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46章 出擊

前方高能
     宋青小此時并不是在與劉以荀商議,而是直接通知他自己的決定,她說完話后,不管周圍的人怎么想,直接就往二號病房的方向走過去了。

    醫院二樓的病房布局是從安全梯的方向開始,病房由左及右開始數,一共到最盡頭是緊鄰著窗的洗浴室及廁所。

    “青小……”

    幾個小護士下意識的喚了一聲,卻見她腳步不疾不緩,已經快走到二號病房門口了。

    保安低垂著頭,不敢去看眾人的目光。

    劉以荀見到這情景,只好強打著精神吩咐:“先把胡醫生他們安頓了再說。”

    才剛消停了兩天,醫院又再次發生命案,劉以荀的神態也難免有些暴燥了,尸首不能扔在這里不管,眼鏡男也不知道是用什么樣的方法將他們殺害的。

    從外表皮膚看來像是中了毒,但身上又卻像是沒有半點兒傷口。

    宋青小已經走到二號病房門口了,她看似鎮定,實則心弦緊繃,眼鏡男的殺人手段頗為匪夷所思,能在瞬間就放倒三個人,必定有其特殊之處。

    她目光先在病門門縫處看了看,病房內燈光已經全部打開了,門縫處并沒有看到有人躲藏的倒影,她繼續往前走。

    精神病醫院的病房為了方便護士隨時觀察病人情況,墻壁上半部份都是以玻璃鑲嵌的,她站在玻璃前,能將病房內的情景盡收眼中。

    病房內剩了一張床,上面的床單等物都已經被收走了,屋里沒有能躲藏人的地方,她又繼續往前走。

    走廊里眾人受沉重氣氛的影響,大氣也不敢出,兩個害怕的護士去準備推尸體的床鋪時,都下意識的放輕了腳步。

    宋青小從一號病房走到右側最后的一間六號病房,都沒找到眼鏡男的蹤影,六號病房的隔壁,就是洗澡間兼廁所了。

    她吸了一口氣,緩緩伸手按到了腰側的長鞭上,邁步進入澡堂內部。

    這里地方不小,左側約三十平方米左右的地方被格成了約二十個沖澡的地方,每個格子約占一平方米左右。

    興許是長年被煙霧熏膫,頭頂的白熾燈已經有些昏暗了,使得澡間內光線并不充足。

    ‘滴答、滴答’的水滴落地聲極有規律的響起,與腦海內的時鐘的響動相融合,越是這個時候,越是不能出絲毫的差錯。

    她抿著嘴唇,目光注意著四周,渾身血液仿佛都沸騰起來了,五感在此時被發揮到極致,那細微的滴水聲在她耳里被放大數倍之多。

    第一間洗澡間的隔間里沒有人,第二間、第三間……

    離滴水的聲音越來越近了,她的腳步更輕,神情更為凝重。

    ‘滴答……’水滴落到地上,‘啪’的一聲濺開,發出清脆的聲響,她無聲的吐了一口氣,甚至將長鞭都拿出來了,另一手捏成印,飛快的轉到下一間洗澡隔間,但這里依舊是空的。

    年久失修的水龍頭關不住了,正往外緩緩沁著水珠。

    這是虛驚一場,宋青小緩緩皺了下眉頭,將剩余的隔間挨個檢查過,連右側的廁所也沒放過,每個都打開門瞧了,眼鏡男并不在這其中。

    她放好長鞭,從洗漱室出來時,正好遇到了不放心跟過來的劉以荀,劉以荀還沒開口,宋青小就搖了搖頭:

    “沒有人。”

    她目光落到一側的窗戶上,外頭天色漆黑如墨,醫院內燈光明亮,窗戶如鏡子般,將她與劉以荀的身影都攝入其中。

    劉以荀的臉龐看不清楚,但他的影子映在窗戶上時,卻顯張牙舞爪的,輕而易舉就讓她想起上一次試煉的情景了。

    這個試煉的可怕之處,

    就在于劉以荀的存在,從頭到尾都是試圖要干涉她冷靜、判斷力的。

    “另一邊我也檢查過了,沒有人。”

    如果二樓沒人,二樓的另一側已經上了鎖,眼鏡男在受到懷疑,繼而遭軟禁后,他身上應該是沒有鑰匙的,他無法打開二樓通往醫護人員辦公室、宿舍的大門,二樓走廊的窗戶又被鐵條焊死了,就證明他只能借安全通道或電梯離開了。

    今晚宋青小精神高度集中,在事情發生的一剎那,她聽到響動之后立即起身,當時電梯停在二樓,她從安全通道下樓,劉以荀等人則事后乘坐電梯下來的,從這一點可以推斷出,眼鏡男不可能上三樓,否則會與她或是劉以荀等人撞上。

    他要么是坐電梯、要么是從安全樓梯下了一樓,準備伺機而動。

    ‘嗒、嗒、嗒’的時鐘聲里,時間的計數已經倒數至:11:01:16,還有十一個小時,時間很緊迫了。

    腦海里的提示沒有變過,依舊是:保護民眾,失敗抹殺。

    任務完成:積分650。

    三樓安然無恙,有六號在,憑她的身手,暫時是可以保證安全的。

    但五號是個未知之數,背地里又有個眼鏡男虎視眈眈,試圖完成任務。

    眼鏡男殺人手段是個未知之數,她再一次遺憾自己進入空間太晚,不像面對四號,早就有警惕了。

    “先上三樓。”宋青小背貼著墻壁,UU看書www.uukanshu.com 避開了劉以荀陰影的覆蓋,平靜的開口:“如果賈躍要殺人,大家最好守到一處,才是最穩妥的。”

    眾人各自分散容易被眼鏡男鉆到空子動手,劉以荀很快明白了她的意思,點了點頭。

    胡醫生等人的尸體被裝了起來,幾個護士瑟縮不安的站在原處,看到宋青小和劉以荀過來時,一群人都松了口氣,保安甚至雙腿一軟,險些坐到地上了。

    隨著胡醫生等人死去的時間一長,七竅中流出的瘀黑色血液越多,空氣中那股腥味兒便越濃。

    大家都有些不舒服,連著熬了幾天夜,臉色都相當難看了。

    宋青小將自己先前的懷疑一分析,眾人一聽眼鏡男還要殺人,都嚇得直哭。

    眼鏡男極有可能在一樓,一樓自然是不敢下去的,尸體只能暫時停留在二樓處。

    幾人坐了電梯回到三樓,為了安全起見,大家這個時候聚集在一起雖然目標太明顯,但也是最安全的,算是沒有辦法的辦法了。

    護士們緊張兮兮的依次進入病房,將服用了鎮定劑的病人全部喚醒,吵吵鬧鬧的聲音里,這間寂靜得滲人的醫院多了幾分鮮活。

    宋青小走進一號病房,徑直走向四號床,四號床上,六號穿著病號服蜷縮著躺著,她還沒靠近,六號渾身就已經緊繃了。

    空氣中一股劍拔弩張的氣氛在緩緩流動,宋青小伸手拍了拍六號的背,她緩緩轉過頭,她的神色冷漠,目光清楚,顯然并沒有像其他的病人一樣真正睡著。

    “該醒了。”

    宋青小目光與她對視,淡淡的開口提醒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