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466章 多聊一會

天阿降臨
     巨大的星圖不斷閃爍,隨著會議的進行,持續有最新的情報和數據匯入到星圖中,補充著星圖的數據。

    會議進入后半程,開始討論一些細節問題。老人忽然注意到了一個被忽略的小細節,于是將星圖局部放大,指著那里問:“N7703星系那里怎么損失有點大?”

    “主要是環境因素。”一人搶著回答。

    老人微微皺眉,“又是4號行星的風暴云層?指揮官是誰?”

    “是西諾少將。”

    老人長眉微動,“是路易家的那個西諾?”

    “是的。”

    老人略想了想,就說:“那就讓他去折騰吧。”

    這時另一名女將軍問:“如果他要申請調整區域怎么辦?”

    “批準。”

    “是,大人。”

    老人的目光隨即從N7703星系上移開,望向整個星域,片刻后說:“暫停所有二級以下的項目,集中資源,在接下來的30天內加大打擊力量。我們必須要讓對手知道我們的決心。”

    各位將軍身影消失,老人臉上顯出一絲疲憊。兩位年輕少女一左一右扶住了他,又有一名女醫生取下老人后頸處的接收器,切斷了與星圖的聯系。老人顯得輕松了一些,慢慢回房休息去了。

    4號行星表面,一架幽藍色的戰機劃出優美弧線,迅速飛過半個行星,來到了當日大戰的戰場。它剛剛出現,就被負責警戒的開天發現。楚君歸本來在星艦外工作,得到提醒后立刻返回爆裂鋸齒餐刀號,然后提升了一些高度。

    戰機也發現了楚君歸,徑自向這邊飛來,然后懸停在千米之外,與楚君歸對峙。

    就在楚君歸疑惑之際,對面的戰機射出一道通訊光束,照射在楚君歸的星艦上。這是人類社會通用的通訊方式,楚君歸無需主腦翻譯就能看懂。

    “談談?”

    楚君歸略一思索,就將光通訊的資料全部傳給開天。開天用了三秒消化全部資料,就知道該怎么使用,眼睛射出一道細細光束,得意洋洋地說:“怎么樣,我學得快吧?”

    楚君歸看看那道光束,實在是細得不像話,怎么看也不像能夠照到對面戰機的樣子。略一沉吟,楚君歸就將唯一門高能光束副炮的輸出功率調到最小,然后一炮打了過去。

    戰機頓時一陣雞飛狗跳,可還是被光束牢牢釘住。

    這時戰機駕駛員才收到斷斷續續的消息,“可以談。”

    發送完消息,楚君歸就關了副炮。

    戰機穩定下來,片刻之后,又射過來一道光束,“我叫西諾。”

    楚君歸又開了一炮:“你好,西諾先生,很高興認識……”

    戰機忍無可忍,又回了一道光束:“你難道沒有光通訊系統嗎?!”

    楚君歸繼續開炮:“這里窮鄉僻壤的,什么都沒有,怎么可能會……”

    戰機沒有停完,又射過來一道光束:“拜托,能不能簡潔點!我的防護層都快被你打穿了!”

    楚君歸略感抱歉,趕緊開炮:“是這樣嗎?那你這架戰機有點脆啊!你看我,光是護甲層就有三米,我們就是聊一整天都不會有事……”

    戰機一個側滾,試圖避開,然而高能光束就跟長了眼睛一樣,牢牢釘在它身上,還是同一個部位。

    “你這樣總是打斷我說話,是很不禮貌的。基于我們原本的敵對立場,我警告你,我的耐心也是有限的。”楚君歸已經有些不高興了。

    對面戰機回了一道有氣無力的光束:“再不打斷你,我就要被你擊落了!”

    楚君歸也看到戰機機體上那個坑正變得越來越大,估算機體的厚度,似乎再挖下去有些不妙的樣子,于是說:“那我換個落點,或者保持移動?”

    戰機的光束都在顫抖,呻吟道:“這漆很貴啊!”

    楚君歸只好繼續用光束炮挖坑:“那怎么辦?你不是想要談談嗎?到底想說什么?我們都聊這么久了,一句正題都沒說,你這個人一點都不干脆。”

    西諾欲哭無淚,咬牙換了個部位挨炮,以最快最簡潔的速度說:“我要和你決斗,用戰機!”

    “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和我決斗的,不管用戰機、機甲還是中世紀冷兵器。決斗是你們聯邦的傳統,一般都要求身份對等。所以我得知道你是誰,看看你有沒有資格和我決斗。”

    西諾心都在滴血,強忍著聽完楚君歸的長篇大論,戰機機身上又多了一個坑。好不容易等楚君歸說完,他才說:“我是聯邦少將,星艦艦隊的少將,并不是那些亂七八糟軍團的垃圾。我們用戰機格斗一次,要是你輸了,我可以赦免你的罪行,并在我的艦隊番號下新設一個獨立艦隊。你和你的部下都不用分開,可以直接進入獨立艦隊,并且擁有一定的自主權。當然,你們所有的裝備和軍費都由我負擔。如果你想要更多的自主權,就需要分擔一部分軍費,但比例不會超過30%。你看如何?”

    鋸齒餐刀號里,李若白咦了一聲,說:“條件不錯啊!這算是收編了,規格還相當高。”

    不過再好的條件對楚君歸來說都是廢話,他隨手回了一炮,“要是你輸了呢?”

    這還是楚君歸第一次說話如此簡潔,西諾簡直有種感激涕零的感覺。他生怕楚君歸再補充幾句,趕緊說:“如果我輸了,我就率領艦隊離開。”

    話一出口,西諾也覺得似乎有些不夠,雖然他不覺得自己會輸,這些條件多點少點都沒有意義,不過為了讓楚君歸接受,他覺得還是顯得大方些為好,于是又說:“你還想要什么,盡管說!”

    楚君歸沉吟片刻,轟出一炮:“20門重巡主炮!”

    戰機驟然一沉,差點栽到風暴云層里去。

    西諾咬牙道:“重巡主炮根本不在我的權限之內,就算我想給也出不了庫。你這么沒誠意的話我們之間就沒法談了。現實一點,我的艦隊內部庫存中還有4門輕巡洋艦主炮,你要……”

    他話還沒說完,迎面就是一道光束炮射來:“成交!”

    西諾呆了一呆,差點一口氣沒喘上來。他忍著復雜心情,和楚君歸約定了戰機格斗的時間地點,就駕機離去。

    等他走了,李若白說:“為什么不均著點打?”

    楚君歸道:“他那漆大概不便宜,真給他換一層漆,估計就談不成了。”

    李若白恍然:“我就說它的顏色怎么那么好看呢!這種絢黑紫可不常見啊,抓到他之后,我一定要問問他是在哪上的漆!”

    說到這里,李若白轉頭問:“你能贏吧?”

    楚君歸高深莫測地一笑,從意識深處翻出了深空戰機綜合格斗0.1a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