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457章 讓雞蛋飛

天阿降臨
     楚君歸看著開天投放的影像,默默思索。

    聯邦艦隊又擺出了熟悉的陣型,簡直就把魚餌兩個字寫在臉上。但是楚君歸卻在其中嗅出一絲非同尋常的味道。艦隊的位置向外軌高了少許,星艦的數量也多了一些。這些許的變化看上去并不起眼而且非常合理,此前都吃過一次大虧了,這次難道還不警惕點?

    然而在看似合理的部分之外,楚君歸看出更多的問題。聯邦艦隊看似分散,實際上正好都在彼此射程之內。也就是說無論楚君歸攻擊哪艘星艦,都會被整個艦隊的光束炮集火。而按照餐刀號過去的數據,等楚君歸沖到目標旁邊,開始攻擊時,基本上裝甲層已經要被打光了,就算偷襲得手,剩下的一丁點裝甲也頂不住幾秒,楚君歸根本逃不進風暴云層就會被打爆。

    聯邦艦隊并沒有熄滅引擎,也沒有關閉燈光,一切看起來都很正常且自然。但在這自然的表現背后,其實已經換了棋手。從艦隊的配置到位置的選擇,這位新的棋手無疑要比原有那位高明得多,他就像一位經驗老道的漁夫,坐在岸邊,耐心地等著魚上鉤。

    只是西諾并不知道,在平靜的水面之下,正看著他的是一條鯨魚。

    越是完美的布置就越容易出問題,楚君歸隨隨便便就想出了七八條擊破陷阱的方法,問題只是在于,哪種方法最能惡心到人。

    涉及到人心的事情,對楚君歸來說一向是難題,他思前想后,在幾個方案之間搖擺不定,最后無奈之下只能讓玄學出個隨機數,隨意選一個了事。選好方案之后,玄學組件趕緊邀功,表示它的隨機數和其它組件的隨機數完全不一樣。其它的隨機數是數學,而它的隨機數上則附加了天地氣運,這才是真正的隨機。

    楚君歸直接關閉了玄學組件,以示認可。

    “坐穩。”

    鋸齒餐刀號開始加速,經過上百公里的加速過程后,速度提到秒速兩公里的程度,然后一頭扎入風暴云層,就此消失。

    數分鐘中,鋸齒餐刀號猶如長鯨出水,猛地從風暴云層中沖出,并且劇烈加速,帶著一往無前的氣勢撲向聯邦艦隊!

    而聯邦艦隊也不含糊,幾乎是在鋸齒餐刀號出水的瞬間就鎖定了它,大大小小十余道高能光束破空而至,激射在鋸齒餐刀號的艦身上!

    在西諾面前,舷窗的影像自動切換到戰斗面畫。西諾抬頭一看,一口茶就噴了出來,失聲道:“殼這么厚?!”

    沖出風暴云層的鋸齒餐刀號包裹著層層疊疊的裝甲,已經腫得像個雞蛋,早就沒有雪茄時代的優雅,雖然雪茄看著也不怎么優雅。

    這個雞蛋速度飛快,迎著高能光束反射出耀眼光芒,一瞬間甚至刺痛了西諾的眼睛。

    那些高能光束照射在鋸齒餐刀號身上,激射出大量的蒸汽和碎屑,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燒蝕出道道刻痕。可問題是鋸齒餐刀號的裝甲層實在是太厚了,厚到對這點刻痕可以完全忽略不計,別說幾秒,就是生挨幾分鐘也不是問題。

    而且鋸齒餐刀號選擇的目標也出人意料,它撲向一艘驅逐艦,而不是陣型中央的輕巡。而且這艘驅逐艦處在最難被攻擊的位置,西諾怎么都不會認為它會成為目標。

    然而鋸齒餐刀號憑借著超厚裝甲,就可以在高能光束雨中自由閑逛,想打護衛打護衛,想打輕巡打輕巡,屬于點菜可以不用看價格的那種自在。

    然后試驗體不走尋常路,于眾多星艦中獨獨選中了驅逐艦。西諾雙眉舒展,總算松了口氣。

    以餐刀號的驅逐艦主炮,一炮命中弱點的話有可能直接把護衛艦打報廢,這在聯邦軍力中就是永遠的損失。而攻擊輕巡的話已經有過先例,一擊可以報廢一臺主引擎或是主炮,這樣輕巡必須返回基地修理。

    可是攻擊驅逐艦的話,餐刀號只能重創,沒有辦法像對付護衛艦那樣擊毀。而重創的話,驅逐艦的作用又遠不像輕巡那樣重要,對于聯邦的損害要小于攻擊輕巡。這種高不成低不就的事西諾是不會做的,雖然他經常看到同事們這么做。

    只是西諾并不知道楚君歸星艦的艦名,要是知道的話就會深思為什么要叫鋸齒刀,而不是蛋刀。

    鋸齒餐刀沖到那艘驅逐般側后方時,相對秒速已經提升到了3公里。驅逐艦竭力轉向,想要把自己的尾噴口給藏起來。它的反應很快,基本達到目的,當鋸齒餐刀號沖近時,它的艦身已經橫了過來,用側方面對。

    鋸齒餐刀號艦首光芒閃動,一連串的高能粒子就砸了過來。驅逐艦艦長和西諾瞬間松了口氣,這種攻擊完全可以承受,甚至可以再來個五次六次的。

    果然,高能粒子在驅逐艦艦身上砸出大片火光,撕開了一大塊艦體。可是并沒有傷到內部重要設備,論損失的話只能說是輕損。

    西諾剛剛露出微笑,笑容就僵在臉上。

    一個小黑點從鋸齒餐刀號上脫離,隨即以更加驚人的速度沖向驅逐艦,幾十公里的距離瞬息可至,而驅逐艦連躲都沒法躲!

    “太空魚雷!”西諾心中閃過這個念頭,然后就知道,那艘驅逐艦完了。

    重型太空魚雷直接撞入驅逐艦受損的艦體,幾乎整個插進艦身,然后才是驚天動地的爆炸!

    無數碎片在太空中飛散,驅逐艦艦體中騰起一團巨大的火球。當火球在太空中消散時,驅逐艦前后兩段幾乎呈90度角,只余一小段艦體勉強相連。

    這艘驅逐艦傷成這樣,肯定已經報廢,而且艦員幸存的恐怕都沒多少,高級軍官更是難以幸免,因為整個艦橋都被炸沒了。

    一擊得手,鋸齒餐刀號不再戀戰,全速向風暴云層逃走。所有聯邦星艦都拼命地將高能光束砸在鋸齒餐刀號上,打得它處處生煙。

    然而光束剝去一層裝甲,下面還有一層。再剝去一層,下面又有一層。這樣一層一層的,誰也不知道下面究竟還有多少層裝甲,反正這蛋依舊渾圓,只是從大雞蛋變成了小雞蛋,離鵪鶉蛋還遠。

    西諾臉色鐵青,盯著那只蹦蹦跳跳的蛋,就這樣看著它逃入了風暴云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