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372章 告狀

天阿降臨
     對于李若白的鄭重其事,楚君歸是有些不解的。他更喜歡一步一步解決眼前的問題,至于未來,活下去才有未來。

    李若白對于楚君歸的頑固和遲鈍也頗為無奈,只好耐著性子明說:“你是代理人,也就意味著可以建立半獨立的勢力。在聯邦眼中,這樣的勢力算是中立,至少理論上是。他們跟著你,日后還有重回聯邦、接回家人的可能。對那些還沒有成家的年輕人來說,這也是可以為之奮斗的事業和前途。”

    “他們可以追隨的對象有很多。”

    “是有很多,但現在他們沒得選擇,只有你。”壞笑之后,李若白正色道:“王朝每個代理人都是人杰,想想看,整個王朝才有多少代理人?聯邦的執劍騎士也是一樣。追隨一位代理人,意味著更多的希望和未來。”

    “然后呢?”

    “希望和未來是需要兌現的,他們不是機器,是人。你不能把他們當成機器來使用。”

    這個道理楚君歸當然懂,“我已經給他們提供了不錯的待遇。”

    “不錯的待遇?人均2平方米的住宿嗎?他們每天吃的是什么,喝的又是什么?”

    楚君歸很想說,方舟上的住宿條件就只有人均1平方米,不過看到李若白的樣子,決定還是讓他說完再說。

    “以前是為了生存,那沒有辦法,肯定是生存優先。但是現在我們已經站穩腳跟,晶隼也同樣不是我們的對手。在這個時候,就需要給我們的人提供稍微好點的條件,至少讓他們過上人過的生活。”

    楚君歸點頭,深表同意,然后打開個人終端,找到了小開天:“我們已經站穩腳跟了嗎?”

    “腳跟是哪個部位?地名嗎?等我查一下……哦,懂了,你是想問我們是不是已經可以在這個星球上橫著走了?我可以,你們不行,人類橫著走速度太慢。”

    楚君歸又重復了一遍,這次是以開天聽得懂的話:“我們現在已經可以抵御一切威脅了嗎?”

    “抵御一切威脅?!人類,你膨脹了!別說讓我也感到恐懼的未知危險,光是道哥,他睜開一半的眼睛,就夠把我們全部轟出這顆星球。”

    楚君歸關了頻道,對李若白道:“聽見了嗎?我們現在面臨的還是生存問題。”

    他掂了掂手里的材料板,道:“這些材料板確實不錯,可以拿來做運輸船和移動基地的內壁和室內隔板用。但是現在,我們還是要生產金屬氫。”

    李若白還想再掙扎掙扎,“如果沒有一個起碼的生存環境,不會有人愿意到這里來的!”

    “你和心怡不是都來了嗎?”

    “那是我們,而且我們也給自己造了房子。其他人呢?”

    楚君歸若有所思,“你是說不會有人愿意被我們招募?”

    “當然!”

    楚君歸向忙碌的戰士們一指,“他們來的時候也不是自愿的。在今后相當長的一段時間里,加入我們的人應該都不是自愿的,所以沒關系。”

    “你……”

    “招募太麻煩,抓就好了。”楚君歸作了總結。

    等楚君歸離開,李若白無奈地嘆息一聲,把諸多已經設計好的充滿藝術氣息的家具和飾品設計圖從個人終端中刪除。此時儲氣罐中已經保存了足量的氫氣,李若白啟動金屬氫的生產計劃后,就返回了住處。

    作為飛船駕駛員,李若白一向是飛船上待遇最好的人之一,基地這狹小的居住環境呆得久了,實是讓人心浮氣躁。

    他把自己扔在沙發里,拿了一杯咖啡,一口氣喝光。這個時候光是咖啡沒有什么用,要是有酒就好了。看著空曠的客廳,李若白忽然想起,似乎有一段時間沒有看到少女了。

    他想了想,還是放心不下,于是直奔實驗室而來。

    實驗室中沒日沒夜,完全靠預先設置的時間調節燈光來提醒人們休息的時間。李若白走進實驗室時,少女正坐在實驗臺前,調整著一臺新設備的設計圖。

    她全神貫注的在研究,還是小開天注意到李若白進來了,于是射出一道強光照在李若白臉上,邊照邊問:“次等雄性人類,你到這里來有什么需求?沒事的話你可以退下了,不要打擾女王陛下的研究。”

    李若白張了張口,這個次等雄性的稱呼實在刺耳,特別是和少女的女王陛下相比。他忍不住道:“我叫李若白,記住我的名字!”

    “好的。次等雄性人類李若白,你有什么需求?”

    李若白差點噴出一口老血,明智地決定不和開天這種腦回路有問題的家伙糾纏,對少女道:“心怡,你已經幾天沒睡覺了吧,不打算休息一下嗎?”

    “已經有幾天了?”少女抬頭看了看時間,說:“哦, 47個小時。沒事,我現在還睡不著,把這個設計圖調整好了就去睡。”

    “幾天前你就是這么說的。”

    少女目光又落在了設計圖上,說:“次等雄性人類,你可以走了。”

    “李,心,怡!”李若白感覺自己已經處在要和少女絕交的狀態了。

    少女根本就不理他,繼續著手上的工作。

    李若白冷笑,“以為我真沒辦法收拾你?”

    “要打一架嗎?”

    “打不過兮姐我認了,難道還收拾不了你這個小丫頭!”

    “好!等我13分41秒,就在這里打。”

    “我等著!”

    兩人剛剛約好架,旁邊的小開天忽然幽幽地冒出一句:“人類不是有個古老原則:優秀雄性不應該與雌性戰斗。”

    饒是以李若白的聰明,還是要想一想才明白是什么意思,頓時哭笑不得。

    小開天繼續道:“劣質雄性人類,你……”

    “停!”李若白趕緊解釋,“我們一直都很要好,從小就經常打架的。”

    小開天明白了,“原來你在幼體時期就已經是劣質次等了。難怪古話會說,幼體期的表現預示了成年的表現。”

    李若白痛苦地捂住了臉,道:“心怡!你給這家伙解釋清楚,我們之間究竟是什么關系。”

    少女早已笑得直不起腰,勉強道:“你這個劣質次等雄性,還需要什么解釋嗎?”

    李若白終于按捺不住,怒道:“李,心,怡!這是你逼我的!”

    “哦,你要怎樣啊?這位劣質次等雄性同學?”

    李若白終于祭出殺招。他打開頻道,大聲道:“君歸,心怡已經兩天沒睡覺了!”

    少女的笑容頃刻凍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