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458章 這廝竟如此陰險

天阿降臨
     悲劇人物的典型特征就是總會發現,今年雖然是過去幾年中最差的一年,但卻是今后幾年中最好的一年。

    西諾從來不認為自己是悲劇人物,恰恰相反,他始終覺得自己是最幸運、最具潛力與才華,也是最有氣質的男人之一,或許唯一的缺點,就是還不夠勤奮。另一個缺點,就是長情和專一,在他的人生中,女朋友的數量還不到朋友們一半。

    但是這幾天,西諾隱隱感覺到了宇宙的惡意。第一次失手還可以說是手下不得力,這第二次失手就只能怪自己,而且損失比第一次還要大得多!

    誰能想得到僅僅幾天時間,那艘古怪的手造星艦就能徹底變樣,腫成那樣?光是腫不說,還不知道它從哪弄了重型魚雷過來,還是近乎瘋狂地近距離發射。

    西諾自己也是星艦設計和駕駛的專家,非常清楚星艦變胖一圈不是那么簡單的事。這涉及到重心、進出行星大氣層時的變化、整體結構的重新設計乃至所有飛行參數的重新調整,這工作量簡直就和重新設計一艘新的星艦差不多。而且鋸齒餐刀號何止是胖了一圈,簡直就是徹底變形。這種劇烈的改變,就算是早就有了設計圖,但是飛行性能的變化對駕駛員也是極大的考驗。沒有十年八年的訓練,休想把它飛得如臂使指。

    誰又能想得到,鋸齒餐刀號雖然變胖了,可依然是個靈活的胖子。

    西諾痛苦地揉著鼻子,重重地吐了一口氣。在這個時候,他忽然想起一句東方的古話:福無雙至,禍不單行。

    西諾心中一顫,然后就看到那枚被削去一層的蛋刀又從風暴云層里跳了出來。

    聯邦艦隊正在風暴云層表面搜索鋸齒餐刀號的痕跡,一個個擺出的是恨不能掘地三尺的架勢,幾乎是貼著風暴云層在搜索,唯恐不夠賣力,被西諾將怒火遷到自己頭上。

    當鋸齒餐刀號再度沖出云層時,幾乎是一頭撞進了聯邦艦隊的正中央!

    看著滿眼的目標,楚君歸雙眼放光,一聲長笑,在意識中對戰術欺騙道:“回去就給你升級!”

    戰術欺騙:“謝主隆恩!”

    “???”楚君歸十分疑惑,但是意外地又有些受用。他暗將這些心理和生理上的數據變化都記了下來,以待日后分析。眼下要務,當然是篩選一個新的倒霉蛋。

    開天此刻與楚君歸完全鏈接在一起,將自己看到的所有影像數據全部傳送給楚君歸,而楚君歸自己和芯片共同處理,瞬間形成數十個任務,分發給開天,開天又選擇其中一小部分轉給李心怡,然后挑了個最難的扔給李若白。

    數據如洪流般在通道中涌動,少女的芯片也是一代頂級產品,再加上她自己,幾乎是瞬間就把所有任務完成返回,開天也是完成了自己的部分,連同少女的數據一起反饋給楚君歸,并且特意標注:次等高級人類目前完成進度8%,預計可在5分鐘后完成。

    楚君歸接收了數據,和自己完成的數據匯總,然后發現決策的完善程度已達97%,差的那3個百分點不影響判斷。

    過程看似復雜,實際上不過毫秒之間的事,楚君歸抬頭,已經鎖定了一主一次兩個目標。

    西諾還沒從震驚中恢復,就看到蛋刀號上射出一枚太空魚雷,直奔自己而來!他這一驚非同小可,重型太空魚雷威力極大,哪怕是重巡也不愿意挨上一發,何況是輕巡?而且這枚魚雷端端正正地對著艦橋而來,萬一真的打中,到時候船還在,人可要沒了。

    西諾瞬間越過艦長,直接對主腦下令,啟動了緊急規避。輕巡劇烈震動,如同被人狠踢一腳,躍向高軌。

    逃離之后,西諾才冷靜下來,暗叫不好。以他這艘輕巡的機動性和防御武器,完全不怕單枚的太空魚雷。只是剛剛雙方距離實在太近了,他又珍惜自己,本能地想要逃離險境,這才啟動了應急逃跑程序。

    西諾急忙切換視野,望向戰場,入眼就看到一艘護衛艦尾部正噴出無比絢爛的火光,無數碎片四下飛射,整個艦體后三分之一全部消失。

    這還沒完,又是一枚太空魚雷帶著明顯的尾跡,正在迅速靠近另一艘輕巡。那艘輕巡在努力規避,同時艦身上數門副炮一齊開火攔截。但是距離實在是太近了,那幾道細細的高能光束威力顯然不足以提前引爆。

    緊接著,在西諾眼前又燃起了一團熾烈火球,火球中飛出的每一片碎片都在刺痛著西諾的眼球。他咬緊了牙,盯著那團烈火,直到它徹底消失。

    輕巡的前方艦體上出現了一個大洞,內部結構也有一定損毀,好在它動力仍在,主炮和艦橋也是毫發無損。西諾一眼就看出受損部位是相對防御最高、也是最沒有用的蜂巢式儲物倉庫,一顆懸著的心這才放下。

    他沒有下令反擊,而是看了眼戰場回放。果然,鋸齒餐刀號在襲擊之后就掉頭逃入了風暴云層。

    西諾的嘴角抽動了一下,過了幾秒才下令:“留下一艘護衛艦回收逃生艙,將受損星艦拖向高軌,然后報告損失。”

    整個艦隊依序而行,只留下一艘護衛艦搜尋和救治艦員,其余星艦全都向高軌轉移。其實這種打擊下艦員根本沒有時間逃入救生艙,護衛艦只是在找那些依靠自己戰甲存活的人,他們可支撐不了多久。

    然而艦隊還沒有到高軌,鋸齒餐刀號忽然又從風暴云層中沖了出來!

    整個艦隊頓時一陣騷動,所有星艦都停止轉移,就地靠攏,結成密集防御陣型,嚴陣以待。那艘搜尋艦員的護衛艦則直接向遠方逃走。它剛剛親眼目睹同僚的尾部主引擎被直接打爆,都不必用上太空魚雷。

    遠遠望去,那顆蛋已是滿身蒼桑,表面不知有多少道傷痕,已經不是縱橫交錯,而是坑坑洼洼。即便整個小了一圈,鋸齒餐刀號看起來依舊渾圓,無聲地表示老子甲還厚著。

    它躍出風暴云層后,就呆在原地,然后四下轉了一圈,似是沒想到對手們居然都不見了。它找了一圈,這才發現聯邦艦隊,于是抬起了頭,與聯邦艦隊隔空相望。

    雙方都在射程之外,但都沒有要彼此靠攏的意思,就那樣大眼瞪小眼地互相看著。

    如是僵持片刻,蛋似乎明白了聯邦艦隊不會再下來了,于是掉頭,劃著S型慢吞吞地飛走。

    西諾眼睜睜地看著這顆扭動的蛋飛到幾百公里外,鉆入風暴云層。

    他正恨得牙癢,忽然間下方風暴云層一動,那顆蛋竟然又沖了出來!

    西諾頓時驚出一身冷汗,暗道這廝竟然如此陰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