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364章 軟的柿子

天阿降臨
     楚君歸的星艦不斷加大功率,可是沒有再繼續下降,反而在不斷提升高度,遠離4號行星。

    楚君歸離開了駕駛座,檢查了一下戰甲和隨身武器,說:“準備登艦。”

    “等等,我……”李若白一句話沒說完,懷里就被塞了一把武器。抱著這把幾乎和自己等高,槍口快能塞進去一個拳頭的單兵武器,李若白先是呆滯,然后哭笑不得:“你這星艦窄成這樣,這東西怎么用?再說,這是星艦,外面就是太空,這家伙能在星艦里用?”

    “當然。”楚君歸倒提步槍,做了個揮擊的姿勢,格外瀟灑。

    李若白呆了一呆,然后學著楚君歸的樣子握住槍管,比了比姿勢,說:“好吧,我的格斗技術也不算差。不過,你造這把槍,就是為了艦上格斗的?”

    “要開打了。”楚君歸的意思很明顯。

    李若白卻不打算安靜,咬牙切齒地說:“如果這次能活著離開,我絕對跟天域李家沒完!這幫不仗義的家伙,居然會臨陣脫逃,把我們扔給星盜!”

    這時星艦又是一陣劇烈震動,高度再次提升。星盜飛船就在楚君歸飛船上方,射出四根長長絞鏈,前端吸盤牢牢抓著楚君歸的飛船艦體。這本來是星盜劫持民船或是拖運大宗貨物的辦法,用來對付楚君歸的小飛船再恰當不過。

    絞鏈越收越短,星盜飛船上又伸出可伸縮通道,扣在了楚君歸飛船的艙門上。接下來就該是強行拆卸艙門了。什么樣的艙門也頂不住離子切割。

    這個時候,那艘天域李家的星艦卻在加速遠去,絲毫也不管楚君歸的死活,順帶著也沒管李若白的死活。

    切割的聲音越來越響,艙內的溫度也在逐漸升空。李若白提著步槍,雙手都有點顫抖。

    艙門周圍的熾熱高溫線終于連成一圈,砰的一聲,艙門被更高的氣壓推得落入艦內。一個窈窕身影踏著艙門出現,動作一氣呵成,十分瀟灑。

    李若白大喝一聲,輪起步槍,直接照著她的后腦砸下!

    嗡的一聲,少女身周亮起一圈耀眼的力場,直接把李若白連人帶槍彈了出去,狠狠撞在艙壁上。

    少女頭也不回,反手槍口已經對準了李若白的腦袋。她一聲冷笑,道:“在外太空,還不是老娘的天下?就你這等小小毛賊……啊啊啊?!李若白?怎么是你?!”

    李若白聽到這個聲音,也是一呆,試探著問:“你是……心怡?!你,你怎么在這?”

    “我來找蕭山。我得到確切情報,他就在這艘船上……”李心怡左右張望,可是飛船里空間格外狹小,一眼就望到了底。除了楚君歸和李若白,哪有第三個人?

    “你讓讓。”李心怡不假思索,右手槍口在楚君歸胸口一點,想要把他撥到一邊。

    槍口對正要害,又進入10厘米的絕對危險距離,當即觸發了楚君歸的本能反應。他一抬手,槍就到了自己手里。

    李心怡全身一震,又驚又喜,叫道:“蕭……”

    她忽然僵住。

    楚君歸的面甲轉為透明,露出了面容。

    李心怡的嘴張了張,終于擠出兩個字:“姐夫……”

    不知何時,她的手槍緩緩自李若白面前飄過,而她依然保持著瞄準的手勢,渾然不知槍已離手。

    李若白收了手槍,看看楚君歸,再看了看李心怡。

    片刻之后,小飛船脫離了星盜飛船,沖入風暴云層。飛船內,楚君歸專心駕船,李心怡和李若白并排站在他身后,各自固定在艙壁上,誰也不說話。

    一陣劇烈顛簸后,飛船終于沖出風暴云層,轉入平穩飛行狀態。

    李若白長長地呼了口氣,說:“有點悶啊,是不是船艙氣壓太高了?”

    李心怡冷冷地說:“現在氣壓比外空時下降了100百帕。再說,你穿著戰甲,船艙氣壓高低跟你有什么關系?”

    李若白被懟得一口氣差點沒提上來,道:“心怡,你這是怎么了?我得罪過你嗎?”

    李心怡回頭,嫣然一笑,柔聲說:“當然沒有。但是,現在我想得罪你。”

    “憑什么?”李若白只覺禍從天降。

    “先看看你剛剛的表現。”李心怡直接打開了飛船內的監控回放。

    李若白頓覺不妙,驚呼一聲:“你,你要干什么?”

    好在屏幕上一片雪花,什么都沒有。在行星地表,哪怕是生物芯片有時也有運轉不靈的時候。

    然而這根本難不倒李心怡,她看看個人終端上顯示的行星常數,就拿出幾個薄片布置在艙內各處,簡簡單單地就布置了一個屏蔽干擾的裝置,監控屏幕上重新出現了畫面。

    屏幕上,李若白正連聲高叫:“逃逃逃!快逃!這里怎么會有星盜?該死的,君歸,你這艘船是烏龜嗎,怎么這么慢?!”

    又見他憤怒咒罵,天域李家沒一個好東西,居然會臨陣脫逃,把他和楚君歸甩給星盜。

    李心怡將“天域李家就沒一個好東西”這段話給截了下來,收入自己的個人終端里。

    李若白大驚,“你這是要干什么?”

    “把這段話記下,免得將來忘了。反正天域李家沒一個好東西,我自然也不例外。”李心怡冷冷地道。

    李若白賠笑:“我怎么知道是你來了?當時不是太著急了嗎,不小心說錯話了。”

    李心怡哪里管他,當著他的面把這段數據層層加密,鎖到了個人終端的最底層。

    李若白一聲長嘆,只能由她去了。

    李心怡卻還不打算放過李若白,問:“你現在怎么這么怕死了?”

    “我剛剛死里逃生了一回,現在又找到了君歸,正有燦爛人生在前面等著,哪里舍得去死?怕死不是很正常嗎?”

    李心怡向楚君歸看了一眼。楚君歸專心駕駛,既不回頭,也不說話。

    李若白嘆了口氣,說:“那個,蕭山就是君歸,這件事也不能怪我啊?拿我出什么氣啊,正主不是就坐在那嗎,你找他去啊!”

    “我打不過他,但可以收拾你。”李心怡的小臉黑得跟什么似的。

    “這又不是打得過打不過的事,你只要動手,他還能……還能……”李若白仔細一想,以楚君歸這家伙的性格,說不定還真會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