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375章 人心太復雜

天阿降臨
     一進入餐廳,艦長就率先迎了過來,微笑道:“我是劉宇田,是這艘高速護衛艦的艦長。很高興認識兩位。”

    李若白伸手與艦長相握,笑容熱情洋溢,說:“李若白,目前只是中級飛船駕駛員。這位蕭山是我的好朋友,人非常好,就是不擅交際,多多見諒。”

    “哪里哪里,來,先入席吧,時間緊迫。”

    入座之后,李若白看著滿桌的菜,不禁嘆了口氣,說:“這才是生活。”

    劉宇田笑道:“我這個人就是比較喜歡吃,所以艦上的廚師都是我私下招募的。倒是便宜他們幾個了。”

    各個軍官都是大笑。

    李若白也道:“我以前的上司要是也能這樣,我也不至于跑到這種窮鄉僻壤了。”

    劉宇田道:“哦?下面很荒涼嗎?”

    “不荒涼,但比荒涼糟糕多了!看到那風暴云層了沒,想想看,能有什么設備能在那種環境下正常運轉的?只有純機械!這簡直就是要回到原始社會了。行星上有生命,但這是個呼吸氯氣的星球,所有生物流的不是血,完全是強酸。我們想要找點吃的,都得自己重新合成有機質。營養膏的味道,各位想必都還記得吧?”

    許多軍官都是臉色一變,連聲道:“忘不了,忘不了!”

    盛唐從軍,無論什么職位都得進行新兵營訓練三月。在新兵訓練期間,大多時間的主食就是營養膏。營養膏這種東西,可以用任何有機質合成且具超高熱量,味道一言難盡,簡直刻骨銘心。

    一聽李若白在下面行星只能啃營養膏,眾人都想起了傷心往事,頓時變得熱情了不少,劉宇田更是頻頻勸菜。李若白也不再矜持,放開大吃。

    楚君歸在旁邊不緊不慢,看上去斯文,但實際上一直不停,也沒比李若白少吃了。在意識中,幾個組件正在討論楚君歸的問題:“吃得好真的很重要嗎?”

    “當然!好車配好油,什么人總吃營養膏都會瘋的。”政治組件一馬當先。

    “現在還有用油的車?”藝術組件質疑。

    “這是比喻!不要那么較真!”政治很不滿。

    “你這比喻不恰當。”

    “你不也是經常搞復古嗎?”

    楚君歸直接把兩個組件都關了。

    這時吃喝過了一輪,劉宇田道:“要不我讓廚師多做幾個菜,給你們帶回去怎么樣?”

    李若白滿足地嘆了口氣,說:“不用了,載荷非常寶貴。”

    “也對。”劉宇田點了點頭,說:“這次補給的主貨是一臺寒武紀級別的軍用主腦。說實在的,這么古老的主腦還真不好找,最后是在一艘已經服役超過200年的運輸艦上拆下來的。剩下的半噸稀有金屬就好辦多了,倉庫里有的是。現在是戰時,單晶金屬氫的價格有所上浮,目前定價是7000萬一噸。你們帶過來兩噸,抵扣貨款后還能剩下大約2000萬。這筆錢怎么處理,是記到賬上還是折成其它物資?”

    “先記到賬上吧。另外最近艦隊有什么需求?”李若白問。

    劉宇田想了想,說:“局勢目前還算穩定,不過雙方試探動作都在加大,這個月以來大大小小的沖突已經有十幾次了。”

    李若白一怔,問:“沖突還在加劇?這是要真打的節奏?”

    劉宇田苦笑,“我也在擔心。咱們盛唐和聯邦過去幾十年中大小沖突不斷,但從來沒有發生過全面戰爭。每次沖突打到一定程度,就會自行收手。可是這一次不太一樣,已經打出真火了。”

    旁邊一名軍官附和道:“確實,從來沒見過這么密集的沖突了。不過這些也不是我們這些小人物能夠左右的,事到臨頭時打就是了,難道還怕了聯邦那些家伙?對了,聽說4號行星上也有不少聯邦部隊,打得怎么樣?”

    楚君歸猶豫了一下,沒有回答,而是望向李若白。

    李若白則是道:“行星這么大,哪有那么容易遇上?實際上我們的活動范圍超不過200公里,就遇到過一次聯邦的小部隊,順手干掉了。”

    雙方又聊了一會,才散了席。

    李若白刻意結交下,到離開時已經和劉宇田以下許多軍官稱兄道弟了。

    約定了下一次的交接時間地點后,兩人就返回運輸船,重回行星地表。

    “看到了嗎,就一頓飯的功夫,大家關系已經不錯了。”

    楚君歸道:“我沒看出有什么意義。”

    “怎么沒意義?”李若白反問。

    楚君歸想了想,說:“你說的關系,我覺得還是要看我們本身有的資源吧?如果自己沒有資源,關系再多有什么用?如果我們手上沒有單晶金屬氫,你跟他們關系再好他們也不會來的吧?”

    李若白有些意外,道:“你想得明白啊!確實,對普通人來說光是吃飯喝酒根本沒什么用。”

    “那為什么還要在這上面花費時間?”

    李若白白了楚君歸一眼,“你是普通人嗎?”

    “是。”

    李若白頓時被堵得不輕,無奈道:“算了,和你這家伙說不清楚。你別忘了,我們是在和天域艦隊交易,而執行交易的就是一個個人,就是我們剛剛見的那些人。他們本身位置不高,也沒什么資源,但是他們可以讓這筆交易做不成。”

    “這也可以?”楚君歸皺眉。

    “怎么不可以?辦法多了!再說,就算他們阻止不了交易,也可以把時間拖長,你受得了嗎?”

    楚君歸道:“膽子這么大?”

    “不需要膽子,一點點不經意的小失誤就夠了。比如說,機械故障,或是導航突然偏差,晚上幾天再來。你能拿他們怎么樣?不允許飛船壞嗎?”

    政治組件不同意,“他們這是消極殆工,還要不要前途了?”

    楚君歸覺得有理,就原樣復述。

    李若白哼了一聲,“他們本來就沒有前途,還會在乎這個?”

    楚君歸思索,然而以試驗體驚人的高速思維也理不清,試驗體第一次覺得人心實在是太復雜,還是打仗簡單。他決定一落地就去找聯邦基地的麻煩,再抓一批俘虜回來。

    運輸船穿破風暴云層,轉入穩定飛行,貼著地面向著末日陰影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