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449章 嘲弄

天阿降臨
     “這算是挑釁還是惡心對手?”李若白問。

    “都有。”少女代楚君歸回答。

    李若白望著不遠處低空徘徊的獵殲艦隊,道:“問題是,我們現在挑釁他們有意義嗎?”

    “當然有!”少女回答。

    “有什么意義?”李若白反問。

    這下少女就有些答不出了,她只是看到楚君歸挑釁對手,就本能地認為這必有意義。但是在李若白面前必定不能墜了士氣,少女于是道:“那你有什么好主意?”

    李若白看了楚君歸一眼,說:“認真的說,君歸剛剛的操作完全是突破極限,如果我是對方的主帥,在戰后復盤時就會認為這種行為是絕望拼命再加上逆天運氣的產物。任何一個理性的人都不會認為那是常規操作。所以可以推斷,下一次他們的布置會比現在更加謹慎,實力更強,但不會有跨越式的提升,畢竟我們現在給人的觀感就是一艘比護衛艦還不如的手工星艦。”

    “然后?”少女也覺得有理。

    “正常情況下,我認為我們還有一次可以偷襲的機會。最差情況是重創一艘護衛艦,最好的情況則是偷襲重傷一艘驅逐艦。但是現在我們在挑釁,等于是表明我們仍然行有余力,對方戒備必然會大幅提升,這個機會就失去了。”

    “有道理。”楚君歸也點頭。

    “有道理你還挑釁?”

    楚君歸道:“挑釁可以讓聯邦派更多的星艦過來,牽制更多的兵力,然后這并不妨礙我們偷襲它們,還可能有更大的戰果。”

    “你可想清楚了,下一次他們可就不是這個實力了,還能偷襲?”

    楚君歸微微一笑,說:“下一次我們也不是這個實力了,再說,我還沒完全發揮。”

    李若白張了張口,不得不佩服楚君歸吹牛的本事。這次偷襲的操作在他眼中已經是驚為天人,可是這家伙居然好意思說還沒怎么發揮?還要怎么發揮,上天嗎?

    強按下吐槽沖動后,李若白又提到了一個非常現實的問題:“就算我們能成功偷襲,可是就憑現在這點火力,頂多能打傷護衛艦,想要擊毀都難。”

    楚君歸點頭,“這確實是個問題,所以我已經想好怎么解決了。”

    “要怎么解決?”

    “只要有驅逐艦主炮不就行了?”

    李若白無奈道:“主炮在哪呢?”

    楚君歸來不及回答,聯邦的獵殲艦隊終于忍耐不住,撲了上來。黃油刀號一頭鉆入風暴云層,這一次沒再露頭。聯邦的獵殲艦隊就準備四散分開,然而艦隊司令突然想起被偷襲的護衛艦,頓時出了身冷汗,急忙將艦隊召回,重新整隊,布置成可以互相支援的艦隊陣型,這才放心。

    當黃油刀號再次從風暴云層中冒頭時,已經在數百公里外。緊貼著風暴云層飛行時,這個距離就已經進入探測的盲區。黃油刀號保持在云層上緣飛行,一直到基地上空,返回基地。

    回到基地,楚君歸就著手大量生產復合材料裝甲板,連動力爐和制造機的生產都停了。此刻兩個基地每天能夠精煉1000噸各種金屬,全都用來制造復合裝甲和結構件。這些結構件都將用于星艦改造。所以一看到這些結構件,李若白就知道,黃油刀的艦名多半要到此為止了。

    聯邦獵殲艦隊在搜索了十余個小時后,終于放棄了努力,整體飛向高軌。只有在高軌才能恢復通訊。艦隊司令接通了與后方的通訊,面前的指揮臺上出現了一個身著黑色禮服的優雅男人。他看上去很年輕,大約30左右,瘦削的面頰和蒼白的膚色是聯邦最流行的組合。

    “西諾大人,情況就如剛剛戰報所說,我方有三艘護衛艦受損,其中一艘輕傷,兩艘重傷,都需要返回基地修復。而我們……沒能留下偷襲者。”

    西諾笑了笑,說:“也就是說,我們的敵人吞掉了我們設下的魚餌,卻把魚鉤吐了出來,是這樣嗎?”

    “并不完全是這樣,我們也給了對手……一定程度的打擊。”

    西諾并不理會艦隊司令的粉飾之辭,默默看了會戰斗經過,說:“對方最后還嘲弄了我們的計謀,很顯然,他并沒有把你放在眼里。”

    艦隊司令臉上掠過尷尬,默不做聲地站著。

    西諾抬起頭,問:“你不打算說點什么嗎?”

    艦隊司令臉上閃過決絕,大聲道:“這一次是我大意了,但請再給我一次機會,這次我一定會抓到他!”

    “你打算怎么抓?”

    “如果您能給我一支行星陸戰隊……”

    西諾失笑道:“你打算攻擊他們的行星基地?”

    “這會把他們連根拔起!”

    西諾搖頭,“拔,你拿什么拔?你難道不知道,在此之前已經先后有槍騎兵、海盜旗和晶隼三支精銳軍團敗在他的手上了嗎?你還敢在他基地旁邊登陸?海盜旗的小公主海瑟薇就是登陸時離他們太近,結果落地成……嗯,就變成了俘虜。你讓我給你一支陸戰隊,是嫌我們的陸戰隊數量太多了嗎?”

    “西諾將軍,我不是這個意思……”

    西諾打斷了他:“上校,你最好想點別的方法。”

    上校已有腹案:“第二個方案就是我把艦隊擺到他們基地的正上方,時刻監視,這樣他們一出來就會被我發現,給以迎頭痛擊。”

    “你的艦隊穿透得了風暴云層嗎?”西諾問。

    上校搖頭,“無法穿越。”

    “但他可以!”西諾聲音提高了一些,“你把艦隊擺到人家家門口,是打算方便他來了就打、打了就跑的嗎?”

    上校啞口無言,想要辯解幾句,卻又不敢。他很清楚西諾的脾氣,最討厭的就是屬下強行辯解。

    見上校沒有反駁,西諾才略顯滿意,說:“你手上還有多少戰力?”

    “一艘輕型巡空艦,一艘驅逐艦,四艘護衛艦。”

    西諾沉吟了一下,眼中射出一道寒光,道:“不多不少,正好!那就這樣,這次你來做魚餌,我會親率艦隊作為獵手,看看他這一次還有沒有本事逃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