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379章 你的名字

天阿降臨
     很快,楚君歸就發現讓艾格尼絲就這樣跟著很不方便。至少,楚君歸不能進實驗室,也在猶豫著是不是能進生產區。

    末日陰影的布局整體上仍然十分凌亂,屬于輪到哪就建哪的階段,基本沒什么規劃。因此生產區內除了制造機,還有數臺動力爐。制造機、精煉爐這些設備也就罷了,聯邦一樣有對應的設備,但是晶粒動力爐卻是機密中的機密。唯有永不枯竭的能源,才有無限擴張的可能。現在末日陰影的產能已經突破1000,單日戰車產能突破50輛,就是建筑在新增的十臺動力爐基礎之上。

    想來想去,唯一適合的地方就是李心怡和李若白的住處,這也是整個末日陰影僅有的能正常住人的地方。

    片刻之后,四人相對而坐,艾格尼絲摘下頭盔,甩了甩半長的金發,說:“總算舒服些了,真沒想到,這么大的基地,里面居然沒幾個能夠住人的地方。”

    李心怡一張小臉滿是黑氣,沒好氣地道:“住得怎么樣并不重要,仗打贏了才是真的。再說,無論在哪,俘虜都不應該有什么好待遇。”

    艾格尼絲一雙清亮的大眼睛看著李心怡,目不轉睛。不知怎么的,少女忽然被看得有些心慌。

    艾格尼絲忽然笑了,說:“真沒想到,居然能夠在這里看到最著名的年輕天才之一的李心怡小姐。如此說來,我輸的也不冤。在調任這個星系之前,蕭還跟我提到過你,他現在全部心事都放在婚禮上,連學院的十年慶典都來不及參加了。”

    李心怡臉色就有些改變,“你在說什么?”

    “我是說,蕭知不知道他的未婚妻在這里玩行星開拓的游戲呢?”

    李若白大吃一驚,望向李心怡。

    少女臉色轉冷,道:“未婚妻?他是這么說的?”

    “沒錯。”

    “薔薇之環的家族,都是這樣自說自話的嗎?”

    艾格尼絲搖頭,“不不,當然不是。蕭是一個從來不輕易下定論的人,他既然半公開地宣布你是他的未婚妻,那就是有定然的把握。或許,我猜想,你們兩個家族已經達成了某種默契,而你,并沒有反對。”

    少女臉上閃過怒意,冷道:“這和你有什么關系?”

    艾格尼絲說:“當然有關系。我和蕭從小就認識,我們的家族也是長期以來的盟友。雖然我們并不認同他們的政策主張,但是不妨礙在各個領域的合作。像未婚妻這么重要的事,就算他說得有些夸張,但應該不會偏離核心事實。你說呢?”

    李心怡聲音越發冰冷,“你不知道的事情有很多,另外此事與你無關。”

    艾格尼絲微微一笑,李心怡態度越是嚴厲,她就越是心中有數,說:“偏偏這件事我知道得并不少,否則也不會一下就認出了你。嗯,讓我想想,蕭應該并不知道你在這里,或許他還以為你一直停留在某個地方。這件事也不是小事,兩大家族不可能在這上面開玩笑,也就是說,至少已經到了草簽協議的地步。那么,是不是在協議初步達成之后的某個時間,發生了一些意外的事情呢?”

    艾格尼絲的目光在李若白和楚君歸臉上掠過,滿是玩味。

    少女一臉冰霜,可是氣焰卻是悄然間有所下降。李若白則是若有所思,托腮一言不發。只有楚君歸端坐不動,處變不驚,有種恒星爆于前而不動的定力。

    其實他根本什么都沒聽懂。

    政治組件和藝術組件正在努力翻譯,但是譯文南轅北轍,互相矛盾。戰術欺騙看不下去,也加入討論,結果除了添亂并沒有其它作用。三大組件都試圖解讀出艾格尼絲這番話后面的深意,但是很快就陷入彼此爭吵,越來越偏離主題。

    李心怡瞬間流露出些許慌亂,雖然立刻恢復鎮定,但卻被艾格尼絲捕捉到。她并不立刻逼迫李心怡,而是轉向楚君歸,忽然問:“你是誰?”

    少女一下慌了,卻不知該如何阻止。

    楚君歸則在沉吟,該如何介紹自己。雙方畢竟還在交戰,貿然透露身份并不明智,于是道:“抓了你的人。”

    艾格尼絲一怔,隨即一聲冷笑,“要不是我想過來看看,你覺得你能抓得到我?”

    “能。”楚君歸十分真誠。

    “你!”艾格尼絲恨得咬牙,“你以為我真會投降嗎?”

    楚君歸一臉思索的表情,說:“那你會變成尸體的。”

    “你!!”艾格尼絲狠狠咬牙,“你成功把我給氣著了!我還是第一次在戰場上遇到你這樣的人。”

    “你是說我對你不夠好?”楚君歸想了想,好在政治組件及時提醒,讓他意識到自己的疏漏,“你是說我應該安葬你的遺體嗎?沒有必要,在這里的環境下,最多3天時間尸體就會完全分解,不會有殘留,你可以放心。”

    后半段話,一不小心又暴露了試驗體的本質。

    艾格尼絲氣得笑了,向李若白一指:“喂,你這個細皮嫩肉的,給那個野蠻人解釋一下應該怎么對我!”

    李若白本來看得津津有味,沒想到戰火突然就燒到了自己頭上。他臉一沉,就道:“我是李若白。”

    “李若白,那是誰?”艾格尼絲搜索記憶,完全對這個名字沒印象。

    這下可踏著了李若白的逆鱗,他騰地站起,道:“我也是天才,而且是少見的全才!你真沒聽說過我?!”

    艾格尼絲安坐不動,淡道:“你大概家世還說得過去,自己也有點小聰明,在小孩子中成就挺高。不過像你這樣的我見得多了,也懶得一個一個去記。我唯一可以確定的是,在戰場上值得我注意的將軍中并沒有你,在我能看到的戰報中也沒有你。所以……”

    艾格尼絲露出迷人的微笑,以無可挑剔的優雅儀姿,對李若白道:“能再告訴我一遍你的名字嗎?”

    “啊,啊啊?”李若白受的打擊顯然異常沉重,遠遠超出他的承受極限,他騰地站起,正要發作,立刻省覺這其實就是輸了。于是強行坐下,可是一口氣實在咽不下去,悻悻地道:“俘虜神氣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