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425章 羞辱

天阿降臨
     聯邦的巡邏艦慢吞吞自行星高軌掠過,沿著既定巡邏路線前進。艦長站在舷窗前,看著掛在側上方的4號行星。即使在這個距離上,也能清晰看到行星上洶涌翻滾的風暴云層。它可怖地顯露崢嶸,時而出現長達數千公里的巨大閃電,似要分裂整個蒼穹。

    艦長的喉結下意識地動了一下,對左右說:“明明已經來過不止一次了,可是每次看到這種,都還是會下意識地想要離它遠點。”

    一位軍官說:“那里就是地獄!”

    “難怪給了最高的戰功權重,那些大人物也會想方設法調走,最后還得從幾十光年外調個替死鬼過來。”

    “他們的確是替死鬼,聽說還沒堅持一天就全軍覆沒。”

    艦長問:“聽說過是什么原因嗎?”

    “怪獸吧,還能有什么?總不能是王朝的人。聽說他們當初一共就來了兩個人。”

    艦長聳聳肩,說:“管他呢,反正只要不是把我們派下去就行。那是什么?”

    舷窗上突然顯示有一個物體正高速接近,此刻雙方距離已經只有幾百公里了。

    “快掃描!全艦戰斗準備,主炮準備!該死的,怎么現在才發現!”艦長下了一連串的命令。星艦迅速調整姿態,空中轉頭,主炮對準了飛快接近的物體。

    這時掃描結果出來了,顯示為盛唐驅逐艦殘骸。具體數據則是堆疊在一起主炮和引擎。

    艦長愣了整整一秒,從數據看確實是主炮和引擎,一前一后搭在一起,上面再附加了點亂七八糟的結構。

    他轉頭問:“我們在星系里有摧毀過唐的驅逐艦嗎?”

    情報官回道:“曾經有過,不過那是很久之前的事了。而且型號也不是這個型號。”

    艦長盯著接近的殘骸,又遲疑了一下,方才下令:“主炮鎖定,摧毀它。”

    “有必要嗎?我們繞過去不就行了?不過這門主炮如果結構完整的話,捕獲后賣掉或許是個不錯的主意。”

    負責偵測及情報的軍官說:“它的結構相當完整,都能充能……它在充能!”

    艦橋內頓時一陣雞飛狗跳。

    對面星艦內,李若白也是一聲驚呼:“快躲!它的主炮在充能!該死的,它充能比我們快!我們回頭得再加八臺動力爐,不,八臺不夠,十六臺!”

    楚君歸安坐不動,隨著對手主炮充能的進度,星艦稍稍放緩速度。他的雙瞳中出現隱約的紋路,直接盯著對手主炮炮口內不斷變強的光芒。

    開天也湊到楚君歸旁邊,一張臉上有三只眼睛,真正的眼睛是眉心中的豎瞳。它一邊看,一邊報著能量讀數,報著報著突然一聲尖叫:“不好!”

    護衛艦的主炮終于點亮,一道近半米粗的高能光束轟來,照射在楚君歸這古怪且簡陋的星艦上。臨時加裝的護盾瞬間就被轟得見底,光束直接照射在艦體上。艦體外覆蓋的生存級復合材料在接觸光束的一剎那迅速消蝕,好在這種材料對能量類武器的抵御力極強,仍能頑強抵抗一段時間。

    不等楚君歸下令,李若白就控制星艦滾轉,均勻承受傷害,然后在主炮充能完畢前的剎那,他瞬間將炮口指向敵艦!

    楚君歸接手了操控,有極為細微的調整,然后主炮轟出,一團熾熱的高能粒子沖入對方主炮的能量光束,極為蠻橫地逆流而上,直接轟入對方主炮的炮口!

    巡邏星艦的艦艏亮起一團熾熱之極的光芒,然后瞬間化為巨大火球!當火焰消失后,巡邏星艦的前面三分之二已然消失,只剩下尾部一小段艦體。

    一片片殘骸撲面而來,撞在舷窗上,發出噼噼啪啪的聲響。

    李若白將自己扔在椅子里,大口喘著粗氣,好不容易才呼吸平穩,轉頭說:“君歸,下次能不能不要這么刺激?拿艦體結構接主炮,這游戲我玩不動啊!”

    楚君歸微笑道:“因為我們窮。”

    “就是。”小開天在一旁插口,“有錢的話誰還搞什么迂回穿插,都是直接轟他X的。”

    李若白無可奈何,說:“開天,你學壞了。”

    小開天得意洋洋,沖李若白作了個鬼臉。李若白實在忍不住了,說:“你能不能換張臉?”

    “為什么?這張臉是我參考人類資料庫所有高等精英人類,并附加了相關的正面及負面標簽生成的,消耗巨大。”

    “還有負面標簽?”

    “當然!”

    “你不就是為了帥嗎?干嘛還要加負面標簽,你加了什么?”李若白很好奇。

    “比如說,渣男。”

    李若白狐疑地看著小開天,“你是不是被壓榨得太厲害,智力退化了?”

    小開天道:“帥的才叫渣男,否則只是猥瑣。連這都不懂,果然是次等高級人型生命體。”

    李若白愕然,然后大怒,向楚君歸一指:“難道他也懂這個?”

    小開天一臉理所當然的樣子,“老大自帶標簽,不需要懂。”

    “什么標簽,渣嗎?”

    “老大若是渣,那你算什么?粉?”

    李若白被堵得說不出話來,終于認清現實,發現自己完全不是自帶多個語言庫的開天對手。開天此刻還沒有徹底發揮多語種的優勢,就已經懟得李若白說不出話來。

    李若白不理開天,對楚君歸道:“君歸,你不管管他嗎?”

    “為什么要管?”

    “他每次這樣對我說話,我就有種是你的影子對我說話的感覺。這種感覺有點奇怪。”

    楚君歸也覺得這樣似乎有些困擾,于是對開天說:“那還是改一下吧。”

    “好的。”開天從善如流,然后豎瞳投射出一道光芒,落在李若白的臉上。李若白敏銳發覺這是一道帶有數據掃描功能的光束,立刻叫道:“等等,你也不要照著我的樣子改!雖然本人十分之帥,但是并不希望再出現一個影子!”

    開天并未停止掃描,一邊掃描一邊說:“我并不打算拿起當模板,只是參照系而已。”

    “什么參照系?那不還是照我的樣子在改?”

    “并不是。作為一個次等高級人類,你沒有任何值得參考的價值。所以我把你設為參照系的目的,是如果發現我哪里長得像你了,我改還不行嗎?”

    “你……”李若白只覺有生以來,都沒有這樣被羞辱過,還是被單細胞生物給羞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