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359章 接任

天阿降臨
     楚君歸意識中,末日陰影全息圖上大半都是紅色,但是三分之一左右的區域處于徹底損毀狀態。星火依然在運轉,它把各處的數據源源不斷地匯集到楚君歸這里。

    表面看起來,末日陰影依然在燃燒,濃煙雖然不如最開始那么洶涌,但也氣勢驚人。其實倉庫里已經沒什么好燒的了,楚君歸就讓人把新生產的生物質素火藥拿了一部分,混合樹枝草葉在倉庫里繼續燒。幾十個火盆產生的濃煙看起來就像整個要塞被點著一樣。

    末日陰影真實的傷害遠沒有看起來那樣可怕,主要原因就是重點區域又加裝了兩層防御裝甲。這兩層復合裝甲一裝,一些本來會被完全摧毀的區域就得以保留,畢竟范圍殺傷的導彈在對點攻擊上遠沒有穿甲彈來得狠。至于殺傷彈的高能粒子,更是難以穿透生存級的復合材料。

    在襲擊到來時,威爾遜臨危不亂的指揮也起到很大作用,更是第一時間布置救災,把損失控制到了最小。

    星火已經統計出數據,整個要塞損毀程度是43%,產能為原本的55%。想要完全修復按照目前產能需要一周時間。

    損失也統計出來了,直接損失超過了3000萬。之所以這么低,主要原因還是沒有成本。末日陰影是搶來的,威爾遜、羅蘭德這些人是俘虜過來的,目前楚君歸還沒有給他們發工資的打算,就是發了也沒地方用。

    不過就算把人力成本計算進去,所有損失也不過5000萬。

    相比之下,幾場戰斗下來甘勃光是戰車就損失了130多輛,這就是六七個億了。機甲少說也是30臺,又是四五億沒了。而楚君歸摧毀的綜合輔助車輛也價值不菲,少說也值兩三個億。

    最后,就是這波導彈襲擊。別看戰果顯著,可是從經濟角度看就不是那么回事,這些導彈本來都是泛星際的型號,泛用性越是好,就越是貴。所以這些導彈本身都是近千萬一發,比末日陰影要塞要貴太多了。

    就連楚君歸也佩服對手的豪氣,拿著古董花瓶砸街頭小混混腦袋的事,不是誰都能干得出來的。

    幾場戰斗下來,由重質合金搭配復合材料制成的復合裝甲板,效果出奇的好。重質合金里混有微量本星的雜質,各項性能指標都在水準之上,這也就罷了。主要是生存級復合材料,不光在抵御各類射線和粒子穿透方面極為強悍,就連抗沖擊和吸收能量也是出乎意料的優秀。

    根據楚君歸自己的觀察,有部分能量在沖入復合材料后就此消失。這或許跟生存級復合材料使用了許多原生有機質作為原料有關,這些有機質中不可避免地含有一點勒芒晶粒。

    至于火,生存級材料最不怕的就是高溫。穿越風暴云層時,它經常需要面對瞬間幾十萬度、甚至是更高的溫度。

    所以在甘勃計算中足以摧毀末日陰影兩次的導彈當量,最終只炸掉了半個要塞。

    看著戰報,楚君歸心里默默地嘆了口氣,著實有些羨慕對手的財大氣粗。這些錢要是在他手里……至少能還一半的債了。

    2762236518.96,這一串長長的數字懸浮在會議大廳的穹頂之下,亮得刺眼。大廳的環形桌后,坐著一圈元帥,座位旁的元帥權杖熠熠生輝。

    “這就是摧毀一個小小的前進基地所花的軍費?再加上前期行動的費用,已經超過了50億。這筆錢已經快夠一支分艦隊出動一次了!如果動用了分艦隊,我想在座各位沒有誰會只想摧毀一個行星表面的小小要塞吧?”

    眾元帥若有所思,有幾人微微點頭。

    對面的一名老帥咳嗽一聲,說:“那似乎不是普通的要塞。據我所知,末日陰影最早是槍騎兵軍團修建的,守軍最多時超過一萬人。而且輸送守軍和物資的運輸船幾乎都是單程船票。花費如此代價建立起來的要塞,難打點也很正常。”

    另一名元帥頓時臉色有些難看,重重地哼了一聲。

    老帥笑了笑,不再繼續這個話題,而是道:“這一仗打得并不好看,但畢竟還是贏了。現在既然甘勃提出要提前輪換崗位,那么我們應該多一個議題,由誰來接任他的位置。”

    有人就說:“換防可不是件簡單的事。”

    老帥緩道:“換防確實很困難,莫德雷德是要撤回來的,不過其他的人員設施,就留在那里好了。”

    幾名元帥若有所思。這等如是把圓桌武士的行星地表部隊交給了后來者,這部分人員裝備都是精挑細選,無疑是個重注。

    片刻之后,就有人說:“甘勃的戰功原本是有些不夠的,但是考慮到N7703星系的特殊性,戰功權重似可調高一檔。我同意晉上將銜,但是把高地星域的軍團司令由實授改為代理,視一年后的功績情況再考慮是否轉為實授。”

    諸帥紛紛認可,此條就此通過。

    接下來的議程,就是由誰來接任甘勃離開后留下的空缺。會議大廳內的氣氛忽然有了奇妙的變化,轉眼間就推出了十幾名備選。各帥互不相讓,堅持已見,眼看著會議就進入到無限辯論的死循環中。

    N7703星系4號行星,數艘運輸船穿過風暴云層,懸停在圓桌武士的基地上方。居中是一艘纖巧的灰藍色星艦,線條優雅流暢,極具現代感設計。表面的電火散去后,居然沒有什么損傷,只殘余下幾塊焦黑。

    星艦內,一個高挑冰冷的女人放下了手中的光屏,向舷窗外望去。虛擬舷窗不光顯示艦外的景象,還標注出了各種星球數據。她微微皺眉,說:“老頭子們千辛萬苦爭取下來的就是這么個見鬼的地方?這是人住的地方嗎?”

    她對面坐著個儒雅男子,聞言微笑道:“這里本來就不是給人住的。雖然這里的風景……嗯,有點不怎么樣,但是任何一個有生命的星球都有著非凡的價值。”

    “我知道,不需要你來說教。”

    男人也不生氣,只是聳聳肩。

    星艦徐徐落在基地中央,圓桌武士的基地指揮官早就等候著。當女人走出星艦時,他就迎了上去,致以問候。

    女人直接打斷了他長篇大論的客套:“不用說那么多,你只需要知道一點,從現在起,這里再也沒有什么圓桌武士,有的只是我艾格尼斯的部下!聽懂了嗎?”

    指揮官臉色數變,最后低頭說:“明白了,大人。”

    女人把他扔在一邊,徑自向基地指揮中心走去,一邊對身邊的儒雅男子說:“這里,就是我要建功立業的地方嗎?”

    “是的。”

    “我最多能忍受一個月。”

    “完成功績目標,就可以回去了。當然,這些人都可以帶走。”

    “那就快點干活吧,我一刻也不想多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