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486章 有罪沒罪?

天阿降臨
     聯合指揮部最終的決定是暫時擱置林兮的晉升,讓她先以少將身份率領天鵝號。不過指揮部也給出了第二個選項,假如林兮能夠再提交7000軍功,也就是相當于擊沉一艘輕巡,就可以重啟晉升,同時指揮部也會豁免對她的兩項指控。

    從楚君歸發現這份文件時它身處回收站來看,林兮壓根就沒打算進行申辯,而是默默地準備自己打軍功。只是現在天鵝號狀態不佳,原本7000多的評估戰力現在最多只剩下5000,面對聯邦任何一款輕巡都絲毫沒有優勢。

    想要破解困局的話,似乎只有一個辦法……

    楚君歸意念一動,就切入了輕巡的機庫,然后看到里面停放著數架重型戰機。到了這個時候,就沒有什么能夠阻擋試驗體,楚君歸輕而易舉地檢查了這些重型戰機的操控系統,然后在其中一架上發現了林兮的權限。

    楚君歸關上了系統,回頭問:“若白,舉報是什么東西?”

    李若白悠然地喝著茶:“就是字面的意思,但深層次的意思就多了。怎么,你想舉報誰?兮姐嗎?”

    楚君歸沒有開玩笑的意思,說:“有人舉報林兮。”

    李若白騰地一下從座椅上彈了起來,破口大罵,連續幾個國罵之后道:“誰這么缺德,在這種時候舉報前線星艦指揮官?別讓老子知道他是誰,否則……”

    “他是孫承財。”李心怡在旁邊冷冷地道。

    “孫承財是誰?”李若白對這個名字完全沒印象。

    林兮說:“孫承財就是天鵝號的原艦長。”

    李若白怒道:“這家伙自己打仗不行,被撤了艦長,然后就把怨氣發到你身上了?我看看,他都舉報你什么了!”

    林兮也攔不下他,無奈地說:“他舉報的也不能說不對。”

    李若白接過楚君歸傳過來的文件,仔細看了,然后臉上的憤怒就少了一半。他坐了回去,細細地把文件又看了兩遍,閉目思索。

    楚君歸倒還是第一次看到他這個樣子,當下耐心等待。

    李若白思索了整整十分鐘,才說:“這件事并不是那么簡單。”

    他整理了一下思路,說:“正常來說,這類舉報算是相當的精準,肯定也提供了確鑿的證據。兮姐做的無非就是兩件事,一是給了我們滿艙的太空魚雷……”

    說到這里,李若白向楚君歸瞪了一眼,楚君歸兩眼望天,不予理會。林兮解圍說:“那些魚雷打出不少軍功,分給我的部分也比我自己戰斗能打到的多得多。”

    楚君歸27發魚雷齊射,一舉敲掉了西諾重巡的艦艏,幾乎把那艘重巡打報廢。這可不是一艘驅逐艦能夠打出的戰績,甚至輕巡也非常困難。

    驅逐艦就是分水嶺,往后面一級比一級跨度大,戰力以幾何級數拉大,造價自然是指數級別攀升。

    李若白也明白這個道理,只是不抓住機會吐槽一下楚君歸,他就全身都不舒服。吐槽之后,他繼續分析:“第二個就是拆了主炮給我們,我們打完之后再還給兮姐。這兩件事其實破綻都不小,不需要怎么認真查,就能知道武器系統都是離開了星艦后才有的軍功。而且這艘星艦上的艦員大部分都是孫承財的舊部,里面有一兩個還是忠于他的死硬分子,偷偷傳遞數據也很正常。”

    “因為軍功和武器使用的時間地點對不上而發起調查,合情合理,且是必須。盛唐軍人晉升大部分靠的是軍功,這關乎整個王朝軍隊體制,必須嚴格。但另一方面,這里畢竟是戰區,而且是斷絕后援、要求盡力支撐的特殊戰區。就算兮姐的軍功獲得過程有瑕疵,但軍功是實打實的,給聯邦的打擊也是實的,這一點亦不難查明。”

    李若白頓了一頓,說:“在這種情況下,還一定要糾纏程序細節,雖然有程序正義這面大旗,但是必然是有人心懷不軌。而且這件事也經不得仔細推敲,我們在前線打生打死,后面一群官老爺拿著放大鏡來挑我們的錯,這樣做,他們就真的不怕人知道?”

    李若白一聲冷笑,“他們若真敢這么做,那就得準備承受萬眾唾罵!這種情況下,他們還想能保得住自己的官位?”

    平復了一下情緒后,李若白說:“從這份文件看,幕后主使顯然也明白這個道理,所以他給了兮姐第二個選擇。看上去寬宏大量,就算被追查也可以推脫,但實際上相當陰險,等如是平白無故地克扣了兮姐一個上校的軍功!如果兮姐啟用了第二個選項,那么就相當于坐實了指控。沒有罪的話,何必要以功抵罪?”

    少女聽得有些迷糊,道:“那兮姐到底有罪沒罪?”

    李若白字斟句酌:“有錯誤,但不是罪,而且不應該用這種方式,這是打壓。”

    “你又說有錯,又說不該罰,那應該怎么樣?”李心怡還是沒聽懂。

    李若白耐心解釋:“程序正義必不可少,根據結果判斷過程也是應有之義。兮姐就算有違規,也是為了更好的打擊敵人。所以罰是該罰,但如何罰講究就大了。比如像現在這樣先扣下兮姐的少將申請,這就是打壓。而鼓勵的做法則是給兮姐晉升,日后當兮姐升中將時再多加些軍功要求。”

    “那我們現在應該怎么辦?”

    李若白向林兮看了一眼,說:“這要看兮姐如何選擇了,激烈點的手段是把舉報這件事直接捅出來,讓輿論給星艦艦隊聯合指揮部施加壓力。另一個方法就是我們幾家聯合起來施加壓力,要求解釋為什么在這個時候調查前線指揮官。這樣做溫和些,但也可能對幕后主使沒什么影響。”

    林兮顯得有些疲憊,嘆了口氣,說:“我已經不想再站到輿論中心了,也不想牽扯到這些無聊的事情里,我就想好好地打仗,直到這場戰爭過去。”

    “兮姐!這個時候是不能退讓的,你越退讓他們越得寸進尺!”李若白有點急了。

    林兮揉著額頭,說:“君歸,你說呢?”

    楚君歸想了想,就準備說點什么。

    眾人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