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392章 入戲太深

天阿降臨
     套房區域中不光有戰甲庫,還有一個小型但功能齊全的醫療室,甚至還有一個緊急逃生空港,里面放著一架能夠飛出軌道的穿梭機。當然,在4號行星上想靠穿梭機穿越風暴云層,那就是找死。

    整套房間面積超過5000平米,就算空港占據了大量面積,生活區也超過2000平。

    李若白看得嘆息,說:“聯邦的少將待遇都是這么好的吧?”

    “不,這是上將的待遇,雖然標準還差了一點。下面一層才是少將的待遇。”

    李若白這才平衡了一些,哼了一聲,道:“也沒什么了不起。”

    這話是說給誰聽的,就說不清了。

    楚君歸已經收取了指揮區所有信息,也就明白了這里特殊的原因。聯邦對于類似4號行星這樣的罕見的有生命星球,登陸行動一般是由上將指揮的。上將往往是一個軍團的最高指揮,或是一級軍團的副指揮,可以調動超過20萬的部隊。

    這也是前進基地會配備上將套房的原因。然而4號行星風暴云層的存在,讓聯邦輸送兵力遇到了極大困難,初期投放的數千人最終就只有幾百人成功登陸。地面人員規模過小,也就使得主持基地的人只要是少將就足夠了,甚至少將還有些高了。

    另外一點,則是李若白猜測,聯邦少將足夠多,死幾個無所謂。

    看完指揮區,就是后部的工廠和倉庫,這塊就有些乏善可陳了。一個個模塊化的工廠看著整齊先進,可是里面大部分區域都是空空如也,這里的設備因為不適應4號行星的環境已經全被拆除。余下可用的設備就有些寒酸了,和末日陰影里到處都是的制造機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倉庫里倒是堆滿了物資,特別是滿滿一倉庫的食物原料,足夠幾萬人吃上一年。

    等到參觀完基地,基本戰場清理和俘虜清點工作也都完成。

    整個基地里目前還有超過6000名戰士,其中有2000多圓桌武士的老兵,余下的都是席爾斯帶來的曳風花。至于晶隼戰士,已經全部被艾格尼絲帶走了。

    這樣一來,原本的監獄就不夠用了。

    基地內的監獄原本可以容納三百人,按照楚君歸的裝法則可以容納3000人。楚君歸又劃出一小塊營房區,定員4人的房間塞上20個人,如此才算暫時解決了俘虜問題。然后就要成批量地修改戰甲,拿到底層權限。這樣即使在戰場上也不用擔心叛變問題。

    這個時候楚君歸和李若白分頭行動,李若白負責審訊,楚君歸則是整頓基地。

    李若白先把副手單獨叫到審訊室,照例先訊問姓名履歷。

    “我叫納西,軍銜中校,目前擔任席爾斯將軍的副官……”

    李若白輕輕敲著桌面,說:“你們為什么會來?”

    納西憤憤地說:“與其說我們為什么會來,倒不問晶隼為什么要走!那個女人本來還有大把的任期,完全可以在這里呆上一兩年!結果呢,她撈夠了軍功就跑了!她是這樣,前任也是這樣。這些貴族子弟一個個比狐貍都狡猾,連跑兩個之后,就是傻子都知道這顆星球有問題,沒人肯再來。最后還不是我們這些平民被推過來墊背?我們本來在30光年外駐扎,放著周圍那么多軍團不用,非要把我們調過來。”

    納西顯然是擅長鉆營的,倒是問出了不少奇聞逸事。

    再問片刻,李若白估計也問不出什么了,就把席爾斯叫了進來。

    席爾斯滿頭是汗,頭發緊緊貼在額頭,身上的將軍服早已皺得不成樣子,大部分地方都被汗水浸透。

    他喘著粗氣,進房之后幾乎是癱在了椅子上,帶著有氣無力的憤怒說:“你們這是虐待!太恐怖了,太不人道了!我要,我要投訴!”

    李若白倒是有些好奇,“我們好像分開沒多久,你這是怎么了?”

    席爾斯一拳砸在桌子上,但是力量明顯有控制,“難道不是你們的安排嗎?還要問我怎么了?!”

    李若白調出監控影像一看,差點沒笑出聲來。原來押送的戰士們負責把他送到專門關押高級軍官的牢房去,由于分配牢房的軍官此刻已經深入理解楚君歸的風格,所以盡可能地在每間牢房里多塞點人。結果他錯誤估計了曳風花軍團的高級軍官數量,實際比預估的多了一倍不止。結果席爾斯和一堆上校擠在一間小小的牢房里,連0.4平方米的基本權利都沒能實現。

    然后除了人數搞錯之外,這位軍官還犯了個小小的錯誤,他忘了開空調。哪怕是基因經過初步優化的軍團戰士,在60度的高溫下也堅持不了多久。

    還不到三十分鐘,席爾斯就已筋疲力盡,變成了眼前這副模樣。

    李若白微微一笑,說:“實在不好意思,這是我們的失誤。如果你不介意的話……”

    “我介意!”席爾斯顯得很是強硬。

    “你如果介意的話,那我只能很遺憾的說,聯邦軍方戰死或是失蹤者的名單上又要多一位將軍了。”

    席爾斯說:“你們這是要屠殺戰俘嗎?”

    “不,當然不是。我們不會對戰俘下手,更不會對曾經投降的人下手。我們能做的,就是遣返。”

    “遣返?也好,運輸船什么時候出發?”

    李若白笑了笑,說:“我們很窮,不可能有什么運輸船。我想這顆行星上一定還有其它聯邦的基地,所以我們會給你帶上一天的食物和水,以及一把自衛的多功能刀,把你送到十公里之外。”

    “這是遣返?!”席爾斯瞪大了眼睛。

    “難道不是嗎?”

    “你們這是謀殺!”

    李若白臉上笑意漸去,說:“入戲太深可就沒意思了。”

    席爾斯臉色微變,勉強保持憤怒,說:“我是投降的。”

    “但你后來又號召反抗,所以沒有資格享受投降的待遇。”

    席爾斯的氣勢頓時矮了幾分,李若白又說:“另外,如果你執意不肯配合的話,那么就只有遣返一條路可走。也許將來聯邦還會奪回這個基地,但是你一定看不到那一天。”

    席爾斯臉色數變,最后化為慘淡,苦笑著說:“我曾經聽過無數次在絕境中振臂一呼、戰士們誓死血戰的故事,為什么換了我,就沒有一個人響應?”

    “因為你不是貴族。”李若白淡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