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430章 傻事

天阿降臨
     其實以李悠然的格斗術造詣,少女的優化程序已經沒什么用處。但是對家族里其他年輕人來說,這個優化程序的意義就非同小可。它的判斷和運算速度遠超現有的輔助訓練程序,能夠直接給出最有效的解決方案,乃至訓練方法。稍加修改,它甚至可以用于訓練普通戰士。

    李悠然是何等樣人,自然一眼就看出這個程式的前景,所以才會向李心怡索要。

    不過在離開之前,他再三詢問,想知道少女有沒有做過任何的生化或是機械改造。在得到否定答復后,他這才轉憂為喜,放心離開。

    少女沐浴換衣,帶著一頭濕漉漉的長發回到書房,坐在終端前。一縷黑線自她指尖伸出,自動接在數據接口。

    就在這時,響起輕柔有節奏的敲門聲。少女頭也不抬,隨口道了聲:“在”

    她辦公桌邊上就亮起管家的影像,說:“一小時后主人在云吧等您。”

    “我知道了。”少女切斷了通訊,吐了一口氣。

    開天子體問:“您不高興?”

    “也不是,就是不太想聽他嘮叨。每次不是講大道理,就是吹噓過往的光輝偉跡。”少女隨手用毛巾揉了揉頭發。

    “要不要我替您吹干?”

    “你還有這功能?”少女奇了。

    “分離物體表面水分子,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有多種手段可以實現。一秒速干也不難。”

    “不用了,我喜歡讓它自然干。”少女打開終端,將早已經想好的一個模型輸入。

    開天子體又說:“其實您不用太擔心接下來的談話。”

    “為什么?”少女一邊調整模型,一邊漫不經心地問。

    “因為您剛剛在格斗上面已經展示了驚人的水準,至少您的父親已經沒法在格斗術上吹噓過往的光輝歷史了。您肯定已經超越了他年輕時候。”

    李心怡雙眼一亮,道:“對啊!這樣老頭子大半可吹噓的經歷就沒了。”

    “老頭子這個說法并不妥當。”

    少女沒想到開天子體居然會反駁她,立刻問:“怎么不妥當?”

    “您的父親絲毫看不出歲月的痕跡。說實話,如果不知道背景的話,只會認為他是您的哥哥。而且您的家族容貌一項似乎遠勝其他人類家族。”

    少女微微一笑,道:“你這油嘴滑舌是從哪學來的?”

    “這是事實。”

    少女嘆了口氣,說:“好吧,算是事實。”

    她看看時間,說:“我現在過去,你留在這里,把所有近期可以劫持的星艦都找出來。”

    “首選星盜?”

    “是的。”

    片刻之后,少女和李悠然相對而坐。這里是主宅頂層的一處酒吧,半在山巔半入云,風景一時無兩。從兩人坐的角度望出去,恰是一片漫漫云海,又隱約可見下方深藍滄溟,以及穹頂煦煦暖日。

    李悠然拿起一杯酒,小飲一口,嘆道:“余味綿綿,好酒!來,你也喝點,這酒可不容易拿到。”

    少女拿起酒杯,隨意喝了一口,說:“是還不錯。不過,哪有教自家女兒喝酒的?就不怕我學壞?”

    李悠然哈哈一笑,道:“你把星盜都給劫了,還有誰能欺負你?再說,誰敢趁著酒后欺負我的女兒,老子直接把星艦開到他們家大門口去,連地基都給他平了!”

    “有人欺負我了。”

    李悠然雙眉一豎,森然道:“誰?”

    “聯邦那個蕭。”

    “竟有這事?”李悠然伸手就打開通訊頻道,正待興師問罪,手就被少女按住。

    “我只是開句玩笑,他對我很好,也很有分寸。”

    李悠然這才神色稍霽,“我就說嘛,他們家族聲譽一向不錯,蕭這孩子更是出色。不過……”李悠然臉色一沉,“就算他再出色,敢欺負你,老子也要滅了他!”

    少女哼了一聲,不屑地道:“說得好聽!你又不見得打得過他們家。”

    李悠然立刻不悅,“勝負只在兩可之間!什么叫打不過?”

    “你又調動不了艦隊,艦隊是天域那一支的。”

    李悠然臉色一沉,道:“就算我只能調動一艘星艦,難道就眼睜睜看著別人欺負我的女兒,就不敢打了?!話說回來,天域如果真不給艦隊,那你老爸我戰死也就罷了,若是活著回來,必拆了這李家。從此再無天域李家!”

    少女又好氣又感動,趕緊說:“他真沒欺負我,諒他也沒這個膽子。只是……我不太想結這個婚了。”

    李悠然怒意漸消,沉思不語。

    少女嘆了口氣,說:“我也知道現在的選擇很不明智,將來或許……不是或許,多半會后悔。可是我現在還小,再不做點后悔的事,以后就沒機會后悔了。”

    李悠然慢吞吞地倒了杯酒,慢慢地喝完,然后說:“作為一個父親,我更愿意從長遠角度去選擇對你來說最好的選項。我們這一代人替你做出的選擇,或許并不是你想要的,至少不是你現在想要的。可是,你讓我怎么能看著你去做一些傻事呢?”

    “或許你眼中我做的都是傻事,可是換個角度,這也是我們這一代的勇氣。也許用不了幾年,就因為現在做的傻事,我們開拓了屬于自己的一個時代也說不定呢!”

    李悠然笑了笑,說:“做不做傻事,你們都能擁有自己的一個時代,所以這個說法不成立。行了,說吧,你究竟想干什么?”

    “不說。”

    “還是說說吧,能幫你我都會盡力去做。至少你別像上次一樣去劫星盜的飛船。”

    少女小臉微微一紅,道:“你怎么知道?”

    李悠然頓時吃了一驚:“你又想去劫星盜?”

    少女攏了攏頭發,云淡風輕地說:“他們劫了那么多次船,偶爾被劫個一兩次也是理所應當的。”

    李悠然不知道該說她什么好,苦笑道:“劫持星盜并不是鬧著玩的。再說,咱們這地方哪來的星盜?”

    “我可以給他們發個假信號,把他們騙過來!”少女一說到本行,立刻精神百倍。

    “不行!”李悠然斷然拒絕。

    少女早就知道會是這個結果,并不顯得意外,而是說:“那給我,不,借我一艘高速星艦。”

    “你要干什么?”李悠然隱隱感覺有些不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