如果不是你,心怡恐怕兇多吉少,說不定連大腦都保不住。而且我聽說了你們在地下的經歷,也去看了挖出來的地方。說實在的,帶著這樣一身傷能做這么多事,就算換了是我也未必能辦到。也許你有取巧的地方,但是在關鍵時刻能用自己的身體保護心怡,這就足夠了。”

    說到這里,李悠然停了一下,似是在思索和權衡什么。他隨即有了決斷,說:“對我來說,心怡就是最重要的人,我們天域李家一向有功必賞,你現在有什么心愿可以說說了,我做不到的事還不算太多。”

    楚君歸很想說替自己把債給還了,不過他還沒瘋,也不覺得李悠然是個適合開玩笑的對象。再說,以試驗體的判斷,李心怡似乎還賣不出50億。

    不過楚君歸對額外獎勵并沒有期待,在他看來這只是工作本身的內容,也是他應盡的責任,于是站牌這:“不需要獎勵。”

    男人眼底光芒一閃而逝,微笑道:“讓你說你就說,我李悠然說出的話還沒有不算數的。最好不要搞這種欲擒故縱之類的手段,你要是不想要,我就真的不給了。”

    楚君歸依舊說:“保護她本來就是工作職責的一部分,如果說補償,薪水已經是補償了,無需額外獎勵。”

    男人略感驚訝,但隨即恢復平靜神色,說:“那就這樣,心怡會返回帝都,你的工作也到此為止。雖然時間還不到一個月,但是我依然會按三個月的全額付給你薪水。你看如何?”

    楚君歸一怔,“工作到此為止?那些人如果知道她還活著,不會就此罷休的吧?”

    李悠然眼中寒光一閃,道:“敢襲擊我的女兒,他們也是活的不耐煩了。這種事頂多只會發生一次,然后他們就不會再有存在的可能了。我還是會給你準備一份小小的禮物,但具體內容我還得再想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