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9章 開始

前方高能
     原本三張一排,共三列的卡牌有兩張位于左上角的卡牌被翻轉了過來。

    中年男人及少女的照片出現在卡片上的一剎那,宋青小整個人呼吸都滯住了。

    卡片第一張上,中年男人穿著一件黑色的西裝外套,面帶微笑,卡片下方寫著‘趙榮強’三個字,如果宋青小沒有料錯,這應該就是他的名字了。

    這幾張卡牌在進入空間的眾人分組走入濃霧之后才出現,中途一直沒有動靜,在一號、六號相繼死亡之后兩張卡牌卻翻了過來,這是不是意味著,這些卡牌的翻動,是需要以卡牌主人死亡為代價?

    如果宋青小的推測屬實,那么這些卡牌翻動之后,又會再次出現什么樣的情況?

    她想起先前與一號、六號兩人在這片空間里尋找出路的情景,有沒有可能,他們先前想在這個地方找到離開空間的出口的方法一開始就錯了,真正要離開這里的線索,很有可能隱藏在這些卡牌里呢?

    宋青小腦海里涌出這樣一個念頭,隱約覺得自己已經找對了方向。

    仔細想想,進入這個空間的時候,提示她說的是‘是否進入神的試煉?’,進入空間后,空間里一共存在九個人,卡牌三張成一排,一張三列,死亡了兩人之后,左上角兩張卡牌翻轉過來了。

    將這些她目前所知道的情況做了個歸納與總結,宋青小便大概能摸到任務的邊了。

    試煉任務需要自相殘殺,之所以進入試煉的人數是單數而非雙數的原因,極有可能是表明最終只能有一人活下來,并離開這個空間。

    宋青小想通了這一點,激靈靈的打了個寒顫,能夠因為自保而殺人卻意外得知了任務線索,找到了離家這片空間的方法固然是好事,但目前來說,情況對她是并不利的。

    進入空間的九個人得到的提示都是一致的,此時除了死去的一號與六號之外,其余六人應該都已經發現這個異變了。

    她唯一擁有的優勢就是因為她得知卡牌的翻動是一號與六號的死亡導致,但時間一長,其余幾人應該多少會反應過來的。

    一旦眾人反應過來,這一點優勢就是宋青小的弱勢了。

    畢竟她與一號、六號同一個小組,兩個人卻都死在了她手上,其余幾人自然而然會對她更加防備的。

    這個任務需要活到最后的人才擁有離開的條件,女性相比起男性來說,就危險得多了。

    宋青小要想活下來,就得將其余六人也干掉。

    先不說她有沒有這個在大家對她都有防備的情況下,把所有人殺死的實力與體力,其余幾個男人之中,三號周敬暫且不說,四號醫生經驗豐富、性格謹慎,且這個人因為職業關系,見慣了生死,一旦游戲正式開始,他為了生存,克服心理障礙應該會比普通人更加快,是個很難纏的狠角色。

    同時七號是個彪型大漢,身強體壯,是所有人中體格最為高大的了,也并不好對付。

    但不管情形對她有多不利,讓宋青小坐以待斃她卻是不甘心的,她好不容易死里逃生,也不愿意悄無聲息在這一場游戲中死掉。

    她手緊緊的抓著匕首,好在她還有這樣一個后手在,與中年男人的搏斗中,出奇不意的放倒了他。

    這把匕首很有可能會在之后的試煉里,給她帶來生機。

    令宋青小自己都沒有想到的是,這原本差點兒奪走了她性命的東西,卻意外成為了她現在生存的希望,就像是命運給她開的一個巨大玩笑。

    冷靜下來之后,宋青小先是將匕首小心的再一次藏好,她嘴里仿佛還殘留著濃稠的血液的腥甜味道,她干嘔了兩聲,眼角余光看到六號中年男人死后猙獰的樣貌。

    他這樣子與卡牌里的照片判若兩人,一經對比,越發有種令人毛骨悚然的感覺。

    隊伍里的兩人都死之后,周圍環境越發顯得陰惻惻的可怕,但當務之急,宋青小沒有功夫去擔憂這些了。

    少女的尸體就在一旁,她死于中年男人之手,脖子上還纏著鼠標線,衣服已經被撕開了。

    她倒還好,但中年男人的尸體就有些棘手了。

    他脖子上有明顯的刀傷,一旦放著尸體不處理,遭后來的其他人發現,宋青小的底牌就會被曝光,她的危險就大大提高。

    必須要將中年男人藏起來!

    可是要將他藏在哪里呢?這里四周都是草地,遠處有一個廢棄的廠房,但并沒有多余的可以藏身的東西……

    宋青小仔細回想這一路過來所看到的景象,想起了廠房里那十幾個大缸。

    每只大缸約有半人高,上面各自蓋著沉重的厚蓋子。

    幾人先前經過的時候,因為不確定缸里有沒有隱藏著什么危險的東西,所以并沒有貿然去將缸蓋子揭開。

    這會兒她一想起這個事兒,顯然大缸就是最好的藏尸之處了!

    廠房離這里并不遠,她的性格謹慎,沿路將路線、方向大概都記下來了,此時要找回去并不難,她只需要在其他人趕來之前,藏好六號的尸體,收藏好現場并躲起來,便增加一分活命的勝算了。

    想到這里,宋青小手撐著地站起了身來,她身體還有些搖晃,殺人的時候因為太過緊張,并沒有覺得,此時緩過來后,便覺得心中發慌,頭暈眼花,眼前直晃蕩。

    這個時候可不是她難受的時候,她狠狠咬了一口舌尖,甩了甩腦袋,確認了自己所在的方位之后,便往記憶中廠房的位置走了過去。

    她一面心里默數著數算著時間,一面分神在關注腦海里的那幾張卡牌,約一刻鐘后,她終于確定了廠房的位置,還沒有原路折回去的時候,腦海里的卡牌再一次發生了異動。

    左上角的第三張卡牌翻過來了,八號紅裙女人對著鏡頭在微笑!

    她與七號彪型大漢同一個小組,卡牌一翻過來,證明七號已經沖她下手了。

    這就仿佛一個信號,一旦大家開始出手,接下來就會死人更多,身邊最近的隊友被相繼殺死后,隊伍的幸存者會化身為獵人,相互出外尋找獵物,留給宋青小的時間并不多了。

    她回到現場,先摸了摸少女的包,從包里摸出了零錢、手機,這個地方錢并沒有什么作用,她將手機裝在了自己身上,又取下了少女脖子上纏著的鼠標線握在手心里,這個時候能多一樣東西算一樣。

    做完這一切,她才強忍著內心的恐懼與惡心感,伸手將六號中年男人的尸體拉了起來。

    人死之后尸身特別的沉,尤其是中年男人的體溫在慢慢下降,他滿身的肥肉沉甸甸的壓在宋青小背上,幾乎要將她壓垮到地上。

    男人脖子上的傷口處那血跡呈絲線般往下掉,流到宋青小肩膀、手臂上,浸進衣服里面,既滑且癢。

    那尸體的手垂落在宋青小身側,一晃一蕩,尤其是人還是她親手殺死的,更增加了她不少心理負擔。

    這一路走過來并不容易,走到廠房里時,宋青小渾身力氣幾乎都耗光了,她將中年男人的尸體扔在一旁,費力的推開一個大缸的蓋子,一開始的時候她還屏著呼吸,深怕缸里有什么東西會鉆出來,但蓋子打開之后,她很快松了一口氣。

    缸里只有小半缸似是污水一般的液體,在昏暗的光線下顯得十分渾濁,宋青小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矮胖的中年男人尸體推了進去,只聽‘撲通’一聲水花濺起的聲響,UU看書 ..com 宋青小蓋上蓋子,又準備開始處理自己一路過來留下的痕跡了。

    有些血跡的地方,只有用力蹭掉,蹭不掉的地方便以泥土覆蓋。

    無法掩蓋的一些現場不能被隱藏,就只能在其他地方也同樣進行覆蓋,以達到暫時迷惑別人的目的了。

    但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這里應該是她活動范圍最多的地方,就算如此,宋青小也別無他法了。

    她不能逃跑,逃起來的時候如沒頭蒼蠅一般,遇到獵殺者的可能性很大,一旦正面遇上,在體能被大量消費的情況下,哪怕有匕首在,她活下來的機率也并不高。

    倒不如守株待兔,躲在這里,這里一共有十幾個大缸,每個都有蓋子蓋上,且蓋得很沉,大缸里的水她檢查過,應該是污水,要想在這些大缸里找出她,別人除非運氣極好,否則也需要一點時間。

    這些時間夠她休息不說,揭開蓋子的一剎那,她還有可能攻個出奇不意。

    她找到裝六號尸體的大缸,選擇了旁邊一個揭開蓋子鉆了進去,并將蓋子重新蓋好。

    當昏暗的光線一點點被蓋子擋住,不知是她的心理影響還是其他原因,她覺得泡著下半身的水冰冷刺骨,預示著她一旦失敗,這里可能就是她的葬場。

    藏好之后,確定自己的衣服、頭發一點兒沒有露在外面了,宋青小才開始注意腦海中的提示。

    她在做這些事情的時候,意識中的卡牌已經被翻開了大半了!

    一號少女、六號中年男人、八號紅裙女人、五號少年,甚至連三號周敬的卡牌都翻過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