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31章 暴發

前方高能
     宋青小在早餐時,從朱小可嘴中打聽出鎖槍的鑰匙在劉以荀手中之后,就留意過劉以荀值班室的位置了。

    趁著張護士在為病人準備藥物的機會,周圍其他護士都在忙碌,病房內并不太平,三樓上的病人吵得很兇,她站在護士臺,這里的位置恰好正對劉以荀值班室的門。

    門半掩著,玻璃墻上的窗簾已經拉起來了,從她的位置看過去,房間內光線陰暗,看不清楚是不是有人在其中。

    “偉大的天父……”有人高聲歌唱,聲音抑揚頓挫,她分神轉頭看了一眼,十九號病房門口已經有好幾個人靠過去了。

    宋青小頓了半晌,趁著沒有人注意到自己,悄悄挪動了一下腳步往醫生值班室靠了過去。

    越接近門邊,她就越精神緊繃,她試著推了一下虛掩的門,門‘吱嘎’一聲打開了,辦公室并不大,里面沒有開燈,兩邊窗簾都已經拉下來了。

    辦公室內擺了一張辦公桌,椅子后是垂下一道拉簾門,劉以荀并不在辦公室內,桌面上的鼠標亮著光,顯示器卻已經黑了屏,證明他離開這里已經有一段時間了。

    她在門口站了片刻,目光往周圍看了看,十九號病房內太吵了,有病人的歌聲引起了其他人的不滿,大家吵了起來,幾個護士已經過去排解糾紛了,這樣的情況下,辦公室內都沒有動靜,看樣子劉以荀并不在辦公室中。

    張護士還在為接下來的病人分別準備藥物,沒有人注意到她。

    劉以荀不知道去哪里了,她輕輕將門推得更開,身影靈活的閃進醫生值班室內,順手緩緩將門關上了。

    ‘咔嚓’一聲輕響,門一關上之后,走道里的燈光及糟嘈雜聲都被阻隔在外,屋里一下又暗又靜。

    宋青小原地靜靜站了一會兒,眼睛適應了這樣的光線之后,才往辦公桌的方向緩緩走了過去。

    昏暗的環境下,辦公室內的電腦機箱運行發出細微的聲響,她小心翼翼的不敢碰觸到椅子弄出動靜,怕引起外面的人注意。

    辦公桌的左側下放著電腦機箱,右側一個拉門小柜子,上面一個抽屜,上面上了鎖。

    她握住小柜子的門把手,正準備將其拉開看看,一道幽幽的男聲突然從她身后響起:

    “你在干什么?”

    宋青小這一驚非同小可,她下意識的伸手摸到了腰,那里貼身藏著她的匕首,一下轉過了頭。

    她反手撐著桌面,動作過大推到了鍵盤,鍵盤移動的過程中碰到了鼠標,紅光閃了閃后,原本暗下去的電腦屏幕一下亮了起來。

    借著這一陣亮光,她看到簾子被人拉了起來,后面一張檢查床上,劉以荀直挺挺的躺著,一手抓著簾子,一面神情詭異的看她。

    他的那張臉,化成灰宋青小都不可能忘。

    哪怕已經知道自己是在試煉場景中,也知道面前的劉以荀并非是上一次試煉里與自己搏斗后死于自己手中的四號,但這樣的環境下突然看到這張臉,依舊令宋青小后背雞皮疙瘩都立起來了。

    他的臉色在淡藍的屏幕光映襯下顯出一種慘淡的白,眼珠漆黑,像兩個深不見底的漩窩。

    宋青小強忍著心里的感受,緩緩將按到匕首上的手放下來了,恭恭敬敬道:

    “十九號床吵起來了,小玉請您過去看看。”

    劉以荀一直在辦公室中,她進來之后他應該對她舉動一清二楚,卻并沒有出聲,直到這會兒才開口。

    宋青小隨便找了個借口,

    她還在想,如果劉以荀不信她的話,她要怎么做,正思索間,劉以荀目光落在她臉上,平靜的打量了她許久,直到宋青小以為他要發難了,劉以荀才慢慢的坐起身。

    他起身的時候,白色的醫生外袍敞開了,露出里面的常服,醫生制服下,他穿著一件白色的襯衣,胸前的口袋里,一把以紅色繩子穿著的鑰匙透過薄薄的布料映出來了。

    不知道這一把鑰匙是不是藏槍支的鑰匙了,宋青小垂下眼皮,后退了兩步,神色如常的走到門邊將門拉開了,回頭看的時候,劉以荀正在彎腰穿鞋,他俯身的動作令他胸前口袋里的鑰匙一下滾落了出來,落到地上時發出‘叮’的一聲脆響,他神色如常撿了起來,又塞進了口袋中。

    十九號病房確實打起來了,一號床的病人引吭高歌引起了其他病床的人不滿,情況比宋青小想像的要嚴重了許多。

    護士攔截下,一號床的病人依舊被兩個穿了藍條病服的人架住,將唱歌的人的臉壓在玻璃窗上,臉幾乎都壓變形了。

    宋青小隔著玻璃與她對望,她被人拽著頭發,還在張嘴喃喃唱歌。

    “不要唱了,不要唱了!”

    二號床的病人怒火中燒,抓了她頭發往玻璃上磕,‘嘭嘭’的重響聲里,唱歌的病人像是感覺不到疼痛。

    這個病人暴怒之下,幾個護士難以將她攔住,再加上周圍病人情緒似是逐漸受了感染,也跟著暴躁不安了,連推著裝了藥物車子的張小玉也跟著過來趕緊想將兩個打架的病人分開了。

    但是沖動起來的病人力道奇大無窮,幾個護士竟然沒法將她順利拖開,被拽住頭發的女人連續被撞了數下之后,很快頭上便破了一條口,鮮血飆濺出來,灑在玻璃上,順著透明玻璃往下滑。

    “啊……”

    看到這樣的情景,幾個圍過來的病人像是受到了刺激一般,發出驚恐的尖叫聲,有人開始拼命的撕扯自己的衣服,以指甲摳抓自己的臉,兩三下就將臉抓得血肉模糊。

    情況一下亂了套,玻璃窗受到刺激,發出‘咚咚’的沉重聲響,那血越染越多,唱歌的病人氣息微弱。

    幾個護士拿出了束縛帶,病人一看到這樣的情景,更受刺激,發了狂一般的掙扎,混亂之中有人被推著撞倒了裝藥的推車,里面藥物散落了一地,‘哐鐺’一聲重響,病房內亂成一團。

    慌亂之中,劉以荀按響了呼叫鈴,宋青小看到張小玉被一個女病人壓制在地上,那病人掐著她脖子,騎坐在她身上,神情猙獰,她一看這情景,UU看書 www.uukanshu.com 連忙上前想將病人拉開,哪知病人卻死死掐著張小玉不肯放手,直到劉以荀過來拽住病人的衣領,大聲厲喝:

    “誰再不聽話,要電擊治療了。”

    這一聲喊后,病人的動作一頓,劉以荀順利將這個女病人拉開,地上的張小玉才終于喘過氣來了。

    她淚眼迷蒙,脖子上的皮膚被病人的手指掐得血肉模糊,眼睛猩紅,捂著胸口不住的咳,渾身都在抖。

    歐醫生領著四號紅鞭女及幾個護士趕來,平息了這一場風波。

    一號床唱歌的病人被抬走治療,其余幾個打人的被送進監護室強行關禁閉。

    這一場小矛盾險些釀出了大災禍,雖然沒有人真正死亡,但在十九號病房的玻璃窗上,依舊留下了可怖的血痕,一號床的病人被抬走,二號、三號床的病人因為打架斗毆被關押了,十九號病房一下空了,兩個護士拿著帕子去擦玻璃上已經干涸的鮮血,宋青小替張小玉處理著脖子上的傷口。

    她還在抖,顯然先前差點兒被掐死的事嚇到她了。

    宋青小不大會安慰人,替她默默消傷口的毒,她身上到處都是傷口,護士服也被撕壞了,頭發散亂,打斗中帽子不知道被人踢哪里去了。

    兩人都沉默著,宋青小過了好一陣,才問她:

    “你沒事吧?”

    張小玉沉默了許久,直到宋青小以為她不會回答自己的時候,她才幽幽的道:

    “沒事的。”

    她的語氣顫抖,不知是在說給宋青小聽,還是安撫著自己:

    “他們是病人,不是有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