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488章 人是會變的

天阿降臨
     天鵝號緩緩停進專用的泊位,當林兮走下星艦時,幾名基地軍官迎了上來。

    林兮看看周圍,皺眉道:“為什么是在泊位上?我不是已經預定了修理廠嗎?”

    為首的一名基地軍官說:“十分抱歉,林上校。修理廠臨時有其它計劃,您的預訂被取消了。”

    “取消?”

    “是的。”

    林兮看著對方,這是一名陌生的上校,瘦削的臉上線條十分深邃,雙眼深陷眼眶,眼中光芒閃爍不定,讓人猜不透他的心意。

    “是誰取消的預定?我的位置讓給了哪艘星艦?”

    上校說:“我可以透露的是,您預定的修理計劃現在分配給了三艘驅逐艦。”

    林兮頓時皺眉,“三艘驅逐艦?那能修理什么?這是誰做的這個該死的決定?”

    “是許將軍,上校。”

    “許昝年?”

    “正是許將軍。”

    林兮雙眉鎖得更緊了,許昝年負責基地所有星艦維修和補給,位置僅次于盧卻云。她隱隱感覺有些不太對,當下就說:“帶我去見許將軍。”

    “抱歉,將軍現在正在開會,而且今天的日程已經排滿了。”

    林兮臉色轉冷,說:“他不想見我是吧?很好,那一會在中將的辦公室見吧!”

    林兮大步向基地內走去,沒想到上校伸手攔住了她,說:“林上校,您現在暫時不能離開港口區域。”

    林兮冷眼看著這名上校,說:“你們想囚禁我?”

    上校皮笑肉不笑地說:“我們當然沒有這個意思,只是因為某些特殊原因,需要您暫時呆在港口。林上校,我也是奉命行事,請您不要讓我為難。”

    “什么原因?”

    “不便奉告。”

    “那我要呆多久?”

    “暫時我沒有接到時限,所以需要等候通知。命令一下來,我立刻會通知您。”

    上校表面上很客氣,眼中卻透著戲謔和嘲諷的光芒。他的目光漸漸變得放肆,從林兮的臉逐漸往下移。

    林兮摘下了頭盔,問:“這是誰下的命令?”

    “許將軍的命令。”

    林兮冷笑,“許將軍什么時候給自己升的官?從哪個角度看,他都沒權利管我。給我讓開!”

    上校站著不動,說:“林上校,我提醒您一句,沖動的后果可是很嚴重的。”

    林兮看著他,一字一句地說:“沒聽懂我的話嗎?那我就再說一遍,滾!”

    上校眼角抽動了幾下,說:“林上校,您要是執迷不悟,恐怕我就不得不用些手段了。”

    林兮不再理他,大步向前。

    上校眼中寒光一閃,喝道:“林兮拒捕!來人,把她拿下!”

    上校身后4名戰士一齊沖出,將林兮圍住,同時出手,抓住了林兮雙肩雙手。他們行動迅捷,出手如電,赫然都是精通格斗的高手!

    上校露出獰笑,用舌尖舔了下嘴唇,說:“林兮,你當我不知道你格斗術的水平嗎?這幾個人都是為了你準備的。現在你想呆在港口也晚了,一會就讓你試試我的手段,看看到時候想滾的是我還是……”

    上校一句話還沒說完,林兮忽已到了他面前,狠狠一拳轟在他的腹部!上校只覺如被動力錘擊中,戰甲的防震功能完全沒起作用,他的胃腸就像完全纏在了一起。

    上校嘴一張,恨不得把前幾天吃的東西都給吐出來。可是他此刻帶著頭盔,所有東西都吐在了頭盔里!透過食物殘渣和流淌的汁液,上校依稀看到那四個格斗高手全都倒在地上,一動不動,生死不知。

    一拳之后,林兮也不追擊,而是在上校頭上輕輕一推。上校仰天就倒,然后肢體無規律地抽搐著。林兮看到了內面糊滿了嘔吐物的面甲,倒有些意外,道:“就這小身板,能有什么手段?”

    林兮哼了一聲,回頭對身后的艦員說:“把這幾個家伙扔到垃圾箱里去。”

    副官小心翼翼地問:“不先關到艦上的臨時監獄里嗎?”

    林兮淡道:“那還得管飯。”

    副官招呼艦員,抬起了幾個如死狗一樣的家伙。艦員們的目光忽然落在上校的腹部上,在那個部位的戰甲上竟然凹進去一個清晰的拳印!戰甲雖然薄,但用的可都是高品質合金,能夠在這上面打出拳印,這一拳的力量該有多大?一噸,還是更高?

    艦員們抬著上校和他的手下,真的扔進了泊位旁邊的垃圾箱。

    一刻鐘后,林兮就站在盧卻云的辦公室里,冷眼看著對面一個微微有些禿頂的中年將軍。

    中將也站著,身體微微前傾,雙手撐在辦公桌上,看著中年將軍,問:“許將軍,這是怎么回事?”

    微禿將軍絲毫不顯得驚慌,說:“我有詳實的計算,證明三艘驅逐艦的總戰力要遠遠超過一艘輕巡。眼下基地的物資和能源情況您很清楚,將有限的資源效用最大化正是我的職責。所以我取消了林兮上校的星艦維修計劃,替換成三艘急需修理的驅逐艦。”

    林兮冷笑道:“您是說三只狼可以干掉一只老虎嗎?”

    “完全可以。”許將軍不急不忙地回答。

    林兮已經懶得和他說話,直接對盧卻云道:“我無法容忍一個從來沒有指揮過星艦戰斗的家伙來對我指手劃腳。中將,如果他還要對艦隊作戰發表意見的話,我就走了。”

    許昝年依舊是不緊不慢的節奏,說:“林上校,我得提醒你,你也沒有過艦隊作戰的經驗。到目前為止,你指揮的都是單艦。”

    林兮嘿的一聲,說:“許將軍,那你要不要帶艘星艦出去打幾場呢?”

    盧卻云皺了皺眉,說:“可以了!林兮,請控制你現在的情緒!”

    林兮深吸了一口氣,說:“抱歉,不過現在是戰時,事關無數將士生死,我覺得在這種時候不需要客氣,尤其是對某些居心不良的人。”

    盧卻云聲音提高了一些,說:“林兮!注意你的言辭!許將軍跟我共事了十年,一直兢兢業業。”

    “人是會變的。”

    林兮目光如炬,盯著眼前的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