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436章 原因

天阿降臨
     面對不利局面,楚君歸只說了一句:“坐穩。”

    李若白一聲嘆息,雙手死死抓住把手,并開啟了戰甲的固定模式。剛剛的超機動就讓他吃足了苦頭,沒有吐出來只是因為最后一個機動動作把所有的胃容物都給壓了回去,并且進行了二次壓縮而已。

    開天也不好過,臉都散了一半,豎瞳中飄著金星。哪怕它生來強悍,可是畢竟沒有肌肉骨骼等支撐結構,被超過30個G的過載差點甩散。

    是以坐穩聲一出,兩個家伙一齊緊張,開天更是凝成三根鎖鏈,牢牢把自己的臉固定。

    楚君歸的操縱下,星艦大幅轉向,飛到了一枚失去目標、正緩慢游曳的太空導彈旁,然后發射一個信號,直接引爆了這枚導彈!

    恐怖的沖擊波瞬間讓香腸號的艦體外殼都凹陷了一點,但也推著艦體瞬間加速,飛向下一個目標。那也是一枚游曳的太空導彈。

    就這樣,連續數枚導彈在近距爆炸,震得香腸號幾近散架,但也讓它重新獲得了動能。楚君歸的星艦動力全開,如流星般沖出兩艘驅逐艦的包圍,越上高軌,然后一個機動,速度驟減,腹部艙門打開,向著那枚飄流的救生艙扣去。

    救生艙入艦,被自動固定在艙底,然后艙門徐徐合攏。

    借著難得的空當,楚君歸向遠方還在奮戰的驅逐艦望了一眼,然后就掉轉方向,筆直向4號行星沖去。

    遠方,林兮面前浮著數十個屏幕,有星艦狀態,有交戰畫面,也有鎖定的敵艦信息。只是在不起眼的角落里,有著香腸號的戰斗場面。看著香腸號頂著兩艘驅逐艦的重重攔截火力,加速沖向4號行星,她才下令:“全彈發射,撤出戰斗。”

    她的命令瞬間化為行動,艦體不斷震動,一枚枚太空導彈和魚雷滑出彈艙,如蜂群般撲向周圍的對手。聯邦星艦雖然占據絕對優勢,但也不愿挨上一發重型魚雷,紛紛規避。

    星艦借此機會,用護盾和艦體結構硬挨了三發主炮,終于沖出戰圈。

    林兮回頭,看了一眼正在遠去的4號行星,就若無其事地回頭,說:“報告戰損。”

    “全艦損壞程度21%,重要部位受損包括能源艙、醫療艙以及救生艙。此外我們損失了全部戰機和導彈,按照移動基地目前的情況,只能夠補充80%。此戰我方擊中敵艦16次,主炮命中三次,對多艘敵艦造成打擊,受損最重的敵艦評估損壞程度為……4%。”

    報告到這里,情報官悄悄看了一眼林兮,然后才說:“在沒有考慮本次行動在全局戰略上的意義之前,目前的評估軍功為-478。此次行動之后,我們的軍功已經不足規定的最低軍功標準,需要在半年內補足。”

    林兮平靜地說:“我知道了。”

    情報軍忍不住提醒,“中校,讓我多說一句,這個星系已經從戰區重點區域中移除了。”

    他的言下之意很明顯,那就是在這里行動不會得到戰略上加分。

    林兮的臉上看不出任何波動,只是道:“撤出交戰區,然后返回基地。”

    情報官嘆了口氣,快步離開。離開時,他的動作顯得有點大。

    遍體鱗傷的驅逐艦飛出了星系,在外空躍入蟲洞,然后又自另一端躍出。在艦橋的星圖上出現了移動基地的信號。在發出停泊、修理和補充彈藥的要求后,驅逐艦就收到引導信號,泊入移動基地。

    片刻之后,林兮出現在中將的辦公室。

    中將明顯瘦了一圈,眼中布滿血絲,已經不知道多久沒有睡過一個好覺了。他看著手中的戰斗報告,雙眉緊鎖。

    見林兮進來,他才抬頭,問:“為什么要去那個星系?”

    林兮站得筆直,說:“為調動以及打擊聯邦機動力量。”

    盧卻云重重哼了一聲,將報告扔在桌上,說:“非常完美的答案,如果我還是止戈學院的教官,會給你滿分。可惜我已經不是教官了,你也不再是學生,而是一名指揮著一艘新銳星艦的中校。身為前線指揮官,你自然有根據情況開啟戰斗的權利,但也要相應承擔責任。看看你這份戰報,最近一周,整個基地需要補充的彈藥中,你一個人就占了三分之一!現在是什么時候了,我們從徐家那里搶來的補給已經消耗得差不多了,下一批補給還不知道什么時候會到!”

    或許是意識到自己的態度不太好,中將稍稍放緩語氣,問:“單挑一支獵殲艦隊并且全身而退,這戰績無可挑剔。可是你能告訴我,為什么要打這場仗嗎?”

    林兮斟酌了一下語言,說:“將N7703星系移出重要領域是戰區的決定,但我認為,N7703舉足輕重,不能放棄。”

    “不能放棄?為什么不能放棄,真正的原因恐怕我們都很清楚。”中將嘆了口氣,又調出一份報告,放到了林兮面前:“不能放棄的原因,就在這上面吧?”

    那是一份物資交易的報告,匯總了從4號行星處交易的內容。不僅是第九艦隊的交易,也包括了天域艦隊的交易。

    中將說:“先后4次交易,一共得到了10多噸的晶體金屬氫。這確實是我們現在急需的物資,但也只是拿來做副炮彈藥的原料。看來他們在行星上發展的不錯,應該已經建立起一個小型的基地。可是這樣一個基地的價值有多大?我們現在已經建立了三個行星物資基地,每個的產量都是這個基地的十倍以上。”

    林兮沉默,雙手悄然握緊。

    中將看著她,把報告收回,又是一聲長嘆,說:“我們都明白是因為什么。可是在我看來,艦隊戰士的命也是命,那個人的命也是命。如果說他要撤離,那么我們可以盡可能的幫助。但是像現在這樣,消耗巨大的物資,犧牲眾多的生命,只是為了讓他能夠在那顆行星上站住腳,我覺得不合適。”

    停頓片刻,中將方道:“更何況,他支撐不了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