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47章 失蹤

前方高能
     二樓的動靜,宋青小都聽到了,她不相信六號一個身手出眾的練武之人會沒聽到。

    更何況就是一開始六號沒聽到樓下保安、胡醫生等人的求救,但事發后劉以荀等人大動作的下樓,她應該也是心里有數的。

    如果她也跟自己一樣屬于守護者,腦海里連扣的積分提示,她會有所警覺。

    經歷過第一次試煉的人,對于其他的試煉者都有一種本能的防備與不信任的,如果不是走投無路,宋青小也不愿意與她合作,實在是太冒險了。

    可此時她別無其他選擇,眼鏡男躲在暗處,虎視眈眈的,五號是敵是友,還是個未知之數。

    這一次試煉剩余的時間不多了,守護者在明,狩獵者在暗,三樓的民眾數目眾多,目標太大。

    眼鏡男能在極短的時間內殺死三個男人,必有其特殊手段的。

    她要對付眼鏡男,想要主動出擊,找到這個‘狩獵者’將其清除,但三樓病房中的民眾卻需要有人保護,這個守護者沒有人比六號更適合了。

    宋青小將六號喚醒,并不是真的讓她起來,而是想要透露與她合作的意圖。

    六號緩緩坐起了身來,她應該是明白宋青小意思的,到了這樣的地步,大家都像是抓著最后一把賭注的賭徒,她目光與宋青小對視半晌,活動了一下手腕與頸骨,最終無聲的低下了頭。

    一號病房內其他的人都被喚醒了,病人睡眠不足,被喚醒之后吵吵鬧鬧的。

    有人在這里住得太久,生活習慣早就已經被固定化了,吵鬧著要洗漱,但這樣的危險關頭,情況已經夠亂了,醫護人員經歷了近來一系列的事后,早就心力憔悴了,今晚又再次死了三個人,兇手還不知所蹤,每個人心頭都壓著一層陰影,病人再一鬧,幾個護士直接就崩潰了。

    走廊上病人跑來跑去的追逐打鬧,有人因為生活節奏被打亂,撕心裂肺的哭。

    幾個被病人追打的護士精疲力竭的躲到一處,形成小團隊,看著面前亂成一團的樣子,一臉無可奈何。

    這樣下去不行的,容易被眼鏡男趁亂逮到空子,幾個護士、保安室唯一的幸存者眼中都流露出想要放棄的神色,宋青小抓了一個鬧騰得很兇的女病人,用力將她往地上一推,‘嘭’的一聲重物落地的響聲傳來,她大聲的道:

    “小可、小花,把她抓進治療室,電擊治療!”

    她突如其來的發怒頓時將人懾住,一群鬧騰的病人愣了一下,兩個被她點名的護士也有些不知所措,宋青小此時卻管不了那么多:

    “誰再鬧,誰就接受電擊治療!”

    進入精神病院的場景已經好幾天了,她一直在盡量接收醫院的信息,與場景中的護士也保持友好的相處,了解了一些醫院大概的情況,也知道醫院治療手段中,電擊治療是被病人所畏懼的。

    她提到‘電擊治療’,果然就令一批病人臉上露出懼怕之色,那被她推倒在地的女病人掙扎著哭:

    “不要電我,不要電我。”

    情況迅速被控制住,一群病人被安排在靠近護士臺的一角,緊密的擠成一團,圍靠著坐。

    “1、2、3……”

    劉以荀松了口氣,拿著筆開始點起人數:“……23、24、25……”

    他已經數到了最后一個人,擰了一下眉頭。

    劉以荀在數人的時候,宋青小也在跟著默數,護士加自己在內原本一共有12人,目前人數是齊全的;保衛科剩下的一人與劉以荀都在場,她順著劉以荀的目光落到圍坐在護士臺邊的病人身上。

    張小玉曾說過,

    醫院一共有病人27個,加上原本進入場景,卻殺了周醫生后身份從醫生轉折為病人的持槍大漢,一共有28人。

    這28人中,持槍大漢及十九號病房的女病人前幾日死在四樓,剩余應該有26人才對,可現在護士臺邊圍坐著的病人里,只剩下25人了。

    宋青小哪怕再是冷靜,此時也不由心中發懵。

    她握緊了拳頭,強行令自己鎮定。

    腦海里的提示沒變,積分也沒少,證明失蹤的人還活著。

    這個時候躲起來的人,怕是已經感覺到氣氛不對勁兒了,醫院里的病人吃了藥后被叫醒,最多是不合作,不可能有意識的去躲。

    除非思路清晰,且又怕死,她心中浮現出一個人的樣子,定睛去看病人,人頭攢動中,有人發呆,有人‘嘿嘿’傻笑著,有人在哭……但不出宋青小所料的,五號并不在這些神態各異的病人之中。

    在這樣的節骨眼兒上,五號失蹤了!

    宋青小一口血都要嘔出來了,先前病房大亂,眾人忙著收拾爛攤子,她喚醒六號,又要防備著眼鏡男搗亂,竟讓五號溜了。

    時間不等人,視線內的時間已經倒數至:09:11:36,UU看書 www.uukanshu.com 離任務時間的結束,還有不到十個小時了。

    宋青小額頭密布汗珠,她猜測著五號不知是敵是友。

    如果是友,他失蹤也就算了,不用管他死活,如果他是敵,那么就麻煩了。

    保護民眾的任務,是要將試煉空間場景內的危機清除,殺戮者沒找到,任務時間又將至,恐怕試煉空間會視為保護者任務失敗,會將保護者抹殺的。

    她目光與人群中安靜坐著的六號對上,六號一雙眉也緊皺著,顯然注意到了五號的失蹤,卻因為眼鏡男,兩人都不敢輕舉妄動。

    “怎么辦?”

    縫過針的張小玉強打著精神又點了一次數,可數來數去,確實只剩二十五人,少了一個病人,她下意識的去看宋青小,又看劉以荀。

    劉以荀抬腕看了一下時間,“快四點了,天要亮了。”

    他抬起頭,目光閃了閃:

    “有什么事,等到天亮后再說。”

    他這話,隱隱透露出要放棄這個病人的意思了。

    張小玉愣了片刻,緊接著咬了咬唇,轉頭又去看周圍的同事,周圍的小護士在她目光轉過來的一剎那,都下意識的別開了頭。

    她呆了呆,最后眼皮達拉下去將眼珠擋住,不說話了。

    宋青小雖然不愿見這樣的結果,但此時也無可奈何。

    此時每一個清醒著的人,都在看著外頭漆黑的天色。

    除了進入場景的在場的兩個試煉者以外,每個清醒著的人都覺得今日的天,亮得實在太慢了。

    黑夜像是永無止境的,這一刻眾人都清楚的感到度日如年的痛苦。