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469章 何以解憂

天阿降臨
     宇宙是冰冷且寂靜的,而現實有時比宇宙更殘酷。

    如果有選擇,那么西諾寧可沒有看到眼前這一切。并不需要多好的數學,就能算出他就是打光戰機上全部彈藥和能量,也奈何不了這顆實心球。此刻的西諾感覺自己就像中世紀的騎士,他以為對手穿的是板甲,可實際上對手是一坨實心的鋼。

    西諾強忍心中酸楚,四下看看,發現這個駕駛艙極為簡陋,各個儀器設備都充滿了制造機出品的廉價質感。放眼望去,居然看不到一個高級貨。駕駛艙內甚至連人工重力都沒有,西諾還得開啟自身戰甲的位置保持系統,這才不會到處撞來撞去。

    看了一圈,西諾的目光落在楚君歸身上,說:“你這里的操作系統真是夠原始和簡陋的,我實在難以相信你就在這樣的環境下戰勝了我。那么,我能夠有幸知道你的名字嗎?”

    楚君歸搜索了一下聯邦的習俗,就說:“楚君歸。”

    “楚君歸……”西諾默念了幾遍,將這個名字牢牢記住,然后向楚君歸伸出手,說:“您擊敗我的方式實在是令人嘆為觀止,雖然這種方式有悖于某些約定俗成的常識,但是失敗就是失敗,哪怕再來一次,我也一樣會失敗。不得不說,能夠設計出這種戰機,您的思路確實非同尋常。”

    這話聽著似乎有些不順耳,放在別人身上或許就要怒了,不過試驗體的思維方式本來就和普通人類不同,而且他也從來不會把情緒放入影響決策的范疇。

    所以雖然被西諾小小地嘲諷了一下,楚君歸仍是微笑著說:“這里的條件就這樣,只能就著手邊材料對付著隨便造一架,反正夠用就行。”

    西諾就覺得這話有點刺耳,可是敗軍之將無以言勇,他也只能把這股火壓在心底。

    這時控制臺上亮起一段文字,原來是高軌上的星艦發來通訊:“西諾大人已經落敗,我方會信守承諾,也期待您能夠保證西諾大人的安全及尊嚴。我再重復一遍,我們已經為大人準備了充足且豐厚的贖金。”

    楚君歸頓時精神一振!

    贖金就贖金,還非要強調充足且豐厚,這兩個形容詞一加上去,試驗體的感覺和預期可就完全不一樣了。在他眼中,此刻的西諾連臉上都是刷金漆的,當然,必須得是限量款,全星域限999的那種。

    “贖金多少,怎么交割?”楚君歸關心的一向是實際問題。

    “我們會把約定的四門主炮送至低軌,然后你們驗貨后自行收取。”

    “沒問題。”試驗體感覺身體內部有些激素在不受控制地分泌,神經電流也有些許的增強。試驗體沉默了,開始細心尋找問題根源。

    少年的靈魂冒了出來,冷冷地說:“不用找了,原因很簡單,你就是個財迷!”

    試驗體堅持不認同,楚君歸始終覺得,財富對于自己毫無意義,怎么可能會為這么一點小錢高興?那也太小看試驗體了。當然,如果認真想想,這點錢也真不算少了。

    少年的靈魂現在已和試驗體完全融合,早就無分彼此,只是楚君歸小心翼翼地給少年靈魂留了一小塊獨立的位置。其實這個聲音已經不再是少年靈魂的聲音,而是楚君歸根據少年靈魂作為基礎,推衍而成的新組件。

    試驗體也不明白為什么要這么做,只是本能地保留了這么一小塊地方。

    開心和對往事的回憶各持續了一個毫秒,試驗體就恢復正常,回復說:“那么贖金呢?”

    “這四門主炮不就是……”

    楚君歸直接打斷了簡,“這四門主炮是我們決斗的賭注,但是現在我抓到了他,所以需要額外支付贖金。”

    簡沉默片刻,說:“好的,我明白了,請您稍等。”

    “沒關系,如果暫時支付有困難,我可以負責招待西諾將軍一段時間。等我整理一下我們的標準待遇,馬上就可以發送給你。”

    所謂標準待遇其實也不用整理,無非就是人均0.5平方米,每日四餐喂營養膏而已。認真的說,這其實算不上什么虐待,真正打擊都是精神層面的。

    在試驗體眼中,贖金沒有進自己的口袋,那就還不是自己的。西諾當然要保證他的安全,但要說過得有多好,那就不必了。西諾和艾格尼絲不同,要是這樣對待艾格尼絲,那保證什么都拿不到;但是這樣對待西諾,贖金到賬的速度就會瞬間加快。

    西諾在旁邊饒有興味地看著。楚君歸的控制臺上沒有屏幕,是由一個飄浮在空中的眼睛投射出的影像。

    西諾盯著這只眼睛左看右看,贊道:“做得確實不錯!我說,你的品味很有意思啊,復古風加生物科技風,嗯,很小眾,但是很有吸引力。這顆眼睛用什么東西做的?很逼真啊,我甚至能夠感覺得到它在憤怒地瞪著我,哈哈!”

    楚君歸道:“這個問題不重要,我得先把你的贖金談好。”

    西諾不以為然,“贖金?哦,我明白了,你捉到了我,是可以要贖金。雖然這樣做有些不夠紳士,但是就看你這駕駛艙,就知道你過得不怎么樣!而且你們盛唐軍官的薪水實在是很可憐,這怎么夠生活的。”

    “確實!”楚君歸想起了自己那點薪水,頓時深有同感,連連點頭。

    西諾嘆了口氣,說:“算了,你也不用太過糾結,盛唐將軍至少社會地位很高,不像我們這里,將軍滿大街都是。”

    “我不是將軍。”楚君歸糾正了西諾。

    “哦,也對。盛唐對軍銜年限卡得很死,看你這么年輕,恐怕當將軍有點困難。不過上校也不錯了,不大不小,正好。”

    “我是上尉。”

    “什么?!”西諾完全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確切點說,我目前只是少尉,上尉我申請了,但是還沒有收回復。”楚君歸進一步澄清。

    “等等,我是被一個少尉給擊敗的?這不可能!這里面一定有什么地方搞錯了!”

    楚君歸不理西諾,因為這個時候簡又傳來消息:“關于贖金,我有一個初步的提議。”

    “我在聽。”楚君歸的注意力完全被吸引過去,把西諾拋在一邊。

    能夠一次性拿出四門輕巡主炮下注的家伙,想必贖金數額必不會小。楚君歸其實并不關心西諾究竟是誰,家世如何,身居何位。一切身份,最終都會在贖金中得以體現,講再多花里胡哨的頭銜都沒有用。

    楚君歸盯著控制臺,期待著下一段文字的出現,心情竟是有些忐忑。

    這時試驗體終于深刻理解了一個人生道理,也是試驗體生道理:何以解憂,唯有暴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