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423章 最好的事,最壞的事

天阿降臨
     此刻在近戰軌道上,有近百名精銳戰士正借助戰甲動力,圍繞著驅逐艦殘骸來回飛舞,將一件件設備拆下來。李若白忙得上下翻飛之際,回頭一看楚君歸還在擺弄那臺通訊設備。

    “怎么還沒弄好?”李若白有些好奇。

    這臺設備很好處理,以楚君歸的水平不可能弄這么久。他飛了過來,一瞥之際就好像看到有信息發送的痕跡。

    “你在發消息?”李若白看看下面的風暴云層,再看看遠方的藍太陽,感到有點不可思議,“在這個地方,什么消息都發不出去吧?”

    “是的。”楚君歸頭也不抬,繼續操作。

    李若白可是專業人士,一眼就看出楚君歸正在刪除什么東西,而且是想要毀尸滅跡的那種。他頓時就有了好奇,直接湊了過來,仔細一看,頓時驚叫:“居然還能接收到消息?”

    “現在收不到了。”楚君歸咔的一聲,掰斷了一根天線。

    李若白無語,“你這樣當然接收不到了,給我看看都有什么消息。”

    “等一會,馬上就好。”

    李若白可不是會輕易上當的人,忽然明白了什么,問:“不對,能接收就能發送。剛才是個時間窗口,所以你還是發了點什么出去。”

    楚君歸動作明顯一頓,然后神色淡定,若無其事地說:“沒有什么。”

    李若白越發好奇,“你發了什么,發給誰?”他擠了過來,就要接手通訊器。只是想從楚君歸手里搶東西談何容易?楚君歸伸手輕輕一撥,李若白就向星艦飛去。他在半空轉了個圈,又鍥而不舍地回到楚君歸身邊。

    “我看看都收到了什么。”李若白決定發起迂回攻勢。

    這個楚君歸倒不好說什么,何況收到的消息也很重要,就給李若白看了。這是一系列保密等級極高的戰報,不光包括戰區內的重要事件,也涵蓋了王朝的重大動向。李若白一眼就看到了林玄尚的調令,吃驚道:“這是怎么回事?他怎么剛到任就又調走了?”

    李若白知道楚君歸不會明白,解釋道:“這種事發生只有兩個可能,一個是這個戰區的級別達不到需要他來指揮的高度;另一個就是有更重要的事需要他去指揮。”

    楚君歸雖然不懂軍政大事,但很清楚林玄尚在和不在的區別有多大。現在戰區后援物資遲遲不至,顯然有人為因素。在這個時候林玄尚被調走,自不是什么好消息。

    不過這等大事離他們實在太遠,別說插手,正常情況下就連知情權都沒有。一般情況下,這些戰報都需要中將以上才能看。它們原本是發給徐家運輸艦隊司令的,只是不知道是不是情報延遲,還不知道這艘船已經被劫走,才會依然被發送過來,又恰好被處在離子風暴安靜期的加密通訊器接收到。

    “兮姐不知道有沒有跟著走……”李若白話未說完,自己就先搖頭,“第九艦隊不走,她絕不會走。”

    楚君歸抬起頭,問:“為什么?”

    “沒有為什么?半途而廢從來不是兮姐的性格。就像小時候每次打架,她都要打到我爬不起來才肯罷休。”

    楚君歸笑了笑。

    李若白也不急著拆設備了,看著盯著通訊器發呆的楚君歸,忽然問:“在想什么?”

    “我在想,現在是最糟糕的時候嗎?”

    李若白覺得這個問題簡直不需要回答,“大敵當前,后援不繼,名帥離場,還有什么比這個更糟的?”

    “不,還有。”

    “還有?哈,若是還有,這仗還打什么?”

    “是可以不打,但或許對有些人來說,必須得打。”

    李若白若有所思,但還是搖頭:“若是打不贏的仗,那為何還要打?撤了就是。我們現在腹地縱深500光年,豈在乎一星一域的得失?”

    楚君歸一直在想著什么,沒有說話。

    李若白問:“又在想什么?”

    “在想……我們該造更多的戰艦了。”

    “就這個?”

    “然后,心怡該走了。”

    “???”李若白疑惑之際,忽見遠方光點一閃,一個無人通訊艙高速飛來,進入行星高軌。

    李若白臉色一變,打開個人終端,就接收到一條加密信息。信息由天域專用的最高級密碼自動解碼。一看信息內容,李若白頓時大吃一驚,失聲道:“天域艦隊要撤退?”

    李若白看看消息,再看看楚君歸,問:“你怎么知道天域艦隊要撤?”

    “他們在這里的任務已經完成了,再打下去已經沒有意義,只有損失。他們出現在這里的一個原因是為了心怡,既是如此,那么把心怡帶走就行了。斷后、遲滯這類任務,并不適合他們。”

    李若白默默點頭。天域艦隊的私軍屬性,讓他們并不適合可能遭受重大損失的任務,此時撤退,合情合理。

    “明天天域艦隊就會派船來接心怡走,你準備怎么辦?”

    “當然送她回去,我還不知道要在這里呆多久,不能讓她跟我一起困在這顆星球上。”

    楚君歸抬頭看了眼李若白,說:“你也該走了。”

    李若白忽然有些結巴,“你,你怎么知道?”

    楚君歸笑了笑,說:“心怡不適合留下來,難道你家就會讓你留下來?”

    李若白沉默。

    “我們現在的戰局和當初不同了,當初你們來的時候確有風險,但都在可控范圍內。但是現在不一樣,天域艦隊撤走,戰局就是絕境。你們都還年輕,萬一有點什么事,那就實在太得不償失了。所以我要是你們的家族長輩,也會把你們帶走,哪怕綁也得綁走。”

    李若白嘆了口氣,說:“我這次會和心怡一起走。實在……實在沒有辦法。”

    “我明白。”

    “要不你跟我們一起走?”李若白問。

    楚君歸搖了搖頭。

    “也對,兮姐不肯走,你也就不會走。只是你留下……”

    楚君歸打斷了他,說:“不用擔心,當初不也是這樣過來了?現在聯邦兩個基地都在我們手里了,他們來再多的人也是一樣。”

    李若白苦笑,最后沒說什么。楚君歸并沒有細問,不用問也能知道,李若白家中必定是施加了非常大的壓力,以至于他連反抗的余地都沒有。

    “心怡多半不肯走。”

    “她會走的。”楚君歸十分確定。

    24小時后,一艘天域李家的高速星艦停在低軌,十余名戰士出艙,托著一具休眠艙小心翼翼地返回。李若白和楚君歸懸停在艙門外,看著天域戰士將休眠艙運入高速星艦。

    “這樣真沒問題嗎?”李若白有些憂心忡忡。

    “不會有事的,我下了雙倍份量的安眠劑。藥品都是徐戰峰旗艦上找出來的上等貨,沒有任何副作用。”楚君歸道。

    李若白哭笑不得,“等心怡醒過來,知道我們這么對她,怕是會殺了我吧?”

    楚君歸在他肩上一拍,將他拍得向下一沉,然后一把抓住:“沒關系,那是你需要解決的問題。你該上船了。”

    楚君歸抬手一送,就將李若白推向天域李家的星艦。

    告別的時間已經到了,李若白一狠心,轉身飛進了星艦。星艦艙門徐徐關閉,轉眼間消失在太空深處。

    楚君歸默默等了片刻,才返回運輸船,重回2號基地。

    4號行星迎來了新的一天,忙碌了整夜的楚君歸抬起頭時,正好迎上了天邊亮起的第一道曙光。

    曙光微藍,有著說不清的繾綣柔和。映照在楚君歸臉上,讓他的神色也變得溫柔起來。

    一團黑霧飄到了楚君歸身邊,浮現出與楚君歸有六七分相似的臉,說:“新星艦的設計已經完成了。我們真的要去征戰星辰大海了嗎?”

    “嗯。”

    小開天一臉向往:“真想知道,星系之外的世界都是什么樣的。”

    “很美麗,也很壯觀。有不同顏色的太陽,有無法形容的黑洞,也有一粒砂子就比我們一片大地都重的特殊世界。在我們看不到的地方,有無數的星球,有的生機盎然,大多卻是一片貧瘠。在群星與虛空之間,還有無窮無盡的敵人,正等著我們去征服。”

    小開天聽得心動神搖,“有那么多敵人可以征服啊,真好!它們厲害嗎?”

    楚君歸認真想了想,說:“比道哥厲害。”

    開天所有憧憬立刻消失。

    片刻后,它問:“心怡女王真的走了嗎?”

    “走了。怎么,你還期待她回來?”

    開天嚇得一縮,然后說:“女王雖然野蠻,還不講道理,還時常發火,還……可是她走了,我突然覺得有些……空虛。”

    “等打仗了,就不空虛了。”

    開天忽然有些好奇,問:“你為什么不走?”

    “因為啊,有個不能走的理由。”

    “是因為兮神嗎?”小開天忽然道。

    “???”楚君歸也要想了想,才想明白兮神指的是誰,一時哭笑不得。可是他也沒想到,卻是被這小家伙給撩起了心事。

    就這樣,在滿眼的晨曦下,忽然心就變得空曠起來,就像被風掠過的一片荒寂原野,了然無物。

    就在這個時候,遠方云層忽然涌動,一架戰機帶著滿身電火,破云而出!

    它如隕星般向地面撞去,眼看就要機毀人亡,居然又奇跡般拉了起來。它在空中翻滾了兩圈,總算穩住平衡,然后對著2號基地就飛了過來。

    楚君歸趕緊關閉基地的自動防御體系,放戰機在基地降落,然后直奔起降場。果然,戰機艙門打開,李若白從里面跳了出來。

    楚君歸實在不知道該說什么好,只是道:“你瘋了?”

    李若白哈哈大笑,道:“我怎么能把兮姐和我最好的兄弟扔下,那還是我嗎?”

    楚君歸只覺得頭大,“你這么逃回來,家里會饒得了你?”

    李若白滿不在乎地說:“有什么大不了的,頂多把零花錢扣光,還能不認我這個兒子不成?”

    “你……”楚君歸也不知道該說他什么好。也不是第一次出生入死了,李若白肯定知道接下來的戰局有多兇險,這就相當于母星時代的斷后或阻擊戰,全軍覆沒也是常事。就這樣,這個明明有著大好前程的家伙,居然也要沖回來,實在是愚蠢之極。

    “心怡怎么樣了?”

    李若白自得地一笑,“放心!我又加了一倍的助眠劑,她不會醒的。”

    楚君歸看著這個在作死的道路上越走越遠的家伙,也是無言。他拍了拍李若白的肩膀,李若白回以一笑,都知道接下來的路會更加艱難。但再艱難的路,也要走下去。

    晨曦越來越亮,如蔚藍的火,燃遍穹頂。

    在這瑰麗如詩的世界中,原本只剩下楚君歸和林兮并肩而行,逆流而上。

    而現在,他們的身邊多了一個身影,并不如何高大,但光芒四射。

    卷三終。

    敬請期待卷四:閑觀燦爛星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