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426章 一切正常?

天阿降臨
     “掃描周圍,準備出艙。”楚君歸打斷了兩個生物的互掐。

    開天的臉收了回去,同時啟動所有的掃描手段,觀測周圍。它浮上多只眼睛,望向四周,轉眼之間它就把幾個可能有價值的碎片都標記出來,傳送到楚君歸和李若白的面具視野上。

    李若白則是一項項檢查自身戰甲,確保能量儲備都在安全位置。

    楚君歸就無需按部就班,直接意念一掃,已經把戰甲及飛船的各項數據都讀了過來。

    做好準備,兩人就走出船艙,各自飛向標記好的碎片,一一檢驗,有回收價值的就收了。另外一個檢視重點就是飛散在外的艦員,看看還有沒有可以救治的。然而巡邏艦相當于被驅逐艦主炮直接擊爆,艦員已經悉數陣亡,一個幸存者都找不到。

    一番搜尋后,可回收的設備并不多,只有兩個救生艙區還算完好,里面各有10具可以在行星登陸的救生艙。李若白將一個牽引引擎貼在救生艙區上,啟動引擎,準備回收的救生艙區就緩緩向星艦飛去。

    另一邊楚君歸也將幾具牽引引擎安裝到殘存的后半部艦體上,推動到了星艦附近,再連接到星艦艦體上。后半部艦體的主引擎保存完好,還有幾臺姿態引擎和尾炮也完好無損,拆卸轉賣的話,至少值個幾千萬。

    回收完戰利品,楚君歸就駕著星艦,將戰利器拖到驅逐艦的殘骸處。這處空域相對安全,不知道準確坐標的話幾乎無法找到。戰利品和巡邏艦殘骸將在這里完成拆解,然后再相機處理。

    楚君歸自己動手拆解,李若白則將巡邏艦的重要資料和主腦殘骸小心翼翼地保存起來。這些將來都是評估戰功的證據。

    首戰告捷并未讓楚君歸和李若白感到輕松,反而加快工作節奏。一艘巡邏艦被伏擊,接下來聯邦軍團肯定會出動大部隊進行調查或者報復。

    發現主炮充能不夠快之后,楚君歸從善如流,準備給星艦再增加十臺動力爐。龐大的能量不光能使主炮充能時間縮短三分之一,還能支持額外的護盾引擎,從能擋一炮變成擋兩炮,也就不必每次都用艦體結構硬抗。

    星域之外,一支星艦艦隊從蟲洞中躍出,遠方是兩顆恒星組成的星系系統。

    一艘艘星艦迅速重啟能源,掃描周圍及進行自檢,然后飛向預定位置重組陣型。

    旗艦的一間特殊艙室內,李心怡正躺在床上,安靜地沉睡。此時房門打開,走進兩名醫生,檢查了她的身體各項指標,記錄下了相關數據。

    “看樣子小姐還要再睡36個小時才能醒。”

    “小姐的身體沒什么問題吧?”

    “暫時沒有任何異常,一切都在正常范圍內……”

    就在這時,監控器上的數據突然大幅波動,李心怡血壓、心跳瞬間飆升數倍,遠遠超過了正常水平,醫療儀立刻發出刺耳的警報,一道道掃描光束自動射在李心怡的身上,試圖分析身體產生變化的原因,以便自動輸送藥物。

    兩名醫生完全慌了,手忙腳亂地檢查數據,年長的醫生大聲叫道:“快,快去通知張教授!她的心跳已經超過300,這樣堅持不了多久!”

    年輕醫生立刻沖了出去,年長醫生則打開自動醫療儀,快速道:“注射舒緩劑和抑制劑,控制神經活動!”

    一股藥劑迅速沿著管壁注入李心怡體內,這兩種藥能夠抑制植物神經活動,讓血管擴張,將人轉入類似于冬眠的狀態。這是眼下狀態保住李心怡生命的第一選擇,得先穩定心跳血流系統,然后才來得及尋找異變原因。

    然而這時候再出驚人變化,李心怡小臉一片嫣紅,手臂肌肉突然收縮扭曲,居然直接把插在血管里的送藥針頭給吐了出來!

    醫療艙的警報聲瞬間提高了八度,系統判斷在這種極端狀態下李心怡的生命只能維持10秒鐘,因此啟動了最高級別的警報。

    李心怡忽然張口,吐出一口略帶橙色的氣體。年長醫生本來正在查看她排斥針頭的情況,聞到了一點氣體,頓時一陣頭暈眼花,差點一頭栽倒。眼看他就要一頭撞在儀器上,旁邊伸過來一只手扶住了他。

    年長醫生還在頭暈眼花之際,病房房門自動打開,年輕醫生領著一個已經頭發花白的老教授沖了進來。老教授連醫服都沒有穿好,邊跑邊抱著個人終端在下指令。

    醫療艙內,數根自動注射探針伸出,自動向李心怡刺去。

    就在探針刺入身體的剎那,李心怡忽然坐起,一只手還抓著那個根本站不起來的醫生。數聲脆響,所有探針都被李心怡肌體自動扭斷,然后將里面的針頭都吐了出去。

    “開天!去把這段數據處理一下……我怎么會在這里?”

    后沖進來的老教授一怔,“心怡小姐,你醒了?怎么會,明明你還會有一天半的昏睡期。”

    李心怡低頭一看,見自己身上穿的是病人專用的衣服,再看一眼周圍,就明白自己身處醫療艙中。她稍稍放了心,問:“你們是誰,我現在在哪里?”

    老教授說:“我們現在在天域先遣第二艦隊上,剛剛完成跳躍,已經返回了天域星域。”

    李心怡頓時一聲驚呼,“我怎么會在天域星域?等等,究竟發生了什么?我不是應該在N7703星系嗎?”

    “這個……解釋起來比較復雜。我也知道的不是很清楚,我的職責就是在您沉睡期間負責您的健康。”

    “沉睡期間?”李心怡似是想起了什么,臉色一沉,說:“我的個人終端呢?另外給我最高權限。”

    “小姐,您的身體……”

    “我的身體沒事,這不是很正常嗎?”李心怡指了指旁邊的儀器。

    監視器上的各項讀數都回到了正常狀態,一點看不出哪里有問題。幾個醫生都揉了揉眼睛,剛剛那驚心動魄的讀數可不是假的,怎么突然就變得正常了?

    幾名醫生又看了眼地上的針頭,能把醫用針頭拗斷,再把肉里的斷針噴出來,這是人的身體?

    李心怡不動聲色,一腳把斷針全都掃進了床底,然后說:“現在都出去,我要換衣服。”

    大小姐這樣說了,所有醫生只得乖乖退出醫療艙。李心怡立刻打開個人終端,幾下就奪取了主腦的最高權限,然后咬牙自語:“我倒要看看,究竟是哪個家伙敢給我下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