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342章 遭遇戰

天阿降臨
     會議室里的人都曾經是聯邦軍團的中高級軍官,不說身經百戰,至少也是經驗豐富。這都35世紀了,多炮塔神教這種20世紀的遠古歪理邪說早就被埋入了歷史的故紙堆,連討論獵奇的意義都不應該存在。

    但偏偏有人就撿起了這套歪理邪說,比如說,他們面前坐著的這個家伙。

    更要命的是,他還打贏了。

    在場許多人都參加過末日陰影要塞規模最大的一次突襲,也是在那一場戰斗中變成了俘虜。那場戰斗失利于突然出現的獸潮,然而所有人在第一次看到插滿炮塔、宛如刺猬般的基地時,心里就只有震驚。

    要塞恐怖的火力則是揮之不去的記憶。在戰車或是機甲里的人幾乎唯一剩下的記憶就是不斷遭到轟擊,仿佛全世界的火力全都集中到了自己身上。他們沒有在一開場就被打崩潰,精銳只是一小部分因素,核心還是因為沒有退路。

    召開這次會議的目的當然不是為了贊揚楚君歸的神勇,試驗體根本不需要名聲這種東西。他就是想聽聽這些出自聯邦的軍官們的看法,要如何對付聯邦的地面進攻。

    以羅蘭德和威爾遜為代表的軍官團對于聯邦軍隊的編制和裝備自是無比熟悉,短時間內作戰體制和機制也不會有太大變化,于是眾人各抒己見,提出無數思路。

    楚君歸將所有方案匯總后整理分析,發現聯邦行星地表進攻部隊主要兵器就是各式戰車機甲,再加上導彈和無人機,以及地面戰士。直到目前為止,人工智能在許多方面仍是比不上人腦,在戰場上人仍是主力。

    而將軍們提出的應對方案大同小異,最大的爭議點無非就是憑要塞固守,做好防御體制,還是機動作戰,和聯邦軍團拼指揮藝術和部隊素質。

    要塞固守的最大問題其實就在于反導。雖然聯邦部隊能用的導彈其實寥寥無幾,畢竟在4號行星上先進的肯定沒法用,太落后的也不行,不上不下的還要改造,但是哪怕只有一兩枚落地,也能造成巨大破壞。

    機動作戰比拼的是情報、裝備和部隊素質,再往深想就是火力、防御與機動,而這些最終取決于物資和能源。

    楚君歸又想深了一層,聯邦到目前為止物資來源還是依靠外空補給,而楚君歸因為一開始就沒有絲毫補給,因此被逼無奈、自建了一套生產體系,物資和能源全部取自本星。

    到了這里,楚君歸就心中有數。他最大的優勢就在于發現了勒芒晶體,這意味著無窮無盡的能源。有了能源,就有物資,特別是普通金屬,以及煉制中的副產品非金屬顆粒。

    楚君歸估算了一下時間窗口,就下令再建兩臺晶粒動力爐,以及5臺功率高達10萬KW的精煉爐。現在礦石產量已經喂不飽精煉爐了,于是楚君歸極為奢侈地將5臺新增精煉爐中的3臺用來煉土。

    物資供應的增加大部分轉化為戰車。

    這一次試驗體依舊把反人類的設計天性發揮到了極致,新戰車一輛接一輛從組裝臺上開下來,然后停放在基地內的空地上。短短幾天時間,試驗體就造出了一支由十輛戰車組成的機動分隊。

    感覺規模足夠,楚君歸就率先登上戰車。旁邊羅蘭德等人互望一眼,彼此打氣:“也沒多久,忍忍就好了。”

    眾人陸續登車,機動分隊駛出要塞,向著聯邦基地的方向駛去。

    楚君歸只是大致判斷出聯邦基地所在區域,到時還需要實地搜索。不過這次運氣似乎不錯,才駛離要塞150公里時,迎頭就遇上了聯幫的無人偵察機。

    這種偵察機非常原始落后,行為模式也十分刻板。發現了楚君歸的機動分隊后立刻回返。

    楚君歸本有十足把握能把它打下來,不過想想之后就按下沖動,率領機動分隊跟在偵察機后面,快速前進。

    在4號行星對電子設備極端不友好的環境下,這種無人機壽命極短,基本就是一次性的,而且偵察范圍也沒有多遠。因此楚君歸判斷,放出無人機的多半是聯邦的一支機動部隊。

    很快兩支部隊就遭遇了。

    這是一場典型的遭遇戰,在楚君歸面前是超過30輛的主戰戰車和4臺大型機甲,側翼還有4臺高速機甲護衛。

    而在聯邦指揮官眼中,他看到的卻是一支奇怪的部隊。一個個碩大的金屬方塊上并排放出兩根炮管,口徑粗得驚人。這些方塊雖然體型龐大,卻有著不相稱的機動能力,速度也快得驚人。

    就連接受過最嚴格訓練的指揮官也辨認不出這些金屬方塊究竟是何方神圣。不過他轉眼間就反應過來,在這個星球上敵人就兩個,一是獸潮,一是那一小撮盛唐妖孽。

    在兵力對比有著絕對優勢的情況下,指揮官做出任何一個合格軍人都會做出的決斷:進攻!

    聯邦機動部隊左右各分出一支小分隊,包抄楚君歸兩翼。中路則有20輛戰車外加4臺重型機甲,正面迎擊楚君歸。

    相隔數千米,楚君歸就已開火,雙聯裝的炮管輪流噴吐烈火,240mm的炮彈呼嘯而出,以帶有明顯弧度的彈道準確地砸中了兩輛聯邦戰車。

    看到兩團燃燒的火球,聯邦指揮官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么遠?”

    4號行星可不是其它行星,聯邦戰車上幾乎沒什么電子設備,已經快要退回純靠人腦和光學瞄準的時代。這種情況下能在幾千米外開火,彈道還弧成那個德性,居然還能連續命中,這得是多逆天的運氣?

    指揮官震驚之余,立刻下令:“加速!沖上去!”

    聯邦戰車立刻提速,全速沖刺,拉近距離,同時釋放大量煙霧以作掩護,然后又射出多枚微型導彈。

    楚君歸的戰車部隊立刻淹滅在一片火海里,等到火光散去,指揮官立刻瞪大了眼睛。那些沖出火海的鋼鐵方塊都變了形狀,每個變形還都不一樣。

    它們身上的裝甲都被炸掉了不少,可是依然能夠沖鋒,也能還擊。

    指揮官的通訊頻道中響起伴隨著嚴重雜音的驚呼:“它們的裝甲怎么厚成這樣?”

    “這算什么,實心鋼塊嗎?”

    聯邦軍意料之外,卻在楚君歸意料之中。他沖過火網、用力拉桿,巨炮炮彈上膛,又鎖定了兩個目標。

    然后楚君歸一腳踏下,就聽到一聲轟鳴,只有一聲。楚君歸回頭一看,就見主炮零件紛紛洋洋地在眼前掉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