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463 別有用意

天阿降臨
     猛烈的爆炸將西諾掀翻在地,房間里一瞬間失去了人工重力,所有的東西都飛到了天上,四處亂砸。在戰甲自動平衡的保護下,連續與艦壁碰撞數次的西諾終于明白并不是自己穩不住,而是整艘星艦都在翻滾。

    他竭力飛向指揮臺,半途看到簡已經先一步撲到指揮臺上。這時一個辦公桌呼嘯飛來,她抓牢指揮臺,不閃不避,生生抗下這一撞,然后咬牙啟動了應急自救程序。

    星艦開始自檢,一個個設備重新啟動、自檢且并入網絡。星艦穩定系統重新投入工作,翻滾就此停止。然后通訊系統開始工作,西諾就聽到通訊頻道中充斥著嘈雜的呼叫和詢問,然后一個音量明顯高出一等的聲音說:“旗艦遭受重創,失去反應。現由本艦接替旗艦職責,艦隊各艦聽令!現命令……”

    西諾接入通訊頻道,冷笑道:“我還沒死呢,這就想奪權了?”

    那人顯得有些尷尬,解釋道:“我只是按條例程序辦事。”

    “行了行了!”西諾沒好氣地打斷了他。不過西諾也知道那人確實是按程序辦事,只是急切了些。他把這事暫時放在一邊,問:“敵人呢?”

    “它襲擊成功后,又逃進了風暴云層。”

    西諾定了定神,吩咐道:“檢定戰損!”

    數分鐘后一份詳細報告就傳到了西諾的終端。雖然已經有了心理準備,可是看到這份報告的時候,西諾還是有種微微眩暈的感覺。

    他所乘坐的重巡整個艦艏連同三門主炮全部消失,整個艦體被生生削去了四分之一,原本艦艏的部位只留下恐怖的斷面。龐大的重巡被炸得翻滾著飛出數百公里,可見爆炸的威力有多可怕。

    艦內大部分功能都已失去,連自衛都做不到。還好動力系統仍能工作,依然有70%的動力,能夠撤離戰場,轉移到后方去。

    無論從哪個角度看,這艘重巡都是重創,而且是接近報廢的那種。它仍可修復,但是價格已經超過新建一艘的三分之二。這讓它的修復變得十分棘手,返回后方后還要經過一系列冗長的評估,才能決定是修復還是干脆造一艘新的。

    西諾定了定神,說:“從現在起,旗艦定為紅色劍魚號,我將轉移到紅色劍魚號上,各艦警戒。”

    片刻后,西諾就坐在另一艘輕巡上,艦員們還在忙著搬運設備、整理殘骸,搶救散落在天空的艦員。

    這時原本紅色劍魚號的艦長,也就是有些急切想要接替西諾艦隊指揮的男人快步走來,說:“西諾將軍,我建議先行后撤,留下一艘護衛艦搜索幸存人員即可。”

    西諾此刻臉上看不出任何表情,也沒有憤怒或是焦急的跡象。他不疾不忙地說:“為什么提這個建議?”

    “大人,我們剛剛并沒有給敵人以重創,所以在這里不能停留太久。”

    西諾淡淡地道:“怎么,你怕了?”

    “這并不是怕,而是沒必要無謂的犧牲。它補充魚雷并不需要多久,而我們的輕巡根本抗不住它的一輪齊射!如果不是在這種環境,我們其實無須害怕,它敢過來就是自殺。可是偏偏我們現在就在這個見鬼的地方,才會給它機會偷襲!”

    西諾看著男人,忽然一笑,說:“你是在指責我指揮不力,把艦隊帶進險地了嗎?”

    男人一怔,神情有些不自然,說:“將軍,我并不是這個意思。”

    西諾笑了笑,伸手拍拍他的肩,說:“沒關系的,你說得對!這次失敗確實是我考慮不周,指揮失誤。好,我們現在就撤回高軌,留一艘護衛艦就行。”

    “多謝將軍!”男人鄭重地行了個禮。

    西諾向舷窗外的能源補給站看了一眼,說:“拆卸和搬運需要時間,我們不能在這里太久。拆個樣本回來,余下的直接摧毀了吧!”

    頓了一頓,西諾又說:“就讓三尾蝦號去執行搜救任務。”

    “是,將軍。”男人行了個禮,離開了艙室。

    簡在旁邊一直沉默不語,這時才說:“您是別有用意嗎?”

    “哪有!”西諾含笑說,然后頓了一頓,又道:“就算有,也要看那家伙配不配合。”

    這時舷窗外出現一道道高能光束,照射在軌道站上,轉眼間引起劇烈的連鎖爆炸。兩艘穿梭艇則各帶兩個動力爐返回。它們各自飛入一艘輕巡,然后輕巡的艙門就開始緩緩關閉,整個艦隊都做好了轉移的準備。

    就在這時意外發生,4個動力爐同時爆炸!

    狂猛的沖擊波直接吹飛了艙門,并且將艦內徹底清洗了一遍,凡是被涉及到的艦員瞬間被壓成各種形狀,根本沒有幸存機會。爆炸范圍內所有設備全被摧毀,連艦體相對一側都相應微微凸起。其中一艘輕巡艦體一震,突然出現明顯的扭曲。

    動力爐爆炸的威力出乎所有人意料,遠遠超過太空魚雷。輕巡連艦內最堅固的支撐結構都有些變型,更不要說其它設備甚至是人員了。

    西諾呆呆地看著這一幕,片刻之后突然暴怒,吼道:“我說過只拿一個樣品,誰他X的擅作主張,帶回4個的!我要把他就地……”

    簡輕輕拉了一下西諾,說:“我想,違反命令的人都已經死了。”

    西諾深吸了一口氣,強壓下怒火,說:“救援受損星艦,全員撤往高軌,三尾蝦號留下搜救幸存者。其余星艦現在立刻撤離!”

    幾艘驅逐艦向輕巡靠攏,兩艘拖一艘,向高軌撤離。然而牽引一開始,其中一艘輕巡突然斷成了兩截!

    沒辦法,兩艘驅逐艦各拖一截,飛向高軌。

    西諾乘坐唯一完好的輕巡,為整支艦隊墊后,緩緩駛離。他站在舷窗前,默默看著危機四伏的風暴云層。

    “您在想什么?”簡在旁邊輕聲問。

    西諾平靜地說:“他應該已經換好魚雷了吧?”

    簡的臉色也是微微一變,不再說話,默默地看著舷窗。

    這時爆裂鋸齒餐刀號果然從風暴云層沖出,將蓮蓬的正面對準了正在撤離的聯邦艦隊。

    西諾的指揮臺上亮起了開火請求,但他抬起手,示意不許開火。

    下方的蓮蓬盡管每個孔洞都在散發著驚人的惡意,但是最終還是沒有追上來,就那樣目送聯邦艦隊遠去。

    指揮艙內,西諾淡淡地說:“可惜,這樣就不好派三尾蝦去送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