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476章 不安的根源

天阿降臨
     李若白在地下忙得不可開交之際,楚君歸正在實驗室里反復驗證著的剛剛研究出來的高能光束結晶。

    這顆結晶是用多種材料按嚴格比例混合后,經過多次高溫高壓處理,最終實現晶化。制備過程需要大量的能源,要在1000萬千瓦供能下連續處理24小時,才能得到一塊足球大小的晶體。

    楚君歸手上就拿著一塊剛剛制備出的晶體,不斷切換視野反復觀察。這塊晶體表面呈現不規則的切面,內部有些混沌,可以看到大片的絮狀物。論精度它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這么大的一塊晶體切削后可以輸出功率為50萬千瓦的高能光束,大致和一座驅逐艦的副炮相當。

    老實說阿爾法晶體還相當原始,各方面數據都乏善可陳,技術指標大約相當于300年前的水準,就連一些大點的星盜勢力都看不上由阿爾法晶體制成的光束炮。而且阿爾法晶體由于使用了大量生物有機質材料,所以純度控制變得相當困難,內部不光有大量絮狀物,并且絮狀物的分布也相當隨機,這意味著晶體的品質會參差不齊,并且不排除會出現大量廢品。

    不過所謂廢品倒不是完全不能用,而是能量轉換指標不達標,或者切削不出足夠大的晶體,導致輸出功率不足。

    而阿爾法晶體的優點同樣非常明顯,那就是耐用且極好地適應4號行星的特定環境。它激發出的光束在大氣中的穿透力和衰竭率都遠遠優于標準的光束炮。另外它可以承受長時間的連續激發,連續激發時間可達3分鐘,是普通光束炮的數倍。

    此刻楚君歸手頭雖說并不是太缺武器,但是這些武器的配套彈藥卻是相當有限。別的不說,只要再打幾仗,楚君歸手上的四門輕巡主炮就都得歇菜。

    阿爾法結晶雖然原始簡陋,但它就和生物芯片一樣,可以在4號行星周圍給楚君歸帶來獨一無二的優勢。

    時時刻刻都在擔心火力不足的楚君歸立刻開始安排阿爾法結晶的生產。此刻2號基地總體能量供應超過8000萬千瓦,若是放在母星時代,已經相當于3個最大水電站的發電量。因此楚君歸手上的能量相當充裕,哪怕精煉爐日夜不停,也總能有一兩千萬千瓦的供能冗余。

    楚君歸想了想,直接壓縮了一部分精煉爐的產能,騰出4000萬千瓦的供能,同時提煉4塊阿爾法結晶。這樣一天之后,楚君歸手上就會有4門光束炮。楚君歸并不打算真的造4門炮,而是采用了簡單粗暴的做法,直接將4門炮并連,這樣就變成了一門4倍威力的光束炮,只不過射出的光束不是一道,而是4 道。

    這門炮的威力已經超過200,相當于護衛艦主炮。楚君歸暫時還不打算把它搬上星艦,而是在基地指揮大樓的樓頂清出位置,修建了一個炮座,并且配備了輔助操控的生物主腦。直到這門全新的阿爾法炮安裝完畢,楚君歸才有了些許的安全感。

    阿爾法光束炮和聯邦在基地安裝的要塞防御炮可不一樣,論威力這是純正的艦炮,和一般的要塞防御炮根本就不是一個級別。哪怕是聯邦最先進的主戰戰車,在阿爾法光束炮面前也能被一炮蒸發。

    阿爾法光束炮安裝完畢后,楚君歸就讓人在要塞外用裝甲板做了個靶子,結果被一炮洞穿。試驗體對于阿爾法炮的威力相當滿意,就不再測試,準備繼續擴大生產。

    有了阿爾法炮,基地的能量供應又開始不足,楚君歸不得不啟動新一輪動力爐的生產。此刻就連試驗體都覺得自己陷入了怪圈:物資不夠要加大生產,加大生產就導致供能不足,增加供能又會導致物資不夠,如是反復循環,如同水多了加面,面多了加水,最后就蒸出個小山似的饅頭。

    布置完新一輪的生產,楚君歸忽然隱隱感覺到腳下傳來一陣震動。他立刻沖到指揮臺前,開啟掃描模式。指揮臺上顯示震動源來自基地外,并且給出了方向。楚君歸走到窗前向外望去,就看到一隊戰車和載重車輛出現在遠方,正轟轟降隆地向著基地駛來。

    這是從末日陰影過來的定期車隊,以便在兩個基地之間調配物資和人員。只是今天的車隊規模格外龐大,楚君歸這才想起除了研究出阿爾法晶體的實驗室外,另有4個實驗室的主要人員都要求調到2號基地工作。

    盡管末日陰影算是楚君歸起家的正式基地,但是那邊的居住條件實在是一言難盡。哪怕攻占2號基地后繳獲了幾百間活動宿舍,全部運到末日陰影,也僅僅是緩解。原本的單人宿舍現在需要住8個人。

    所以一有機會,還在末日陰影的科學家和研究員們就都想轉到2號基地。這一次幾乎所有的試驗室都要搬過來,一起遷移的研究員近千人,各類研究器材和設備就裝了幾十輛車,再加上人員乘車以及護衛的戰車,總共組成了超過200輛的龐大車隊,浩浩蕩蕩地開進2號基地。

    楚君歸也沒想到自己答應遷移后,居然會一口氣搬過來這么多人。他微微皺眉,開始反思過往的做法是不是有些過于不人性化了。

    可是如果不以近乎極限的方式壓榨生產,楚君歸很擔心在某個節點會因為產能及火力不足而導致局勢崩潰。試驗體對于危險有著近乎本能的直覺,總覺得有某個巨大陰影正在暗中看著他,充滿惡意。

    楚君歸看著車隊開路的戰車徐徐駛入基地大門,卻總覺得哪里有些不對。可是掃描結果顯示一切正常,在進入大門前也對車隊成員進行了檢查,全都是軍團的戰士。以試驗體的記憶力,軍團里每一個人他都記得,不會搞錯。

    可是究竟哪里不對?

    楚君歸雙眉越皺越緊,忽然間他全身一震,終于發現了不安的根源。他感知到的震動,頻率和戰車車隊不同!

    他立刻打開通訊頻道,叫了一聲:“若白!”

    通訊頻道里沒有回應,只有雜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