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30章 主動

前方高能
     ‘咿伊呀呀’的歌聲吵得人心煩意亂,宋青小閉了閉眼睛,她就知道,這一次任務提示明確,獎勵豐厚,絕對有大問題。

    如果她猜測沒錯,試煉者在進入場景之初,有醫護人員與病患兩種選擇,那么任務也極有可能是兩派對立。

    一派殺戮,一派保護,失敗者死。

    這也第一次試煉的情景相同,試煉是分為兩大陣營,允許相互殘殺的。

    周醫生的死導致自己被扣除了五十積分,宋青小伸手抓了一把頭發,目光微沉,那是不是代表著,她的推測如果屬實,真的有一個以殺戮民眾任務的試煉者陣營存在,自己如果將其揪出,殺死一個,積分是不是也會增加五十呢?

    她腦海里涌出這樣的念頭,令她心臟似是受到了刺激,興奮的開始加速跳動,她咬了咬唇角,直到此時,才算是摸到了些許任務的底。

    只要揪出擁有以‘殺戮’為主的試煉者,清除危險源,興許不用五天,她就有可能完成試煉,離開這個空間場景。

    ‘保護民眾’的任務,并非只能坐以待斃,可能另一方面在變相的要她主動出擊。

    試煉規則允許相互狩獵,她一開始被提示誤導太深,且‘保護民眾’這樣的目標太模糊,一看到有‘保護’字樣,就先入為主的認為此次任務不是像上一次試煉需要簡單粗暴的殺人,哪知這場試煉仍是一場淘汰,只是比起第一次試煉,更加殘酷,更加激烈。

    六名試煉者中,除了她以外,持槍大漢已經廢了,余下四人中,五號、六號都選擇了病患,四號紅鞭女與眼鏡男選擇醫生,這些人中,不知道誰是保護者,誰接到的任務提示是殺戮者,如果實在分辨不出來,她也只有想辦法,依次將他們淘汰。

    夜色下,她視線內的數字隨著‘嗒哄’的聲響,仍在倒數:109:17:26,上鋪的張護士睡得極沉,宋青小先前起身的時候這么大動靜,她卻連身都沒翻。

    她渾身冰涼,摸了摸匕首,神色又慢慢平靜了下來。

    緩緩躺回床上的時候,她一開始還精神緊繃,擔憂這一晚會出意外,毫無睡意一直睜著眼,直到透過薄薄的窗簾,看到外頭天色蒙蒙亮了,一夜并沒有發生什么可怕的事,她才沉沉睡了過去,上午還是被張護士叫醒的。

    “青小。”

    張護士還沒伸手來推她,宋青小就已經先睜開了眼,本能的坐起了身來。

    “看你睡得挺香的,”外頭天色已經亮了,張護士顯然已經梳洗過,穿戴齊整:“今天你跟我一起上班,我們的工作時間是早上八點到下午三點,晚上八點再值班到明早八點。”

    宋青小聽她說話,迅速清醒了過來。

    她彎腰穿了鞋,洗漱完出來的時候已經七點了,吃早餐時,張護士有些擔憂的看她布滿紅血絲的眼:

    “是不是因為昨天周醫生的事兒,沒睡好啊?看你挺疲倦的。”

    宋青小搖了搖頭,轉頭打量了一下食堂,這里是為醫護人員準備的用餐地點,以透明的玻璃隔了出來,外面有護士正安排著穿了病號服的病人們有條不紊的用餐。

    內部食堂有兩個取菜的窗口,擺了兩張長桌,張護士與宋青小兩人來得較早,過來時里面還沒有人,兩人端著飯菜一坐下,陸續就有人進來。

    看得出來張護士人緣不差,進來的護士都相繼坐了過來,宋青小一面分心與張護士說話,一面留意進來的人。

    門口一男一女醫生打扮的人進來了,

    是昨日領著四號紅鞭女的女醫生及一個姓胡的醫生,四號紅鞭女與眼鏡男不見蹤影。

    張護士說話的時候,宋青小轉頭看了兩人一眼,回過神就應了一聲:

    “還好。”

    張護士聽了這話,就安撫宋青小:“沒事,下午下班后,可以回宿舍補一覺,興許會好點。”

    宋青點了點頭,看了一旁無精打彩的朱小可一眼:

    “小可是不是也沒睡好?”

    她拿著叉子在戳盤里的飯菜,臉色慘白,看樣子精神比宋青小還要差,顯然昨天親眼看到周醫生的死,給了她很大沖擊,使她沒有睡好。

    宋青小叫到她名字的時候,她木然的抬起頭,好半晌才反應過來:

    “嗯。”

    她像是想起了昨天的事,神色更加難看,“我跟周醫生也好長時間了,挺可惜的。”

    說到這里,她又低下了頭,像是要哭了出來。

    宋青小神情一頓,放下了手里的叉子,伸手安撫似的拍了拍她的肩,開口說道:

    “說來也奇怪,昨天新來的,怎么會手里拿著槍呢?他那槍哪來的?”

    這個問題一問出來,幾個護士都討論了起來:

    “對啊,怎么好端端的,就開槍了呢?”

    “那槍哪來的?”

    話題如宋青小所愿,繞到了槍上,她停了片刻,任由眾人小小聲的討論了一陣,又壓低嗓音問:

    “最后那槍怎么辦?收藏好了嗎?”

    她仍在打那支槍的主意,UU看書 .uukanshu.com 昨天事件發生后,槍支最后交給了朱小可保管,并最后鎖了起來,醫院這么大,要想得知槍的下落,只有從朱小可嘴中打探出消息來。

    但她初來乍到,與朱小可并不熟,只好借著聊天的機會,順理成章的問了一句,朱小可果然不疑有他,聽她一問就說道:

    “收好了,劉醫生說要將槍作為證物鎖起來,由老黃看管,鑰匙他拿著,等到道路一修通,有了信號能報警,再把槍支送出去就成。”

    宋青小一聽這話,心中既喜且憂,喜的是知道了槍的下落,憂的是怎么樣她才能從劉以荀手中拿到鑰匙,把槍神不知鬼不覺的取出來。

    有人看了一下時間,已經不早了,幾個護士連忙將飯吃完,宋青小跟著張護士就一起進入了病房區,正式工作了。

    她第一天上工,特地在工作前看了一眼今日值班表,昨夜值班的醫生是劉以荀,今日白天工作的醫生姓胡,是先前宋青小在食堂里碰到的男醫生,后面寫了一個實習醫生的名字:賈躍。

    宋青小猜測從昨日眼鏡男跟著胡醫生一起的情況來看,他可能是跟著胡醫生實習的人,也極有可能他是由胡醫生面試進院。

    換句話說,如果不出意外,眼鏡男也經歷過一次試煉,這胡醫生很有可能是曾經死在過他手中的試煉者。

    晚上值班的醫生姓歐,是個女性,也是巧了,她帶著四號紅鞭女,今晚會碰見。

    任務時間已經過去了一天,倒計時的數字變為了:99:56:31,試煉時間還剩四天,接下來的時間,恐怕會有更大風暴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