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19章 歡迎

前方高能
     安隊皺了皺眉,結束了通話之后,他拖了椅子坐下,雙手環胸盯著宋青小打量。

    他還記得這個昨天才進入警衛隊的新人,剛畢業的學生,性格內向并不多言語,警衛廳中外出巡邏的人員都是三大五粗,她進來的時候令安隊長印象很深刻。

    但不知為什么,才一天的功夫,這個新人給他的感覺就有些不同了。

    “我不知道上面召你進來的原因。”有些事情想不明白,安隊長就不想了,他原本召宋青小過來的目的是為了請她走人,警衛隊召她入伍的時候,并沒有詳查她的生平,事后才發現她的父親有犯罪記錄,但此時看到宋青小后,安隊長又改變了主意:“但警衛隊里不養閑人。”

    他說話的時候,從抽屜里拿出一疊資料,向宋青小扔了過去:

    “最近有人指派了一個任務,想要找到一個失蹤的女生。”

    資料落到桌面上的時候,發出‘啪’的一聲響,宋青小聽了安隊長這話,抿緊了嘴唇,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先前更衣室外聽到幾個同事議論的名字:高琳琳。

    這個名字與死在試煉空間里的一號少女重名,她其實對于這件事情也很好奇。

    現在安隊長交給她的任務,恰好合了她的心意,她臉上神色一動,伸手去拿桌上的資料夾,安隊長看她這個舉動,忍耐一般的別開了臉:

    “隊里已經抽不出其他人手辦這件簡單的事,你看看能不能查出端倪。”

    他連掩飾嫌棄的意思都沒有,說完了這話就示意宋青小出去。

    警衛廳巡邏警衛與偵查各大案件的部門向來司職明確,高琳琳失蹤一案,想必其他組查不出下落,才會連警衛廳這邊也跟著沾手了。

    想到這里,哪怕還沒拆開資料夾,宋青小心中已經有七八分把握,失蹤的高琳琳就是死在試煉空間里的一號少女了。

    科技日新月異的今天,只要是人為導致的失蹤,總會露出蛛絲馬跡,除非是試煉空間那樣,已經超脫出凡人的認知,才有可能會辦到這種事。

    她拿著資料夾從安隊長辦公室出來,找了個地方將資料夾打開,里面兩張資料夾著一張照片掉了出來,她彎腰撿起,一號少女笑意吟吟的臉出現在宋青小面前,令她下意識的就將照片捏得死緊。

    高琳琳是三天前突然失蹤的,她就讀于帝都中學,事發前她正與同學打著電話,突然失去信號,查找此人已經消失。

    同學發現不對勁兒報警之后,警方調查了監控錄像,她詭異的從鏡頭里失蹤,卻沒有出現在附近任何一個監控之內,利用科技定位其電話位置也失效,仿佛這個人憑空從地球上消失了一般。

    她還是個學生,家境富足,生活背景單純,沒有經濟糾紛,也沒跟人有過矛盾,不存在有人向她復仇害她的可能。

    上面已經向帝都各區通報她的資料,畢竟失蹤人口失蹤的時間越長,遇害的可能性就越大,所以最終案子交到了西區警衛隊的安隊長手里。

    宋青小在確定了失蹤的高琳琳就是一號之后,就將資料裝了回去。

    一號已經死在了試煉空間里,這件案子最終的結果也只是不了了之。

    但這個事情給了她一個警示,試煉空間不是一個普通游戲,死在里面就是真的死了,連尸骨也找不到,只會像一號那樣,成為一個失蹤的人口,壓在檔案里。

    同時讓她也確定了一件事,一號失蹤的時間是在三天前,宋青小進入試煉空間的時間是在昨晚,

    實際上后來大家在算時間的時候,一號卻說宋青小只是比她晚進空間十來分鐘而已。

    這就證明了,試煉空間選擇的人,并非會在同一時間、同一地點進入,而是隨機的。

    游戲沒有固定的規則,就代表著她不可能提前做好充足的準備。

    有了這樣一個認知,宋青小對這個試煉更加戒備。

    她自然不可能告知安隊長高琳琳已經死亡的消息,這幾天時間她借著查案的功夫,她頻繁的練習九字密令中的‘臨’字術決,同時縮短了自己睡覺的時間,每天早晚花大量的時間跑步健身,試圖增強自己的體力,為可能會來到的下一次試煉做準備。

    大半個月的時間過去,一切風平浪靜,宋青小并沒有放松警惕。

    高琳琳的失蹤案子沒有查出什么新的線索與進展,好在安隊長也并沒有對她抱什么希望,只是想等宋青小兩個月的試用期結束后就請她離開的意圖更加明確。

    她脖子上的傷口已經結痂,卻仍留著痕跡,精神力的運用被她摸索出規律,勤加練習之后,宋青小很明確的感覺得到有所增長。

    稀薄的精神力遠比之前凝實許多,帶來的好處不言而喻,運行精神力的神識海原本細如發絲,現在也拓寬了數倍。

    這樣的結果就使宋青小在結好手印之后,施展術法時,至少不會像以前讓人沒有一點感覺。

    能在短短這幾天時間內有這樣的進步,已經令她頗為滿意。

    一個月后,神識中并沒有傳來試煉空間的召喚,仿佛之前宋青小的擔憂是她太過多慮。UU看書 www.uukanshu.com

    但越是這樣平靜,宋青小就越發覺得恐懼,她睡覺的時間更晚了,鍛煉精神力更勤,她買了兩把匕首,縫制了一個簡易的綁帶將它們貼身藏在衣服內。

    與往常一樣,下班之后她回到家里,母親唐云罕見的沒有醉酒不醒。

    宋青小為唐云準備了易消化的食物,在她面前坐了下來,唐云因為常年酗酒的緣故,頭發已經脫落大半,看上去遠比真實的年紀更蒼老得多,那手幾乎連筷子都要握不穩。

    她盯著宋青小看了很久,似乎無法認出自己的女兒。

    在宋青小記憶中,唐云這樣清醒的時間很少,所以兩母女這樣相對而坐的時間也少得可憐,她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怎么開口跟母親說話,連要喚出一聲稱呼都顯得十分艱難的樣子。

    兩人沉默了許久,宋青小剛張了張嘴,就聽到了腦海里傳來久違的提示聲:

    “即將進入神的試煉!”

    宋青小臉色一變,這個試煉的提示來得太過突然,此時她顧不得唐云,本能的站起身往另一側房間走,她來不及去看唐云的反應,也沒有時間跟她解釋,下一刻宋青小一步邁了出去,眼前情景一變,不再是她陳舊的屋子,也不再是那昏暗的燈光,取而代之的是記憶中試煉空間中那熟悉的陰冷感:“歡迎進入神的試煉空間。”

    她眨了下眼睛,濃霧中的空地上,一個漆黑的槍口對準了她的臉,冰冷的槍管抵著她額頭,力道大得逼她接連退了好幾步,一個男人戲謔的聲音響起:

    “歡迎光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