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360章 建功立業

天阿降臨
     “建功立業?”楚君歸一臉詫異地看著威爾遜,指指頭頂的風暴云層,“這里是能建功立業的地方?能活下來就不錯了吧?”

    威爾遜說:“連您都覺得吃力,其他人想要活下來自然更不容易。實際上當初槍騎兵能夠立足,是付出慘痛代價的。最早下來的幾批老兵,幾乎都死光了。”

    “既然如此,那個什么甘勃還跑這里來干什么?”

    “越是危險的地方,功績自然就越大。”威爾遜進一步解釋,“聯邦軍制,晉升評定權重遵循1234原則,四個部分分別是天賦、潛力、資源和功績,功績占比最大,有40%的權重。功績本身,越是危險系數就越高。同樣是消滅一艘星艦,最危險區域的系數可以是安全區域的3倍。”

    “這么詳細?”

    “是的,每個將軍都會有屬于自己的評價分數,達到了標準才有可能會晉升。”

    楚君歸點頭,“確實,聯邦太大了,一套客觀的評價體系非常有必要。不過其它的都能理解,資源究竟是指什么?”

    威爾遜笑了笑,說:“資源是泛指,從來沒有明確固定的標準。從過往案例來看,這一項大致就是指親族師友等背景,以及手上已經掌握的部隊、資源等等。”

    楚君歸倒沒想到,聯邦居然如此直白,干脆就把背景這種東西給量化到了標準里面。相比之下盛唐就含蓄多了,類似因素都歸到只可意會不可言傳里面。

    聯邦的將軍晉升評定標準也只有像威爾遜這種本身出身不俗,又已經是將軍的人才會清楚,如羅蘭德此前只是上校,就是一無所知。

    聽完解釋后,楚君歸忽然覺得有點古怪,道:“這么說的話,甘勃準備從我頭上拿軍功?”

    “呃……他本意,或許不是這樣。”威爾遜也有種說不出的感覺。他曾經是將軍,眼界自然和普通人不一樣。跟了楚君歸這么長時間,威爾遜比誰都清楚試驗體有多可怕。

    收割軍功收割到楚君歸頭上,已經不是不開眼可以形容的了。

    楚君歸拍拍旁邊的墻,說:“用那么多的導彈砸這么一個地方,也能算軍功?”

    威爾遜道:“打仗又不需要算成本,只要砸到點東西就是軍功了。至少一線指揮不用想那么多。”

    “那也不能太離譜吧?用10億的導彈來砸這些破銅爛鐵,還沒完全砸壞,怎么都說不過去吧?”

    “如何解讀戰績,是一門藝術。”威爾遜老神在在。

    試驗體很難理解這種所謂的藝術,但又清楚它真實存在,就跟屢戰屢敗和屢敗屢戰,在試驗體眼中沒有分別,可是聽的人感受卻大不相同。

    看到楚君歸的表情,威爾遜笑了笑,說:“其實盛唐的軍功評定機制也有類似之處,以后您肯定會有用到的地方,到時候我倒是可以替您參謀參謀。”

    “你一個聯邦的將軍,要來指導我怎么拿盛唐的軍功?”楚君歸一臉古怪。

    “這很正常。最了解盛唐軍制的不是盛唐的軍人,而是我們這些敵人。盛唐有些人是誰都不想在戰場上碰到的,更不想看到他們升遷,掌握更多的部隊。所以我們會想方設法地讓他們少拿功績,有時寧可把功勞送給他們的對手。”

    楚君歸點頭,表示理解。一想到自己那個少尉的軍銜,楚君歸就問:“少尉要怎么樣才能多拿軍功?”

    “少尉?活著才是第一要務吧?”一句話說完,威爾遜才想起楚君歸還有個少尉的身份,趕緊住口。

    楚君歸把這個話題放到一邊,看著威爾遜發過來的名單,說:“威廉、約瑟夫,凱爾,現在又多了個甘勃。這份年輕一代名將榜上還真有不少熟人啊!海瑟薇怎么沒在上面?”

    “小公主剛剛出道,結果就出師不利。”說到這里,威爾遜看了楚君歸一眼,繼續說:“這件事對公眾能瞞,在聯邦高層那里可瞞不住。短時間內,在榜單上恐怕是看不到她了。”

    “打輸了會扣分?”楚君歸問,目光停在甘勃的名字上,頗為幽深。

    “一般不會扣戰功,除非是戰敗。但是在資源一項上會有減分,畢竟很多人之所以能夠上榜,主要原因還是家族支援了半私人性質的親衛部隊。”

    “我要是想刷……不,爭取軍功的話,這份榜單上的人給的軍功會不會多一些?”

    威爾遜點頭,“據我所知,對能夠上榜的人,盛唐給的權重系數確實會高一些。道理都是一樣,盛唐也不希望這些年輕人發展起來。”

    在楚君歸眼中,那一個個名字忽然之間就都勾上了金邊,看著就賞心悅目。

    他撫著下巴,若有所思:“看來不能光閉著眼睛戰斗了,得留存證據才行。”

    “很有必要。”威爾遜點頭,“不過聯邦那邊也會有正式的戰損數據,這種數據一般都無法保密,統計出來之后很快盛唐就會到手。當然,反過來也是一樣。有互相印證比較的數據,軍功就坐實了。最后還有一道解讀,無非是調整些權重而已,改變不了基數。”

    楚君歸松了口氣,笑著說:“我還以為以前那些仗都白打了,既然盛唐能拿到聯邦的戰損,那我就放心了。”

    楚君歸又看了一遍年輕名將榜,數了數上面的名字,才把榜單收起來,調出末日陰影的全息圖,說:“關于要塞的修復,我覺得有些地方可以先放放,優先造批戰車出來。我已經休息得夠久了,得趕緊打幾仗放松放松。”

    威爾遜看看還在處處冒煙的要塞,無奈地說:“您已經休息了整整17個小時,確實是太久了。”

    楚君歸有些詫異,“才17個小時嗎?我怎么覺得已經有半個月了呢?”

    威爾遜無語,“大人,這里的天都還沒黑呢。”

    4號行星的自轉比母星要慢得多,但也就是幾個母星日而已。

    楚君歸若有所思,此刻終于切身體會到了情緒對自身判斷的影響,也明白了什么叫一日不見,如隔三秋。

    知曉了甘勃的排名以及可能的權重系數后,楚君歸第一次有些渴望看到聯邦那些轟鳴的戰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