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12章 陷入

前方高能
     突如其來的變故一下令宋青小頭皮發麻,她還沒來得及做任何反應,‘嘭嘭’的撞擊聲便接連響了起來。

    兩三下后,大缸在這股力道的撞擊下,終于緩緩倒了下來。

    缸一歪,沉重的蓋子往下滑落,里面的水往外涌,慣性力量下,藏在缸里的宋青小滾落了出來,她雙手抱住了頭,肩膀重重的的撞上了另一邊的大缸。

    但這樣的危險時刻,為了防止趁她落出來的一瞬間被人制住殺死,宋青小強忍疼痛,并沒有站起身,反倒就地滾了兩圈,感覺與先前撞擊大缸的危險源拉遠了一些距離后,才以緊抓著鼠標的手,撐著倒地的大缸站起了身來。

    “你果然藏在里面。”

    先前說走的醫生并沒有離開,兩人反倒是做出要走的姿態,應該是故意放松宋青小的戒備,實則趁她松懈時再將她逼出來。

    宋青小從缸里滾落出來的一瞬間,醫生與職業女原本應該順勢上前將其制住,但因為宋青小就地一滾,拉開了一些距離,使兩人失去了先機,兩人便都沒有上前。

    因為失去了第一時間就將宋青小殺死的好機會,醫生眼里露出些許遺憾之色。

    他打量著宋青小,從外表看來,九號依舊很狼狽,她身上那件警衛制服此時被血跡、污水浸泡后,皺巴巴的緊貼在她身上,她頭發散亂,臉色慘白,嘴唇緊抿,鼻翼因為呼吸而急速顫動,那雙眼睛亮得驚人,透出警惕、防備,及對于生存的無限渴望來。

    這個女人進入空間的時候,是最被大家忽略的,她外表并不起眼,氣質也不出眾,除了才來時,滿身血污,恐怕屬于九人之中大家看上一眼,都不會記住其名字的人物。

    但就是這樣一個女人,卻是在這場類似于淘汰賽的試煉中將同組的一男一女干掉,活到現在,成為醫生的一個麻煩。

    “我實在有些小看你了。”

    醫生雙手仍揣在兜里,他目光落到了宋青小放到缸上撐著身體的那只手,那只手背極瘦,好幾處擦破了皮,她卻像是感覺不到疼痛般,用力抓著一只帶線的鼠標,力道大得依稀能看到掌骨的痕跡。

    那鼠標線晃悠悠的垂落下來,鼠標缺失了一角,仔細看上面還似殘留著些許血跡。

    醫生在打量宋青小的時候,宋青小也在打量著這兩個人。

    看得出來,殺死了七號彪形大漢對于這兩個人來說并不輕松,二人臉上、身上或多或少都掛了彩。

    醫生原本穿著的制服破破爛爛,職業女的形象也好不到哪兒去,身上、臉上都帶著血。

    一對二的不利于宋青小的局面,令她心直直往下沉。

    但越是這樣的關鍵時刻,她越是不能亂,一旦自己都慌了,可能輕而易舉就被這兩人殺死。

    三人站立的方向對立,但宋青小注意到,醫生與職業女之間并非站得緊密無間,都各自留出了一些空間來。

    她不動聲色的極力調勻自己的呼吸,迫使自己平靜,那被撞到過的手臂還有些酸麻無力,幾乎要使她連手里的手機都握不住了,顫個不停。

    “二號。”宋青小僵硬的掀了掀嘴角,抬起頭來,她這一輩子,習慣了謹小慎微,并不是多么善于言辭的人,但此時卻迫于無奈,試圖說話來離間這兩個臨時組成合作關系的隊伍聯盟:“我實在很意外,你是怎么活下來的。”

    醫生都沒想到,宋青小被發現之后,一張嘴,會說出這樣一句話來。

    “進入試煉空間的九個人,

    組成了四個隊伍,到了最后,除了你們之外,每個隊伍都只剩了最后一個幸存者。”

    她伸出舌頭,舔了舔因為緊張、缺水而顯得干燥無比的嘴唇,但長時間沒有喝水,再加上先前數次緊張之后身體大量汗液的流逝,使她本身就已經十分缺水,此時舌頭舔到干裂的唇瓣,宋青小只覺得舌頭被唇上裂開的細口割得刺疼。

    “要離開這個空間,自相殘殺可能是最后的辦法,為什么醫生沒殺你,你活了下來?”

    她一雙眼睛警惕的盯著面前的兩人,不放過二號職業女臉上任何的細微表情,同時還在分神注意醫生。

    醫生聽到她這話,上眼瞼往下微微一垂,這個表情略顯陰冷,下一刻他又恢復了鎮定,笑著說道:

    “離開空間需要自相殘殺的事,你接到過提示嗎?”

    他一手揣兜,一面腳步故作漫不經心的往上挪了一下,他在動的同時,看到宋青小也反應很快,第一時間跟著挪動身體,盡量保持著與他們的距離。

    醫生的視線落到了宋青小垂落下來抓著手機的那只手上,他注意到宋青小從缸里滾落出來之后,這手便一直垂在她身側,并沒有動彈。

    是因為在殺死一號、六號的過程中,搏斗時受了傷,導致她失去了一些行動能力,還是先前從缸里摔落出來時受了撞擊?

    九號進入空間之后,除了自我介紹時,話并不多,此時卻反常的開口說話,是想要離間自己和二號的關系,還是她受了傷,想趁著說話的功夫緩一緩?

    他一邊思忖著,一邊仍在緩緩向宋青小移動,同時二號職業女看到他的動作,也與他一般,兩人形成包抄的姿勢,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向宋青小靠了過去。

    “一號、六號在死亡的時候,”宋青小注意到了兩人的動作,心急如焚,臉上卻不敢表露分毫,這樣的情況下,她一旦露出恐懼、害怕與焦慮,眼前的兩個人便能撲上來,像狼一般把她撕裂。

    她咬緊牙關,忍著肩膀的劇痛,將左邊遭到撞擊的手使出渾身的力氣抬了起來。

    疼痛使她臉頰肌肉微微抽搐,后背冷汗‘刷刷’往外涌,她是盡力忍著手抖,指了指自己的腦袋:“你們應該得到提示了。”

    醫生看到她這個動作,神情一頓,原本挪動的腳步停了下來。

    職業女也警惕的跟著停住了腳步,目光有些疑惑的看了醫生一眼。

    “目前并沒有任何情況,能證明要想離開這里,就得殺死別人。”

    醫生攤了攤放在口袋外的手,“我有身份、有地位,沒必要主動殺人,惹出麻煩。”

    “但七號卻死了。”

    宋青小追問了一句,醫生顯然早就想好了這個答案,聞聽此言,毫不猶豫就道:

    “那是因為他要想殺我們,我們只是為了自保。”

    這句話不管大家信不信,但職業女表面上應該是相信的,宋青小扯了扯嘴角,這樣一個細微的動作,讓她干裂的嘴唇再一次裂開,細密的血珠沁了出來,將她嘴唇潤濕:

    “你撒謊,你留下二號,是因為你知道,在這樣的地方,一旦只剩一個人活著,你干不過七號。”

    換句話說,醫生之所以不殺二號,留下二號這樣一個人物,純粹是想把她當成一個活命的籌碼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