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417章 早該下的決心

天阿降臨
     大大小小的星艦如太空中的鯊群,直撲飄出血腥味的食物。在大大小小的星艦中,甚至還包括了一艘快速巡空艦,那是盧卻云的旗艦。

    獵寶的星艦已經足夠多,所以這艘快速巡空艦并不著急,而是不斷收集著周圍可疑的信號,航向指向了徐家那艘突然脫離的旗艦。

    只是徐家艦隊的旗艦不知發生了什么,信號突然從監控中消失,代之以一塊碩大的隕石。突然出現的隕石讓所有人都是一愣,莫名有種荒誕的感覺。盧卻云正打算加速過去看看,忽然收到了另一個優先度更高的信號。

    那是一個遇難求救信號,標識的身份赫然是徐戰峰!

    盧卻云顧不上調查隕石,快速向求救信號駛去。往前開了一段,忽然收到了更多的求救信號,一個接一個地亮起,多如繁星,竟全都是徐家艦隊的艦員。

    他神情更加嚴肅了,一切跡象表明,徐家艦隊顯示遇到了可怕的襲擊,以致于不得不拋棄全部貨物逃跑,但是旗艦卻沒能逃掉,連徐戰峰都在太空中飄流。

    盧卻云立刻下令加快速度。雖說戰甲可以保證在太空中的安全,但是誰也說不準戰甲究竟有沒有破損,自然是越快越好,否則人死在戰區里,他這個戰區司令多少要擔點責。

    有清晰的信號,定位就很容易,沒過多久徐戰峰就在旗艦的大會客廳里坐著了。他端著一杯熱咖啡,慢慢喝著,手止不住地微微顫抖,臉上幾乎一點血色都沒有。

    一杯咖啡下肚,他依然感覺不到溫度,叫道:“拿酒來,要烈的!”

    服務員端上來一杯酒,徐戰峰拿起來聞了聞,猛地摔到地上,大聲道:“怎么就拿這種破酒胡弄我?我買行不行?叫盧卻云過來!”

    服務員受驚,一邊手忙腳亂地收拾碎片,一邊說:“我馬上給您換一杯!”

    徐戰峰哼了一聲,說:“要一瓶。”

    “是,是。”服務員迅速退了下去。

    片刻之后,當盧卻云走進會客廳時,徐戰峰手邊的酒瓶已經空了一半。他瞪著有些血絲的眼睛:“盧卻云,你厲害!敢明著搶我們徐家的東西,真是厲害!這次我認栽,既然落到你的手里,你想打想殺盡管說,不用藏著掖著的!我家老爺子自會為我報仇,今日之事,必當十倍奉還!”

    盧卻云笑了笑,說:“先別急著生氣,具體發生了什么我們也正在調查。直到現在,我都還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你人沒事就好,現在倒是不急,先喝點東西,等身體恢復一點再說。”

    “喝?就喝這種東西嗎?”徐戰峰用力晃了晃酒瓶。

    盧卻云臉上慍色一閃而逝,平靜地說:“軍中就只有這種了,不瞞你說,這瓶算是我的私藏。”

    徐戰峰一聲冷笑,瓶口向下,當盧卻云的面將酒倒在地上。

    盧卻云脾氣再好,此刻也氣得臉色鐵青。就在這時,門口忽然響起一個清亮的聲音:“你的手在抖,是在害怕什么嗎?”

    聽到這個聲音,徐戰峰下意識地打了個寒戰,差點把瓶子掉在地上。他定了定神,就見林兮出現,大步向自己走來。

    徐戰峰下意識地退了兩步,然后感覺失了面子,又回到原地,硬著頭皮說:“你,你要干什么?我警告你,別,別亂來啊!”

    林兮輕輕攏了下頭發,說:“在太空中飄著的滋味好受嗎?”

    徐戰峰禁不住又退了一步,“你要干什么?”

    “沒什么,來跟你喝一杯而已。”林兮從徐戰峰手里拿下酒瓶,又拿了兩個杯子,為自己和徐戰峰各倒了一杯。

    輕輕碰杯之后,林兮一飲而盡。

    徐戰峰有些猶豫,更不明白林兮這是何意。他心中忐忑,戰戰兢兢地把這杯酒喝了。林兮越是行若無事,他就越感覺其中必有陰謀。對盧卻云他是不怕的,可是林兮不同,且不說林家,就憑她敢當眾把自己打得顏面盡失,就知道她還不一定干出什么事來。

    “不管怎么說,都得謝謝你。”林兮顯得很認真。

    她越是這樣,徐戰峰就越覺得反常。這時不說點什么又不行,至少自己還代表著徐家的體面,萬一被傳出去,名聲就全毀了。

    “謝我什么?物資嗎?”

    林兮神情沒有變化,示意他繼續說。

    徐戰峰深吸一口氣,索性豁了出去,說:“不管你們用什么借口,都改不了事情的本質。這批物資就是你們搶去的,你以為派個身份不明的人下手,就能把一切責任都撇清?把我們都當三歲小孩子騙嗎?這批物資……”

    林兮有些奇怪,打斷道:“你剛才說,襲擊你們的就只有一個人?”

    “好像……是的?”徐戰峰也是一怔。此事回想起來,確實奇怪。他手下可是有一整支護航艦隊,旗艦里更是有上千船員,過百陸戰隊士兵,怎么好像瞬間就被人突破了防線,然后眨個眼的功夫,敵人就到了自己面前?難道他艦隊里都是死人?

    林兮心中一動,然后把異樣的感覺壓了下去。

    徐戰峰也陷入沉思,直到林兮叫了他兩次,才回過神來。

    “在想什么?”林兮倒是有些好奇。

    徐戰峰看了她一眼,說:“或許這事真不是你們干的。”

    林兮倒是有些好奇,“為什么這么想?”

    “你們手下真有這種人才,早就用到正面戰場去了,還會等到現在?而且這種人一旦上了戰場,鋒芒根本壓都壓不住。至少到目前為止,我在戰報中還沒有看到有這樣的人存在。”

    林兮心中已經想到了點什么,自然而然地露出微笑,說:“你們遇襲確實和第九艦隊無關。”

    徐戰峰有些詫異于她態度的突然和緩,但仍是說:“就算襲擊不是你們干的,物資總歸是你們用的。再說,我相信你也沒有用。”

    “不需要徐家相信。你知道,我剛才為什么說應該謝謝你嗎?”

    徐戰峰搖頭,心道總不會是謝我在競技場打不過你吧?這個謝不謝都是打不過。

    “因為你讓我下了一個早就該下的決心。”

    “是什么?”輪到徐戰峰好奇了。

    “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