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383章 最好的安排

天阿降臨
     補充了晶隼的俘虜,末日陰影的人數已經接近五千人,規模已經恢復到高峰期的一半。實力的變化讓楚君歸的視野變得更加寬廣,一不小心就看到了晶隼的基地。只是思前想后,畢竟拿人手短,楚君歸覺得在艾格尼絲離開之前還是暫時不要動這個基地。反正她在這里也呆不長,等到她離開、新人到任時再下手不遲。

    而且楚君歸本能地感覺到,艾格尼絲并不是一個好對付的人。聯邦這些年輕將軍反應都很快,而且每每會出奇不意。約瑟夫和威廉成功救走了海瑟薇,繼任的甘勃從初期的連續失利到后來重創末日陰影,都是越來越難對付。想來艾格尼絲也是如此。

    少女和李若白對此的態度則是完全不同。

    少女很想盡起大軍,一舉把艾格尼絲連同她的部隊一起抄了,然后打包賣給聯邦。

    李若白卻是覺得剛剛收了贖金,也做了生意,雙方處于事實上的停戰狀態,這時候動手,未免不夠道義。依過往慣例,贖回自己的將領應該隔一段時間再回到戰場,就算回了,也要換個戰場才行。

    楚君歸倒是沒想到還有這么多復雜規矩,不過現在就算不打仗,他也有太多的事情要做。第一件事就是把戰車數量提高到500輛,有這個基數,就無懼A級獸潮。現在得益于艾格尼絲攻破獸巢,并且還準備挑破第二個獸巢,使得整個區域的戰獸數量大減,現在末日陰影周圍基本看不到獸潮。

    然后就是建造第二架方舟。方舟已經在此前的戰斗中充分體現了無可替代的作用,幾乎一架就能頂得住一片區域戰場的敵人。

    在防御力量之外,楚君歸把這段難得的空閑時間里幾乎全部的生產力都用來生產動力爐。整個基地的動力爐以一天兩臺的速度增加,數日之后末日陰影的整體能量供應已經超過500萬KW,并且還在加速發展。

    轉眼之間,與天域艦隊第二次交易的時間就到了。

    楚君歸和李若白駕著稍許改裝過的運輸船,穿過風暴云層,來到預定的交接地點。一艘天域的高速護衛艦已經等候著了。這一次楚君歸交付了4噸晶體氫,換回10噸的各種稀有金屬,以及兩臺專門設計的寒武紀主腦。

    寒武紀的設計架構早就落后了好幾百年,使用的材料也隨處可見,設計圖更是古老得已經快要絕跡。就連現在學院里剛剛開始學習主腦設計的年輕人都不會以它作為開端。天域艦隊的基地型補給船要生產起來一點困難都沒有。

    隨著末日陰影生產規模的快速擴大,單臺寒武紀主腦已經難以應付整個生產區域的需求,更無力支撐研究需要,因此楚君歸連訂了兩臺增強型的寒武紀主腦。兩臺新主腦到位后,將會有一臺分配到生產區,一臺支持研究。少女對普羅米修斯架構的改進已經到了尾聲,等到全部完成,新一代的生物主腦將會有接近寒武紀的性能,但是對環境的適應性卻遠遠超過寒武紀。而且系統的擴展能力也要超過寒武紀,也就是說,只要生物芯片足夠多,算力上限就能夠超過寒武紀。

    交易很快完成,天域護衛艦直接就離開了現場,沒有寒喧,也沒有多余的交流,唯一做的就是把最近的戰報都送來了一份。

    返回末日陰影后,李若白就找到了楚君歸,說:“君歸,情況有點不對。”

    “怎么了?”

    “戰報的數量太多了。過去10天發生的大小沖突已經超過20次,雙方都有驅逐艦級別的損失。”李若白顯得憂心忡忡。

    “這意味著什么?”

    “無論是威力偵察還是巡邏搜索,在規模有限的沖突中高速護衛艦都是最好的選擇,雙方都很靈活,能打能撤,損失了也不心痛。解決沖突時的談判也容易處理。但是驅逐艦就不一樣了。最便宜的高速護衛艦一兩億就能拿下,可是驅逐艦至少都是20億起步,這是質的區別了。損失驅逐艦,意味著雙方派出的都是以星艦戰為目標的主力艦隊。這已經踏在全面戰爭和局部戰爭的分界線上了。”

    “已經打成這樣了,難道還不是全面戰爭?”楚君歸有些奇怪。

    “當然不是。”李若白看看左右,確定少女不在,然后才將楚君歸拉到一邊,壓低了聲音快速地說:“我剛剛在交易的時候搜索了一下最近的消息。直到現在,雙方都有一些人在為了停戰而努力,甚至因為意識到戰爭規模有失控的風險,所以更多的人加入到這一行列。其中最重要的努力,就是心怡和蕭的訂婚。”

    李若白一邊說,一邊在個人終端上快速展示相關信息。

    “蕭?哦,我見過的……”楚君歸看著蕭的照片,想起了這個有著獨特魅力的年輕人。

    “你見過?”

    “沒什么。不過一場訂婚怎么就變成最重要的努力了?”

    李若白說:“蕭的家族和天域李家自身勢力龐大,并且具有廣泛的影響力。兩家的結合,肯定會把相當部分的資源指定到心怡與蕭的后代名下,這樣就造就了一個勢力不俗的中立家族。也是兩家結盟的保證。任何推動戰爭的人,都會變成兩大家族的敵人,戰爭時或許沒什么,等到戰爭結束,就會發現他們在盛唐也有同等級數的敵人。”

    楚君歸微微皺眉,“結束戰爭這么大的事,就這么放在兩個年輕人的婚姻上?你不覺得這有些說不過去嗎?問過他們的意愿沒有?”

    李若白有些意外于楚君歸的反應,然后苦笑道:“這很常見啊,就算是我,日后多半會服從家族的安排,假如沒有遇到合適的人的話。再說,自己遇到的未見得比家族安排的更合適,著眼于整個婚姻周期的話,基本家族的安排就是最好的安排。”

    楚君歸搖頭,本能地就有些反感,他也說不清這反感是從哪來的,只是道:“就算我們的選擇不那么好,那也是我們自己的選擇,我們自然會承擔責任。為什么一定要安排呢?”

    李若白也嘆了口氣,說:“你不明白的,有些老家伙就喜歡指指點點,說是不愿意看年輕人走彎路。等以后你遇到了,就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