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459章 對手和敵人

天阿降臨
     鋸齒餐刀號在低空徘徊了一圈,緩慢而又威嚴,仿佛國王在巡視自己的領地。

    聯邦艦隊靜靜地停在高軌,一個個虎視耽耽,仿如盯著獵物的惡狼。可是從它們紋絲不動的姿態中,就隱隱能夠看出一絲忌憚。

    雙方就這樣遙遙對視,深情且纏綿,恨不得置對方于死地。確切點說,是西諾才有這種感覺。而楚君歸的感覺和境界就完全不一樣,試驗體的世界充滿了生機和陽光,盡管陽光是藍太陽的光,生機是4號行星戰獸的生機,對普通人來說都足以致命。

    鋸齒餐刀號晃了幾晃,又扭了幾下,這才擺動著屁股,一扭一扭地飛走。

    西諾盯著遠去的蛋影,憤怒中又有一縷欣喜。他有些不明所以,細思之后終于明白,那是寂寞天才終于遇到對手的欣喜。

    鋸齒餐刀號內,李若白說:“君歸,你的敵人,或者說對手一定很多吧?”

    “敵人很多,對手……很少。”楚君歸點頭。

    少女在旁邊插道:“若白,你什么意思?”

    李若白道:“我的意思就是,像君歸這種人,一定會有不少深仇大恨吧?”

    “姐夫人很好的。”

    “他人是很好,對我們很好。但是對敵人可就不是這樣了。你就看看剛才,我要是對面的司令,肯定被他氣死了。這種就是傳說中的你看我不爽、又干不掉我的感覺吧?”

    少女細細一想,就點了點頭。

    這時鋸齒餐刀號突然掉頭,一頭扎進風暴云層,又向聯邦艦隊飛去。李若白吃了一驚,問:“君歸,你要干什么?”

    “你剛才提醒了我一件事。”

    “什么事?”

    “對面的指揮官可能對我們有些誤會,我需要糾正他一下。”

    “什么誤會?”李若白問。

    “他或許會覺得自己是我們的對手,而不僅僅是敵人。”楚君歸回答。

    “這兩者有什么區別嗎?”

    “有區別,敵人基于立場,而對手基于實力。”

    李若白若有所思,“所以,就是敵人覺得不行就會逃,而對手就會留下來比劃比劃?”

    “準確。”

    “所以你要打消的就是他這種誤解?”

    “是的。”

    “那要怎么打消呢?”

    楚君歸思索了一下,綜合了各大組件提出的意見,說:“當一個耳光打得足夠長的時候,就可以了。”

    李若白聽得云里霧里,不明白楚君歸在說什么。

    片刻之后,蛋又從聯邦艦隊下方跳出,驚起一片雞飛狗跳。西諾在初時的驚慌后立刻鎮定下來,喝道:“慌什么?我們在高軌,它敢上來嗎?”

    一眾麾下軍官一想果然在理,也就冷靜下來,十余星艦嚴陣以待,如一群獅子圍觀刺猬。

    但是今天這只刺猬有些特別,它不光不害怕,還很喜歡在獅群中央悠哉悠哉地散步。

    鋸齒餐刀號緩慢且笨拙地在原地飛著8字形,時不時還要扭兩下屁股。這樣搞了幾分鐘后,似乎楚君歸也覺得沒意思,于是索性停下,就那樣懸浮在低軌,看著數量眾多的聯邦星艦。

    雙方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轉眼間十分鐘過去,二十分鐘也過去了。

    西諾鎮定自若,細細啜著紅茶,一臉嚴肅地說:“他這是要和我比耐心。呵呵,這么幼稚的挑釁我會上當嗎?”

    指揮臺上一眾艦長的影像頻頻點頭,看上去都深覺有理。

    西諾心定了些,可是總覺得哪里不對。

    又是十分鐘過去了,西諾感覺心中像是有一團火,燒得他想砸東西。

    這時旁邊響起一聲輕咳,悅耳的聲線讓西諾緊鎖的雙眉舒展開來。他抬頭望向女軍官,說:“有什么好消息嗎?”

    女軍官說:“大人,我想我需要提醒您,您正率領整支艦隊與一個……小艇在對峙。”

    西諾頓時不悅:“那艘小艇干掉了我一艘驅逐艦一艘護衛艦,還打回去一艘輕巡!你跟我說它是艇?”

    女軍官的臉如石刻冰雕,沒有絲毫波動,“大人,那個……東西,總長只有61米。聯邦標準,150米以下的星艦都叫艇。”

    “那是驅逐艦的火力,那是重型魚雷,你跟我說那東西叫艇?”西諾有些激動了。

    女軍官依舊面無表情,說:“如果它不是艇,那是什么?蛋?聯邦沒有蛋這一級的星艦。”

    西諾愕然,終于冷靜下來。他走到舷窗前,看著靜止不動的鋸齒餐刀號。看了不知道多久,他才長嘆一聲,悵然說:“你說,我真的比不過他嗎?”

    “誰?”女軍官不明所以。

    西諾指了指鋸齒餐刀號。

    女軍官想了想,問:“如果您在那顆蛋里,您會怎么做?”

    西諾一怔,“怎么做?當然是有多遠逃多遠!這么一艘破船面對整個艦隊,我傻了嗎……”話說到一半,他忽然停住,然后怔怔地看著鋸齒餐刀號。

    女軍官繼續說:“如果這顆蛋里的男人手上有一支和您一樣的艦隊呢?”

    西諾忽然出了一身冷汗,勉強說:“我會有多遠就跑多遠。”

    “您覺得,他需要多長時間才能有您現在的艦隊?”

    西諾汗如雨下:“只要把前面的戰報提交上去,無論唐還是聯邦,第二天就會有我現在的艦隊。”

    “那您為何還要在這里跟他對峙呢?您是覺得自己是他的對手嗎?”

    西諾遽然而驚,“是啊,我為什么還要在這里?”

    女軍官道:“您的敵人很多,他們中很多人會想要在您跌倒的地方證明自己。為什么不把這個機會讓給他們?”

    西諾腦中瞬間如有一道閃電掠過,豁然開朗,他一把抱住女軍官,重重親了一口,然后道:“我明白了!我這就撤軍,然后誰愛來就讓誰來吧!我看他們能笑幾天!”

    女軍官嫣然一笑,“這就對了。”

    西諾深深地看著她,說:“你今晚有空嗎,我想正式地追你。”

    女軍官掩口輕笑,“您知道我叫什么嗎?”

    西諾放開了她,后退一步,正色道:“能告訴我你的名字嗎?”

    “簡。”

    西諾重復了一遍她的名字,然后看著鋸齒餐刀號,一聲嘆息,道:“這么皮的蛋,還真是第一次見。”

    簡淺笑,說:“聽說在盛唐,太皮的蛋都會被吃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