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337章 太節約了

天阿降臨
     兩次獸潮給基地帶來了大量有機質原材料,這是生物質素火藥和生存級復合材料的主要來源。它們一樣意味著火力,另一樣則意味著防御。

    火力和防御都有了,楚君歸就想到了移動能力。不過眼下這不是特別必須的能力,大部分情況下在基地周圍隨便挖挖地,礦物就有了。槍騎兵時期因為有寒武紀,所以對周圍的幾十公里、地下數百米范圍內的地質結構相當清楚,也探出了幾條小礦脈。周圍主要是銅錫鎳鈷等礦物。

    楚君歸翻出槍騎兵留下的資料,查閱之后,就看中了距離基地不到300米的一條銅礦礦脈。礦脈不大,勝在離地表只有不到百米。

    在楚君歸重返4號行星的第8天,新的精煉爐建成,基地的金屬處理能力達到500噸,這相當于過去一半的產量。同時生存級復合材料也達到了過去一半的產量,基地整體有機質處理方面,可以在兩天時間內處理完一個C級獸潮的全部材料。

    唯一有點麻煩的是雙葉樹木材。槍騎兵時期,末日陰影要塞為了方便防御,直接炸平了方圓一公里內的全部森林,以至于現在伐木要跑到一公里之外。這點距離在平時不算什么,可是在獸潮隨時可能出現時就要命了,人類怎么都跑不過來勢洶洶的異獸。

    想要降低風險,就要縮短伐木時間,以及增加防御火力。

    楚君歸重新給芯片分發了研究任務,同時也將設計新式伐木車的任務分給了基地里的工程師和機械以及電氣學家們。

    基地的科學家們第一次感覺自己有了用武之地,再也不用天天守精煉爐,都是精神一振。他們即刻召集會議,然后一小時內就拿出了設計方案。要說沒有主腦的幫助能夠這么快就給出一個成熟方案,實屬不易。各位科學家都是靠著個人終端與個人芯片那點可憐的算力支撐著龐大的模型運算需求,能夠這么快給出結果都是對模型反復優化的結果。

    這份設計方案已經到了藍圖階段,也就是可以直接拿去生產了。

    而楚君歸的芯片只用了10分鐘就給出了藍圖,然后楚君歸等了科學家們50分鐘。

    科學家和工程師給出的方案是配套的兩輛工程車,一輛是全地型、大載重的運輸車,擁有全封閉式車廂,駕駛艙可容納4人,并且具備氣密門。駕車的同時,還可以為戰甲充電補氧。貨艙同樣是氣密封閉,可以低溫保存,也可以對腐蝕性氣體進行分離,從而保證材料的完好。運輛車配備三對驅動和全轉向輪胎,在野外復雜地型可以以40公里的速度行駛。

    與運輸車相匹配的是采集車。這輛車具有半自動切割工具,可以開車砍伐樹木,然后在后廂的加工艙內加工成一塊塊標準體積原料,再由運輸車運走。

    兩輛車設計得都相當完善,各項性能指標均衡且出色,甚至工業設計都無可挑剔。這兩輛充滿后現代極簡金屬幻想風格的工程車,貼上什么牌子都有人信。

    在會議室里,首席工程師介紹完兩輛車輛的藍圖,忍不住一臉的驕傲。能在這么簡陋的條件下,在這么短的時間內完成這么出色的設計,除了他本身的設計天才之外,團隊協調和項目管理也體現出的是大師級水準。

    然后楚君歸拿出了自己的設計,確切點說,是芯片的設計,藝術組件在外型設計上亦有貢獻。

    這套設計由三種功能車組成,外型上在極簡風格中融合了重金屬朋克,放眼望去,可以用一板,一塊和一個刺猬來概括。

    板是運載車,把極簡主義發揮到了極致,簡單點說就是個五對輪托個平板,然后在上面扣個駕駛室。按照說明,這輛板車負責運輸砍伐下來的木材。或許覺得用料實在太省,楚君歸還能給它加個反重力引擎,結果整車實際運載能力超過150噸,還能以40公里時速全地型越野。單從這一性能來看,已經有點追近母星時代某工業狂魔的改裝載重神車。

    塊則是個大方箱,上面扣個駕駛室。

    楚君歸的駕駛室就真的是駕駛用的室,沒有氣密,沒有空調,頂棚看來就是為了擋風擋雨。要是4號行星天氣再好一點,說不定試驗體連頂棚都給去了。

    下面的大方塊實際是客貨兩用艙,內分雙層,可以乘坐百人,空余位置可以塞個人的裝具。芯片還專門設計了一種伐木電鋸,由兩人操控,切樹效率不比采伐機慢多少,而且因為人多,單車整體砍樹效率甚至遠在專門設計的采伐車之上。

    最后就是刺猬了,或者形象點說,裝了輪子的半個海膽。這是武裝護衛車,共分三層、布置了整整十座武器站,同樣大部分是手工操控。這輛護衛車的唯一作用就是抵御小規模獸群突然襲擊,掩護運人的工程車撤退。

    能追上來的也就是異獸,而異獸沒個百八十頭是奈何不了這輛多炮塔神教在4號行星的落地版的。

    芯片的設計雖然多了一種功能車,但每種設計都極為簡潔,極其實用,沒有的功能去得干干凈凈,用料自是極省,效率卻是大幅提高。主要是把砍樹的主力由工程車變成了人。兩人一組抬個電鋸,一次性可以撒出去上百組,怎么都比專門的工程車快得多。

    更重要的是,這些人都不要錢。

    由于用料節約、功能單一,因此這三種車生產起來都非常容易,就是武裝護衛車麻煩點,兩天才能造一輛,但造一輛就夠了。其余的房車板車兩小時就能造一輛出來。而科學家們的設計,卻是三天才能造一輛。

    兩種方案對比,結果不言而喻。

    勒芒還是改不了心直口快的老毛病,看了芯片的設計方案后只覺得一口氣堵在胸口,怎么都提不上來。憋了半天,他才擠出一句:“您這也太那個……節約了。”

    勒芒到底還是懂了點變通,沒把那個字說出來,而是換成了節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