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454章 等他犯錯

天阿降臨
     堪稱龐大的聯邦艦隊集結在行星高軌,西諾不斷摸著自己的鼻子,冷眼看著舷窗外的輕巡。

    輕巡的艦尾一片焦黑,一個主引擎的噴口已經完全消失,裸露出里面的主引擎部件。就算用肉眼,也能看出主引擎損壞極為嚴重,至少缺失了三分之一的體積。另一臺主引擎也多少受到影響。

    側方的指揮臺上,誘餌艦隊司令的影像顯得戰戰兢兢,大氣都不敢出。

    讓人窒息的沉寂不知道持續了多久,西諾才緩緩開口,問:“要修多久?”

    誘餌艦隊司令說:“左主引擎已經報廢,需要更換。右引擎有輕微損失,動力還剩75%,需要進行中修。目前基地內這一型號的引擎備貨充足,可以全部更換。其它損傷包括……”

    “要修多久!!”西諾突然一聲咆哮!

    誘餌艦隊司令全身一顫,忙道:“40天。”

    “40天……”西諾一聲冷笑,說:“你這個魚餌當得真不錯,被人把最肥的部分給咬走了,然后連魚的尾巴都沒摸著。此前幾次的損失,都是這么個東西造成的?”

    西諾身前出現了餐刀號的影像,拋開古怪的形狀不說,它的尺寸可是清清楚楚注明了的,這就是個長僅60米的小不點,比護衛艦都要短三分之一。

    誘餌艦隊司令沉默片刻,才道:“我也沒想到,它會有驅逐艦級別的火力。”

    “驅逐艦級別的火力。”西諾冷笑,“就算是一艘真的驅逐艦來了,你就該輸嗎?”

    司令無話可說。

    西諾顯得有些不耐煩了,揮手道:“從現在起,你的職務被解除了。返回基地后,自己去辦理退役手續吧!”

    誘餌艦隊司令的臉色變得慘白,但他知道求饒或辯解都是無用,默默敬了個軍禮,影像消失。

    這時西諾忽然換上一臉的笑容,長出了口氣,說:“總算把這家伙給弄走了。說起來,我倒是要謝謝對面的小家伙,要不是他,恐怕還要等很長時間才能把這家伙給搞走。”

    他身邊一位英姿逼人的女軍官說:“這樣好嗎?恐怕會把那位大人得罪得很厲害呢!”

    西諾不以為然,“反正已經得罪得夠多了,不在乎再多這么一次。倒是這個小家伙,有點難辦。”

    女軍官看著餐刀號,說:“這艘星艦就是走的極簡和性能極致的路線,沒什么出奇的。用來攻擊的主炮是驅逐艦專用主炮,此前他們也曾經使用過,應該是從王朝軍需庫里弄來的部件。火力還可以,但持續性和可靠性沒有數據。除此之外,機動性是它的優點,但是缺點也同樣突出,就是護盾非常弱,這種艦體也談不上什么裝甲。他們所使用的艦體材料似乎對能量光束有相當高的抗性,可以艦體本身太小,防御力依然得不到多少提升。”

    女軍官幾句話就將餐刀號的優缺點分析得清清楚楚,西諾滿意地點了點頭,然后說:“不過它還有一個最大的優點,你并沒有看出來。”

    女軍官一怔,有些不服氣地問:“什么優點?”

    “操控。”

    “操控?”女軍官將餐刀號襲擊的過程又回放了一遍。從餐刀號沖出風暴云層,到擊毀輕巡引擎,再到沖入風暴云層逃離,整個襲擊過程不過寥寥幾分鐘,都不夠大型星艦加速減速的。女軍官感覺并沒有看出什么,說:“只是這種水準的話,我都可以,您麾下的許多軍官也都能做到。”

    西諾笑了笑,說:“我要說的不是襲擊的過程,而是他出現的位置。”

    “位置?”女軍官并沒能明白他的意思。

    西諾指了指餐刀號出現的地方,說:“你看他沖出風暴云層的地方,恰到好處,剛好可以用最短路徑攻擊到輕巡的弱點。那可是風暴云層,你覺得有誰能在風暴云層中準確定位嗎?”

    女軍官想了想,搖頭:“誰都不能。”

    “可是他們就可以,我不相信這只是巧合。”

    女軍官顯得有些不信,說:“真有人能夠做到單憑自身在風暴云層中定位?”

    “銀河里有幾千億人,誰也不知道里面究竟隱藏著什么樣的怪物,也許我們正在面對的這一個就是。”

    “那我們該怎么辦?”

    西諾思索片刻,說:“繼續目前的策略。”

    “您不是說他能夠準確在風暴云層中定位嗎?這樣的話,我們再延續目前的策略豈不是很吃虧?”

    西諾笑了笑,說:“總比在行星表面和他們打的好。我總覺得,無論威廉、約瑟夫,還是海瑟微和艾格尼斯,都隱瞞了很多東西。這些家伙要么敗了,要么就是迅速調離,我可不會去淌這趟混水。所以,我們就在太空中和他周旋一下。”

    西諾又道:“現在牌桌就兩個玩家,我,還有他。可是我手上的籌碼遠遠多過他,我輸十次都不傷筋動骨,而他只要輸一次就會出局。這樣的局,我為什么不玩呢?他也是人,只要是人就會犯錯誤。”

    頓了一頓,西諾說:“我們,就等著他犯錯!”

    女軍官用力點了點頭。

    餐刀號很快就返回原地,與林兮的星艦對接。楚君歸走進驅逐艦,來到林兮的艙室。

    林兮坐在虛擬舷窗旁,借著柔和的燈光,正在看書。一切都十分安靜,窗外的星光緩慢流轉,灑落在她的身上,讓林夕看起來有著前所未有的溫柔。

    “在看什么?”楚君歸問。

    林兮抬起頭,指了指對面的位置,說:“你回來了?坐吧!我在看最新出的一本小說,寫的是一個少女跨越一萬光年尋找父親的故事。”

    “我還以為找的是男友。”

    林兮笑了笑,說:“這本小說作者據說被男人傷透了心,所以她筆下主角的男人們大多沒什么好下場。”

    “這樣嗎?那或許我的結局會不一樣。這個給你。”楚君歸發送過來一份文件。

    林兮打開一看,原來是一份戰報,證明她的主炮剛剛重創了一艘聯邦軍的輕巡。這是主炮附帶的傳感器捕捉到的影像,是戰功評定的核心證據。一艘輕巡的基本戰力在6000到8000之間,這一炮就讓輕巡戰力損失超過10%,且必須返回修理。因此戰報給出的初步戰功評估是1021。

    “這筆戰功足夠你換一門新的主炮,所以你那門我就先用著了。”

    林兮一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