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408章 必須尊重!

天阿降臨
     愣了一刻,徐戰峰方道:“你這是想干什么?”

    “盧將軍有些優柔寡斷,我幫他做個早就該做的決定。”

    徐戰峰眼睛微瞇,說:“你或許格斗方面比我厲害點,但是想在三秒內解決我,未免有些狂妄了!你輸了怎么說?”

    “輸了我就是你的。”

    “好!去競技場!”

    徐戰峰痛快答應,第九艦隊跟來的官兵們卻都慌了,紛紛勸阻,要林兮不要那么沖動。對于所有勸說,林兮只是笑笑,道:“不用擔心,我就是想看看能決定我們這幾十萬人生死的大家子弟有多厲害,否則大家豈不是死得不明不白?”

    話說到這個份上,也就無人再勸,代之以熱血沸騰。這幾天來,眾人這口氣實在是憋得狠了,早就在想索性拼了算了。只是這等想法總是不斷被各種大局、大義給壓下。

    消息如風火般傳開,稍有空閑和有點身份的紛紛趕往競技場,早早就把僅能容納幾千人的格斗競技場擠得水泄不通。后面趕來的人沒法入場,就聚集在場外的大屏幕下,屏息等候著這場非同尋常的格斗。

    競技場內外突然響起震天動地的噓聲,原來是徐戰峰進場了。聽著撲面而來的噓聲,面對滿眼豎起的中指,徐戰峰氣得面頰抽搐了幾下。他重重哼了一聲,大步走到競技場中央,心中一絲手下留情的想法都已煙消云散。

    此時此刻,盧卻云才接到報告。

    他大吃一驚,急忙打開監控屏幕,卻見徐戰峰已經進場。他氣得重重一拍桌子,怒道:“這么大的事,怎么才告訴我!?”

    副官唯唯諾諾,說不出話來。盧卻云哪里還看不出來他就是有意拖延?可是現下說什么都晚了。他怒火無處宣泄,直接上去撕了副官的肩章,把他轟了出去。

    辦公室內幾名將軍都不作聲,但臉上都有雀躍之色。盧卻云看著競技場中的徐戰峰,忽然嘆了口氣,說:“她這是在替我做決斷啊!”

    眾人都不作聲。

    競技場另一端的大門打開,林兮走進,迎接她的是山呼海嘯般的歡呼。

    林兮徑直走到徐戰峰面前,說:“聽到了嗎?這就是戰士們的心聲。”

    徐戰峰冷笑,“一群底層大兵,我需要關注他們想什么嗎?”

    林兮道:“你可以不關心他們,也可以覺得他們不重要。但是,你和我,包括我們的家族,今天所擁有的一切都是建立在他們的鮮血和犧牲之上。所以,我們必須尊重。”

    徐戰峰繼續冷笑,“笑話!從來沒有聽過一群烏合之眾能夠打贏戰爭。決定戰爭的不是戰士,而是統帥。”

    “沒有任何一個將軍能夠靠自己打贏戰爭。”

    “你是想說,盛唐建國以來所有名將都是無用嗎?”徐戰峰反唇相譏。

    “看來我們誰都說服不了誰。那就在場上見高下吧。”林兮從來都不喜歡斗嘴。

    “很好!”徐戰峰活動了一下身體,后退兩步,稍稍拉開距離。林兮就站在原處,既不移動,亦無防御姿態。

    臨戰之際,徐戰峰臉色轉為平靜,他仔細觀察著林兮,繞著她游走。場上立刻噓聲四起。

    徐戰峰臉上掛不住,繞回正面,大喝一聲,撲向林兮。他迎面一抓眼看就要觸到林兮的臉時,眼前忽然一花,林兮腳下不動,身體忽然傾向一旁,輕松讓過了一抓。

    徐戰峰收勢不住,直接從林兮身邊沖了過去,然而林兮身體突然彈回,又恢復了筆直站立的姿態。如此一來,徐戰峰身側被狠狠撞中,整個人都飛了出去。好在他基本功不俗,在空中勉強調整姿態,踉蹌幾步后才勉強站穩。他活動了一下身體,發現全身上下完好,這才松了口氣。否則剛剛那一下林兮的手肘都抵到了肋下,隨意發力,就能弄斷他幾根肋骨。

    林兮轉身,說:“第一場。”

    徐戰峰咬了咬牙,也不好意思爭辯。幾千人圍觀,競技場外還有更多雙眼睛看著,他可不好意思說出勝負未分的話。林兮只要下重手,那他就站不起來了。

    不過這一場算是輸在了招式上。徐戰峰回想前不久在宿舍的格斗,那時林兮展現出的也是精妙格斗技藝。她速度和精準或在徐戰峰之上,但也沒強多少,而力量則不如徐戰峰,否則領口也不會被撕壞。

    想到這里,徐戰峰心就定了。他一咬牙,道:“剛才是我不小心,再來!”

    這一次徐戰峰再無輕視之心,大步奔騰,正面沖向林兮,距離十米之時,他竟騰空而起,以雷霆萬鈞之勢撲向林兮!

    這是正面以勢強壓,只要林兮閃避,三秒很容易就過去了。

    就在這時,徐戰峰眼前又是一花,林兮竟一步就到了他面前,一條長腿高踢過頂,重重踏在徐戰峰的腰腹處!

    砰的一聲悶響,有如大錘重擊沙袋。徐戰峰沖勢驟然凝停,張口結舌,表情也凝固在臉上,連叫都叫不出來!

    這個姿勢維持了將近一秒,整個競技場似乎都已窒息時,林兮方才收腿,后退一步,倏忽間又回到原地。

    撲通一聲,徐戰峰臉朝下拍在地上,依舊維持著撲擊姿勢,一動不動,有如雕像。

    競技場場內場外都是一片死寂,所有目光都落在徐戰峰身上,有不少人下意識地揉著自己的肚子。剛剛那一下等同于全速飛奔時撞在柱頭,那種滋味,僅次于高空墜落騎到鐵欄桿上。

    好不容易,徐戰峰才蠕動一下,頓時場中一片松了口氣的聲音。

    徐戰峰再動,三動,總算慢慢抬起了臉。他一張臉忽青忽白,只有喉間發出嗬嗬的聲音。

    林兮淡淡地道:“起來吧,你沒傷。”

    “沒,沒有?”徐戰峰摸摸身上,掙扎著爬了起來。此刻疼痛過去,除了一些隱痛之外,果然沒有什么傷,動作依舊靈活。

    “在第十場之前,我都不會真正傷了你。我說過給你十場的機會,就會是十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