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489章 針對

天阿降臨
     盧卻云向林兮抬手示意安靜,然后說:“老許,這可有點不像你。我調了最新的補給計劃,看到你給天鵝號的能源補給只有正常水平的十分之一,主炮炮彈和太空魚雷一發都沒有。這是誰定的計劃?”

    “計劃是我訂的,原因是林上校的主炮和太空魚雷使用都存在異常。在沒弄清楚真正原因之前,我不認為應該向她繼續提供彈藥補給。”

    盧卻云放緩聲音,說:“相關情況我也了解一點。但是,老許,在過去一個月中林兮單艦最高,就算我們有什么疑問,也完全可以等到戰后再說。”

    “盧將軍,林上校的軍功數字同樣有些不真實,所以我覺得單艦最高這個評價,還是晚點再下吧。”

    盧卻云臉色微沉,說:“老許,你這是怎么回事,手伸得有點長了啊!軍功評估認定是我的權限,和你的后勤無關吧?”

    許昝年一點都不害怕,慢吞吞地說:“我可不敢搶你的權利。我想說的只是,因為軍功就想要破例的理由并不充足。而且,變得并不是我,而是林兮上校。我剛得到消息,就在剛剛,林上校將憲兵部的于上校以及幾名憲兵都給打了一頓,并且扔進了垃圾箱。他們現在才被送進醫療室。”

    “還有這事?”盧卻云明顯一怔。

    林兮淡道:“將軍,我覺得您該整頓一下憲兵部了。”

    “凈說胡話!憲兵部是獨立機構,這點常識都忘了嗎?”

    “您也不能給憲兵部下命令?”

    “只能是有限的命令。”

    林兮笑了,說:“那看來是我沒有常識了,原來憲兵部是由后勤部指揮的。”

    盧卻云雙眉一揚,說:“這究竟怎么回事?”

    林兮向許昝年一指,說:“您問他吧,那位被我扔到垃圾箱里的上校說的可是奉了許將軍的命令。”

    “老許,有這回事嗎?”盧卻云語氣變得有些嚴厲了。

    許昝年慢慢地說:“我只是請憲兵部幫忙維持一下秩序,免得有些人采取過激行為。現在因為物資分配已經有好幾次鬧事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就在兩天前才發生過聚眾搶倉庫的事件。”

    盧卻云盯著他,然而許昝年一點也不慌張,始終是那副蒸不熟煮不爛的模樣。盧卻云收回目光,對林兮說:“老許的意思并不是針對你,你也把人給打了,這件事就到此為止,不要再提了。老許,該給的彈藥還是要給,調查的事自然有上面的人負責,我們現在就只管打仗。”

    許昝年皮笑肉不笑地說:“既然中將都這么說了,那我只能執行。只是目前倉庫里的彈藥也非常有限,藍水號和蒼茫號剛剛回來補給過,它們帶走了絕大部分主炮炮彈和太空魚雷。此刻倉庫里剩下的炮彈還有一個基數,太空魚雷還有十發。”

    這個數字讓盧卻云都十分震驚,“只有這么點了?上次匯報不是還有近一千發嗎?”

    “這周的作戰消耗是上一周的兩倍,而我們則失去了生產彈藥最重要的原料基地。新的原料昨天才剛剛送到,要把它們變成魚雷和粒子炮炮彈還需要三天。這些情況都在每日報告中寫得很清楚。”

    盧卻云皺著眉,感覺十分頭痛。藍水和蒼茫號都是重巡,而且是新銳重巡,是整個戰線的重要支撐點,它們就算多拿一些彈藥也無可厚非,更何況它們都已經離開基地,現在想叫回來也已經晚了。

    盧卻云說:“那剩下的……”

    剩下的雖然寥寥無幾,可也不能全給林兮,就算只有兩發魚雷,也最多能給一發。這點補給,實在沒多少意義。

    林兮淡淡地說:“看來許將軍就算干了這么多年,后勤管理也還是一塌糊涂,談不上什么計劃性,更沒有應急措施。難怪一心鉆研星艦戰術,看來是想要轉行啊!”

    許昝年的臉色終于有些改變,浮上怒意。不過他立刻壓下了怒氣,雙眼微瞇,準備裝死。

    林兮站了起來,說:“事情應該已經很清楚了,如果沒什么事的話,我就先走了。不過這些事我都會記得,等到這一仗打完,我們再一件件仔細清算。”

    林兮直接出了辦公室,甚至未和盧卻云打招呼。

    中將看著房門,片刻后才苦笑道:“老許,你這又是何必呢?”

    “我只是……”

    盧卻云伸手止住了他,說:“別人不了解你,我還不知道嗎?再說,就算不相干的人也都看得出你在針對她。”

    許昝年說:“不,我沒有針對她,只是認真執行規則。或者換個角度,沒有給她足夠的便利。但這種便利,說得不好聽點,就是違規。”

    盧卻云說:“就算她的武器使用和軍功之間有割裂,但那些軍功都實打實的,并無虛假。而且那都是我們第九艦隊的軍功,何必那么認真呢?現在她已經是我們手上最能打的幾名艦長之一了。”

    許昝年擦了下汗,說:“老盧,這么說吧,這場仗打到現在還不明白嗎?無論怎樣都是輸,只是輸得好看難看而已。而在這個時候,和林家走得太近恐怕不太好。”

    “怎么說?”

    許昝年慢吞吞地說:“我得到的消息是,上面對林家這次的事很震怒,要求一查到底。這件事查下來,矛頭很可能就會轉到玄尚元帥身上。”

    盧卻云冷笑道:“元帥戰功赫赫,罕有匹敵!無論是誰想要扳倒元帥,恐怕沒那么容易。”

    許昝年苦笑,說:“扳倒元帥當然不容易,但是退一步的話,剪除羽翼卻很容易。誰是羽翼?不就是你我嗎?”

    盧卻云面無表情地說:“看來消息靈通的人很多,你老許也是其中一個。我現在想的就只是打仗,別的不想去想那么多。”

    許昝年嘆了口氣,說:“我難道就愿意想那么多?可是我有4個孩子,還有6個孫子孫女。人家已經找上門來了。老盧,我聽說你的二兒子最近有不小的麻煩,好好想想吧。”

    盧卻云緩緩地道:“我們在前線打生打死,他們還在后面做這種事,未免有些說不過去吧。”

    許昝年說:“人家現在也沒做什么,就只是查跟林家有關的人和事而已。所以在跟林家有關的事上,我不敢有任何違規,你明白了嗎?”

    盧卻云神色復雜,一時不知該說什么好。就在這時候,控制臺上突然閃爍緊急通訊,盧卻云一怔,打開通訊,就見副官有些氣急敗壞地說:“將軍,不好了,林兮上校剛帶人劫了軍械庫!”

    盧卻云大吃一驚,軍械庫現在可是基地的命脈。他急忙問:“她都搶什么了?”

    副官臉色有些古怪,說:“林上校……把所有的光束炮都拿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