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18章 獎勵

前方高能
     原本經歷過被殺、進入試煉空間、最終死里逃生的種種事情,宋青小應該是難以入睡的,倒是這一昏迷,解決了她不少的問題。

    但這一覺她睡得并不踏實,試煉空間里發生的事成為了她的夢魘,她總是‘看’到那九張卡牌,提心吊膽著怕卡牌翻過來之后看到自己的臉,也夢到被她殺死的六號與醫生。

    醫生的面容十分猙獰,瞪著血紅的眼睛,似是要將她脖子勒斷,置她于死地。

    “呼!”宋青小捂著脖子一下瞪大了眼睛,大口的喘氣。

    好一會兒之后她清醒過來,才意識到自己已經回到了現實世界。

    昨晚回來之后淋濕的衣服緊緊貼在她身上,沉甸甸的,令她生出一種呼吸都十分艱難的感覺。

    上面的汗水、血跡經過雨水一沖涮后混合在一起,讓她每呼吸一口,都想起空間中那使人感到窒息的血腥氣,她毫不猶豫脫了外套扔在一旁,抹了一把臉上的汗水。

    她掌心里還緊緊抓著那把殺人的匕首,她反應過來這一點,下意識的手一抖,便將匕首扔了出去。

    匕首‘鏘’的一聲落到地上,她急促的呼吸,倒是想起了一件事情。

    從試煉場出來之后,她好像得到了獎勵,并兌換了神秘的禮品,得到了一個‘九字密令’,可惜之后她就失去了意識,不知是自己的臆想還是真實發生的事。

    才剛想到這里,她意識中自然而然的浮現出九字密令的秘訣。

    這九字密令應該并不完整,因為宋青小仔細回憶,發現自己會的,僅是‘臨’字術的一小部份。

    催動密令需要以精神力輔助,達到攻擊的目的。

    這樣的攻擊手段宋青小以前別說根本沒有看到過,就是聽都沒聽到過。

    帝國時代,世人對武術最大的了解,便在于拳打腳踢、強身健體,類似九字密令這樣的字術,她聞所未聞。

    目前看來,九字密令并沒有什么殺傷力,她有些失望,但此時已經做了選擇,也沒有后悔的余地。

    興許是今晚經歷了太多大起大落的事,她的精神處于極度緊繃的狀態,她照著九字密令的指引,輕易的感知到了意識海中精神力的存在,并試圖將它們喚醒。

    這樣的過程并不順利,她接連試了許多次,才終于結出了手印,僅是如此,宋青小已經感到精神十分疲憊,腹中也饑餓難忍。

    天色已經蒙蒙亮了,她暫停了練習,撐著起身將自己收拾干凈,又找了食物填飽肚子。

    屋子的一角,她的母親爛醉如泥,躺在一堆亂七八糟的雜物中人事不醒,并不知道她的女兒才剛死里逃生。

    趁著上班前的時間,宋青小將母親拖上了床,替她準備了食物與水才準備出門。

    昨晚的小巷給她留下了陰影,她繞了一條稍遠些的路前往警衛廳,到的時候已經有些遲了。

    更衣室內,幾個身材高大的女警衛正在里面換著制服,宋青小進來的時候,幾個正在說笑的人話音一頓,都將目光落到了她身上。

    “新來的?”

    警衛隊里的人都知道來了個弱不禁風的新人,大家都以看好戲的目光等著這個新人什么時候被嚇得鬼哭狼嚎的滾出這個地方。

    宋青小低垂著頭,輕輕應了一聲:

    “嗯。”

    她沒有穿制服,在一群身材強壯的女警衛中,顯得弱不禁風的樣子,長長的流海垂落下來擋住了她半張臉,讓幾個女警衛看不到她的眼睛。

    她的聲音有些沙啞,一個女人‘嗤’的一聲笑了出來,語氣里帶著鄙夷、挑釁:

    “真不知道上面的人怎么會把你這樣的廢物招進來的,簡直拉低了我們的水準。”

    這女人話音一落,其余幾人都笑了起來,她也跟著笑,伸手出來推了宋青小一把,還沒說話,就看到宋青小抬起了頭淡淡看了她一眼。

    女人看到了宋青小脖子上的勒痕,已經皮開肉綻,周圍皮膚泛紫,看起來兇險萬分。

    難怪她先前說話的聲音有些不大對勁兒,這新來的受了這樣重的傷,卻一聲不吭,動手的女警衛下意識的吞了口唾沫,都覺得喉嚨隱隱作疼。

    宋青小看她的目光讓她覺得有些滲人,多年職業生涯給她帶來的敏銳感覺讓她收回了原本已經到嘴邊的話,放低了些音量:

    “讓開,我要出去。”

    宋青小深呼了一口氣,將頭低了下去,側身讓這女人出去。

    周圍的人并沒有感覺出來什么不對勁兒,宋青小抬頭也只是瞬間的事,且被推人的女警衛擋住了身形,大家沒有注意到她的異樣,幾人魚貫離開,宋青小背緊貼著柜子,聽到‘嗒嗒’的腳步聲里,有個女警衛在問:

    “高琳琳那邊,有沒有消息?”

    這個名字傳進宋青小耳朵里的一剎那,令她渾身一下就繃緊了,不知是不是巧合,她想起試煉空間里,第一個死去的少女,卡牌翻轉過來的時候,下面寫著少女的名字:高琳琳。

    “已經失蹤三天了,據說找到了市政廳的關系,老安正好在管這事。”

    宋青小咬緊了牙關,強忍著想追上去打聽的沖動,稍稍平復了一下自己的心情。

    她本想找到自己的柜子換好衣服準備工作,卻發現屬于她的柜子已經被人撬開,上面重新上了鎖,而柜子里面擺著的她的另一套制服被人扔到了一旁角落的雜物柜上。

    更衣室里只剩了她一人,宋青小換了制服,趁這機會將包里的匕首取了出來放在掌心。

    她擺弄了兩下匕首,雖說她曾險些被這匕首所殺,但也拿著這把匕首殺過人。

    它與一般的匕首造型略有不同,長約十五六厘米,刀背與把柄呈彎月的弧形,UU看書 www.uukanshu 入手極沉。

    刃尖極其鋒利,切割線也非常長,刀身略厚,宋青小翻來覆去的查看之后,注意到匕首的把柄后方有個特殊的似葉子一般的圖騰。

    這把造型特殊的匕首并不是她印象中尋常的匕首,再加上這圖騰印記,她將來跟著追查下去,說不定有一天能查出殺自己的兇手是誰。

    她還記得殺手身上的氣息,還有他握刀時手指上的凸起,及殺人后哼歌時的聲音與背影。

    宋青小瞇了瞇眼睛,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得罪過誰,還是殺手臨時起意,但無論如何,她此時麻煩纏身,應該更加小心。

    無聲的嘆了口氣,將匕首藏到袖口的位置,她出來的時候,恰好碰到了安隊長派來召她過去的人。

    安隊長是她工作所在的警衛隊西區負責人,他是個年約四旬的強壯男人,面露煩燥之色,宋青小進來的時候,他正在站著與人通話,眼角余光也沒往宋青小的方向看,把她忽略得十分徹底。

    “西區缺乏人手已經很久了……”

    他聲音洪亮,神情兇狠,應該是在向上面要求增派人手。

    宋青小在辦公桌前站了一陣,看到安隊長面前放著的那個水杯,他的注意力全放在與人通話上,宋青小默不作聲手結成印,小心的試著釋放出精神力。

    那杯水在她精神力壓迫下,水面微微泛起漣漪。

    安隊長似是察覺到了不對勁,下意識的頓住了話題轉過頭,辦公室內安安靜靜,宋青小低眉瞼目的站在那里,仿佛先前那絲古怪的感覺只是他錯覺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