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42章 無策

前方高能
     兩人回到宿舍時,已經八點半了。

    張小玉洗漱完,宋青小鉆進了浴室將門反鎖。

    左手臂上被鞭子抽過的地方,此時已經發炎紅腫,脫下護士服的時候,傷口上流出的黃水將布料牢牢貼在肌膚上,宋青小將袖子從左小臂上撕下來時,感覺像皮膚硬生生都被人剝去了一塊似的。

    她渾身直抖,頭頂的汗水將發梢浸透,外面張小玉還在,她連呼吸聲都不敢放大了,只能小小口的吸氣,忍下那股劇痛。

    麻煩的還有左手掌邊被鞭子沾到的傷處,及掌心里縱橫交錯的傷口,好在這里是醫院,洗浴室中放了一個小型的應急藥箱,里面消毒藥水應有盡有。

    她取了一個小夾子出來,拿棉球沾了酒精擦了擦,把掌心里的玻璃碎渣挑了出來。

    外面張小玉在喊:

    “青小,你去食堂嗎?”

    兩人下班時直接回了宿舍,當時張小玉心情沉重,宋青小又急著回來處理傷口,都沒有吃早飯的心思,這會兒張小玉想起來問了一句,宋青小咬緊牙關,緩了一陣才道:“不吃了,我洗了澡后想睡一會兒。”

    她說話的時候,將浴室里的水龍頭打開,‘嘩啦啦’的水聲里,張小玉似是說了什么,不多時宿舍的門傳來打開的聲音,緊接著又輕輕關上了。

    宿舍里只剩下自己一個人的時候,宋青小才長松了一口氣,軟軟的靠在了洗手臺上。

    處理完了傷口上了藥,宋青小匆匆把自己收拾了一番,將從四號處搶來的軟鞭卷起藏在腰側,出來的時候張小玉還沒回來,她躺上床鋪,原本是想等著張小玉回來之后再睡的,但又實在太過困倦,一躺下去很快眼皮就合攏了。

    這一覺宋青小睡得很沉,興許是與四號的搏斗中精神力消耗一空的緣故,她睡著的時候連夢也沒做,最后是張小玉把她叫醒的。

    她睜開眼睛時,神情還有些恍惚,身體卻已經十分警惕的坐起來了。

    “你還好嗎?”

    張小玉有些擔憂,宋青小眨了眨眼睛,理智迅速回籠。

    宿舍里已經亮起了燈光,外頭天色暗下來了,她目光落在宿舍角落的桌子上,那里擺著兩個饅頭,早就已經涼了。

    視線的一角,數字仍在倒數,已經倒數到:65:31:26了。

    從早上下班回來,處理完傷口她就睡到了現在。

    精神比起早晨的時候好了許多,傷口隱隱作痛,她第一時間去注意腦海里的提示:保護民眾,失敗抹殺。

    任務完成:積分800。

    從歐醫生最后一個死亡之后,這個數字沒有變過,證明在她睡覺的時間里,醫院并沒有人死。

    她松了一大口氣的同時,又感到警惕,精神力使用過度的后遺癥她已經感覺到了,下一次無論如何是不敢再這樣莽撞了。

    場景里什么樣的事情都有可能發生的,幸虧她今天在熟睡中沒有被人下黑手。

    她看了一眼張小玉,與休息好了的她不同,張小玉看樣子像并沒有睡好,兩只眼睛下方黑眼圈十分醒目。

    “你睡得挺香的。”她氣色不大好,但像是已經從早上的悲痛里平靜下來了:“我給你帶了早飯回來的時候,你就睡著了。”

    說話的同時,張小玉指了指桌上的冷饅頭。

    宋青小露出一個笑容,向她道了一聲謝,鉆進洗手間里開著涼水掬了一捧沖了把臉,換上了自己早上洗過的護士服,出來的時候人就精神多了。

    今晚她與張小玉依舊是值夜班,上班的時間來不及了,她抓了兩個饅頭在手上,邊走邊吃,又想起昨晚的事了。

    昨天晚上一共死了五個人,持槍的大漢、十九號房的女病人、四樓當值的保安,以及歐醫生和四號紅鞭女。

    其中可以肯定的,是保安死于四號紅鞭女手中,四號死于自己之手,死因不明的就剩持槍的大漢、十九號病房的女人及歐醫生了。

    先將歐醫生的死排除,四樓的兩個死者,一個是試煉者,一個是被試煉者當成獵物的醫院病人,當時四樓除了自己之外,排除后來從二樓安全通道上來的眼鏡男,樓上有四號和六號兩個試煉者存在。

    這兩人不是自己所殺,便必定是四號或是六號其中一人所為了。

    從四號殺死保安,及后來毫無顧忌出手的情況看來,此人任務應該與自己相反,以狩獵為主,持槍的大漢及十九號房的病人都有可能死在她手中。

    但時間上來看,四號要想弄昏四樓的所有人,殺死持槍大漢、病人,將保安擄進電梯,短時間內做到這一切幾乎是不可能的。

    除非有人直接、或間接性與她配合,先弄暈了四樓的人,UU看書 www.uukanshu 方便她行動。

    與四號行為相反的,就是六號了。

    此人身手利落,是個危險人物。

    自己上了四樓時,她隱藏在暗處,四號躲在電梯里伺機而動時,關掉了四樓燈源的,可能就是她了。

    她這樣做,極有可能是打著想趁鷸蚌相爭,漁夫得利的主意,但最終并沒有出手。

    六號藏在四樓,身手了得,在整個四樓的病人、護士、保安失去意識的時候,她并沒有趁機殺人,宋青小隱隱感到,六號的任務可能與自己一樣,應該也是以保護民眾為主。

    如果真是這樣,那么她的一些猜測就想得通了。

    她殺死四號后,精疲力竭,六號如果任務是狩獵,應該趁此機會要她性命才對。

    除非六號也是保護者,在宋青小與四號的戰斗一結束,歐醫生突如其來的死亡不止令宋青小當時大吃一驚,六號也應該收到了提示,所以才會改變原本計劃的。

    六號是同盟,五號暫且不知道,任務時間仍在倒數,證明醫院中的‘危險源’還沒有完全清除,所以保護民眾的任務不能算是成功。

    眼鏡男極有可能就是狩殺者,從昨晚他出現后即被關押,到如今十幾個小時過去,醫院再也沒有出事,足以證明他的嫌疑有多大了。

    事到如今,要想離開這個場景,唯有把所有危險的源頭清除,醫院沒有了這些‘病毒’的存在,自然而然會恢復以往的次序,沒有殺戮者的存在,民眾也就不再需要保護。

    她在心里擬了個危險人物的名單,眼鏡男充當其首,在她決定除去的計劃最前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